無名小說網 > 被判無妻徒刑冷少跪地求原諒林嶼冷宴 > 第692章 裴書臣我們結婚好不好

小予安歪了歪腦袋,伸出小手指著旁邊另一個雪人,他看向林嶼,顯然在問另一個雪人是誰呢?

林嶼笑了笑,轉身面對著裴書臣。

裴書臣整個人的反應有些慢,林嶼剛剛給雪人戴圍巾的畫面,他覺得好美。

他好希望旁邊的那個雪人是自己。

他見林嶼看著自己,不解的挑了挑眉。

林嶼又笑了笑,很標準的笑,露出潔白的牙齒,在漫天雪花下,讓人覺得生動又溫暖。

她上前一步,沒等裴書臣反應過來,便摘下了他的眼鏡。

裴書臣近視六百多度,一瞬間,他的世界就模糊了。

但是,他看見林嶼將自己的眼鏡戴在了另一個雪人頭上。

“哇!”小予寧立刻又興奮的開始拍手,“另一個雪人是小臣臣,這兩個雪人是媽媽和小臣臣。”

小予安看了眼兩個雪人,又看了媽媽,他腦海中浮現出一張冷峻的臉:媽媽真的不要爸爸了!

他低著頭,知道自己應該為媽媽開心,可內心深處還是有一點難受。

不遠處,裴父、曾晚晴等人早就濕了眼眶。

裴父一邊哭一邊沒出息的問道,“你們說島島這是什么意思?”

“管她什么意思,兒子高興就行。”曾晚晴也擦了擦眼淚,她覺得裴家人沒白疼林嶼。

裴書臣整個人呆呆的看著兩個雪人,他太高興了,甚至忘了反應。

“怎么?不愿意嗎?”林嶼一步靠近他,用胳膊碰了碰他,“怕麥麥不高興嗎?”

裴書臣回過神,轉頭看她,但是他看不太清楚她的表情,只能懵懵懂懂的說道,“沒有眼鏡,我看不太清楚。”

“不用看清楚。”林嶼吸了吸鼻子,“你用心聽,我問你答。”

“哦。”裴書臣越發乖巧。

林嶼極力忍住自己的眼淚,好一陣子才顫著聲音開口,“你愿意娶我嗎?”

什么?

裴書臣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立刻轉頭瞪大眼睛看她,“你……你說什么?”

“我說,裴書臣,你愿意娶我嗎?哪怕我跟同一個男人離過兩次婚,還有兩個孩子,你愿意娶我嗎?”林嶼的情緒顯然有些激動。

裴書臣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不知道林嶼是不是在逗自己。

但很快,他就意識到,林嶼不可能開這種玩笑,那么……他不解的問道,“為什么?為什么忽然說這種話?”

難道他們還是露餡了嗎?

然而,林嶼卻不回答,依舊追問道,“裴書臣,你就說愿意還是不愿意?”

裴書臣晃了晃腦袋,讓自己保持冷靜,他低下頭緩緩開口,“不愿意。島島你知道的,我……對你沒有男女之情,更何況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是嗎?”林嶼咬著牙看著他,她忽然說了句,“好冷呀。”

裴書臣立刻緊張起來,他怎么忘了,林嶼剛剛把圍巾給了雪人,他趕緊就要摘了自己的圍巾給林嶼。

“好了,雪人已經堆好了,快回屋吧。”

林嶼不要他的圍巾,“反正你也不喜歡我,你管我冷不冷?”

裴書臣瞬間愣了一下,語氣無奈又帶著哀求,“島島,別鬧了,凍感冒了就不好了。”

“裴書臣,你有意思嗎?”林嶼徹底崩潰了,她一邊哭一邊說道,“你自己病成了什么樣子,還有心思擔心我會不會感冒?你還敢說你不喜歡我?”

這時,裴父和曾晚晴過來,把兩個小家伙抱走了。

裴書臣一下子就慌了,“島島,你說什么呢?”

他僵硬的笑了一下,“我沒有病呀,誰說我病了?我很好,真的,你先把圍巾戴上,或者咱們先回去再說。”

“裴書臣,你渾蛋,你想讓我內疚一輩子嗎?”林嶼泣不成聲,“你打算今天見過我,就徹底消失,找一個我看不見得地方,悄悄死去是嗎?”

裴書臣從未感覺這么無力,他只能一遍遍的重復,“沒有,我沒有病,沒有……”

他多想一切都是一場噩夢,他可以理直氣壯的告訴林嶼自己很健康,可以娶她,可以照顧她和兩個孩子一輩子,可是不可能了。

上天給了他幸福的三十年,如今,要把一切收走了。

“裴書臣,我們結婚好不好?”林嶼抓著裴書臣的胳膊,“你娶我好不好?裴叔叔和曾阿姨都很喜歡我,大哥大嫂也喜歡我,他們不會不同意,我們結婚!”

“不行,不行!”裴書臣用力掙開林嶼的手,他踉蹌了一下,差點摔倒。

他扶住了那個雪人,摸索的找到了自己的眼鏡戴上。

他看著那兩個靜靜站在一起的雪人,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答應,因為他和林嶼的故事注定像這對雪人一樣,活不過這個冬天。

“裴書臣!”林嶼不放棄,她要嫁給他,因為她知道他瞞得自己有多苦,也知道他有多愛自己。

如果說他活在這個世界還有什么愿望,一定是跟她有關。

只是,她無法左右自己的心,讓自己現在就愛上他,可是,她可以嫁給他,用行動愛他一輩子。

“我說了不行。”裴書臣忽然情緒激動起來,他機械的轉過頭,眼鏡不斷被霧氣遮住,他總是看不清林嶼的臉。

他深吸一口氣才緩緩開口,“你走吧,帶著兩個孩子離開,以后……不要再出現在裴家。”

“裴書臣,你一定要對自己這么殘忍嗎?”林嶼強忍著眼淚,“你現在趕我走,以后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你……”裴書臣緩緩抬起手,還沒碰到林嶼,他就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裴書臣!”林嶼沖過去扶住他,她剛轉頭要喊人,就見裴父、裴書禮一起從家里沖了出來,顯然他們一直關注著這里。

家里,曾晚晴趕緊打了120.

林嶼手足無措,看著裴書禮把裴書臣抱了起來,往家里跑去。

她擔心的跟在后面,哆哆嗦嗦的跟裴父解釋,“對不起,我不知道……他怎么會突然暈倒。”

“島島,別擔心,這不怪你。”裴父強忍著眼淚,“今天,確實是他計劃中最后一次見你,他的身體已經無法負擔了。沒關系,我們一起送他去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