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長生從御妖開始 > 第66章 龍影
  不知過了多久,程沄清醒過來。

  入眼的是頭頂上方一個耀眼的符箓圖文,凝神細看,這符她恰恰認識。

  御妖符中的結契符。

  就是她曾說過的不平等條約。

  下一瞬,記憶回攏,她猛然坐起身來。

  咦?

  她怎么在立月潭?

  潭水清澈,銀絲魚探出水面……

  不對,她的潭已經成冰封世界了!

  程沄起身,發現此處環境與之前的立月潭簡直一模一樣,潭水平和,靈氣濃郁。

  唯一不同的是,周圍的鳥語花香,這是她在立月潭里從未感受到了。

  程沄朝著潭邊走去,朝潭底望去。

  “真的不是。”

  立月潭深千尺,這里一眼望到底。

  潭邊……沒有她的靈福草!

  自從靈福草出世以來,還是第一次沒在她身邊。

  好在通靈契約在,程沄能感知到靈福草安然無恙,似乎是陷入了沉睡。

  程沄松了一口氣。

  周遭水霧彌漫,因上首的陽光蒸騰起一層薄薄的水紗,一道七色彩虹橫跨其上,勾勒出一副人間仙境的畫卷。

  突然,潭底白影一閃而過。

  程沄退后兩步,她注意到之前所見的銀絲魚全都不見了。

  潭底的白影浮動,越來越近。

  咦?

  一道符箓。

  程沄抬頭望天,又看潭面。

  依舊是那道結契符。

  程沄別開眼,繞著潭邊向前走去。

  “這到底是什么地方?”

  程沄繞著潭走了一圈,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潭水不知何時分開兩邊,出現了一條通道。

  程沄凝神向下望去,底下有淡淡的藍光,這藍光她可太熟悉了。

  下去?

  這地方擺明了滿是詭異,不知道大妖在搞什么把戲。

  不下去?她又找不到出路。

  正思索間,身后一道涼氣襲來。

  程沄猛然回頭,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她推了下去。

  她回頭,在潭水閉合前,她看清了潭邊站著的赫然是那個少年,他的眼中是程沄看不懂的深沉。

  他的肩膀上,阿瑞蹲在那里,下一刻,阿瑞也隨著她跳了下來。

  “撲通!”

  程沄重重的砸落水中。

  阿瑞在她身邊浮浮沉沉,片刻,竟托著程沄浮了起來。

  “咳咳!”程沄從水里爬起來。

  “你不要過來!咳咳!”

  程沄的冷喝成功讓阿瑞呆立原地,他好似做錯事的孩子,懵懂的眼神里透著一股無助。

  程沄別開眼,別來這一套。

  她運起靈氣,烘干法衣,打量著潭底的環境。

  此處別有洞天,朝上望去,她依舊能看到潭面的景致,那個少年已經不在潭邊了。

  這底下是一處用靈石鋪就的空間。除了她落下的那口淺潭之外,這里就只有一張用不知名晶石打造的——呃,石床。

  周圍全是靈石,入眼可見,滿滿當當。

  或者說,這石床是按在了一個靈石礦脈上。

  “怎么,要軟禁我?”程沄回頭,阿瑞亦步亦趨跟著她。

  她沒好氣道:“這大妖難道暗戀我?就因為危難之際送了他冰?你們妖都這么表達感謝的?”

  阿瑞歪頭,它明顯聽不懂。

  程沄也是氣極了才胡說八道,深深呼出一口氣,她搖頭道:“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有本事就出來給我個痛快,大不了就是一死,就當是我倒霉,做好事沒好報……”

  “聒噪!”

  身后突然響起一個冰冷的聲音,嚇得程沄魂都要飛出來了。

  她猛然回頭,怔在當場。

  石床上坐著一人。

  一個身穿銀白色龍紋云底長袍,劍眉星目,俊逸不凡的人。

  他躬著一條腿,一只手慵懶的搭在上面,一頭墨色長發順著寬闊的肩膀兩側滑落,像絲綢般與銀色長袍形成鮮明對比。

  望著程沄的那雙眼,比她見過的任何一種寶石都要好看,漆黑如墨,炯炯有神。

  只不過,他的眼神里充滿了冷漠和不耐。

  “沒辦法,我也不想的。”

  程沄語氣平和,其實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有多激動。

  因為她隱約看到了男人身后有模糊的虛影,是一條龍影!

  一條龍!

  只存在于天楚典籍里的龍!

  傳聞中龍是妖界霸主,歷來的妖主的不二人選。

  妖界有多少龍,程沄不清楚,只知道仙妖大戰之后,妖界之主就隕落了。

  妖界封禁,天楚的妖四處逃離,淪為一盤散沙。

  御妖師應運而生,四處御妖。現在別說是龍了,就算蛟龍現世,第二日就能在《鷹擊長空》看到它成了某大佬的契約妖了。

  男人眉頭微蹙:“你還要看多久?”

  “打擾了。”

  程沄收回目光,很沒有見過世面的感嘆:“你都是這樣的……何必與我一個小修計較?有道是大人不記小人過,不然你把我放了吧?”

  男人有些疑惑:“你是小白帶來的?”

  小白?他說的是那只玉鱗白魚吧。

  “對對對,他一定是搞錯了。怎么就把我送到這來了,你說這是辦的。

  不然我先走了,您老繼續睡,外面天氣陰沉沉的,最適合睡覺了。”

  “您老?”

  他的眼神愈發冰冷。

  “尊稱,尊稱!”都是只大妖了還計較這個。

  “他的眼神的確不好。”

  啊這,這個龍妖有點毒舌啊。

  這時,阿瑞突然一躍而起,來到他身前。

  “別過去!”

  程沄的出聲晚了一步,男人一把撈過阿瑞捏在手里。

  !

  怎么可能?

  電光火石間,程沄想到了某種可能。

  “你與端清認識?”

  男人沒說話,而是手一緊,阿瑞立即痛苦的掙扎起來。

  “你做什么!”

  程沄欲要阻止,突然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阿瑞懵懂的眼神滿是驚恐,它掙扎著朝程沄看了最后一眼。

  下一瞬,近乎透明的身體冒出一道金光,在男人一個用力間化作一個小小的光球,而是沒入他手心。

  是那股瑞氣!

  他收走了阿瑞體內的那股瑞氣!

  “阿瑞!”

  隨著程沄的怒喝,周身的靈氣在她身邊高速旋轉,最終匯入她體內。

  ‘彭’的一聲,禁制解除,她得以恢復自由。

  “為什么!”

  前一刻她還在生阿瑞的氣,可眼睜睜看著阿瑞消散于天地間,她還是揪心不已。

  男人瞬間閃身而至,直到近在咫尺,程沄才驚覺他的高大。

  他低下頭來,漆黑如墨的眼里透著冷漠:“他的出世,本就為了此刻。”

  “你說什么?”

  “你認識端清,難道不知道他留在西極,就是為了尋一契合之人,誕下瑞氣?而這瑞氣,本就是為了本大人——”

  “啪!”

  一個耳光,在這密閉的潭底空間格外響亮。

  打完程沄就后悔了。

  完了,小命休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