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長生從御妖開始 > 第84章 永生永世困在此地!
  “莫怕,本君柒生,秘境之主,出了名的憐香惜玉。”

  秘境之主?

  程沄錯愕,此秘境之主早已飛升,他這是哪門子的主人,還是說,這秘境自己生了靈智?

  雁初不為所動,不失稚嫩的圓臉依舊面無表情。

  從程沄這個角度,程沄卻看到她緊握的拳頭。

  她要忍不住動手了。

  程沄當即開口:“柒生前輩,為何我等從未聽聞前輩大名?”

  柒生沉了臉,冷哼一聲,閃身回了上首的王座,他掃了底下眾人一眼:“那是因為數千年來,本座只在秘境中留了三處傳送入口。

  六千年前,一群東嶺修士尋到了第一道傳送符,本君好生招待他們,可他們貪得無厭,將宮殿所有的寶物都劫掠一空。本君不快,他們只得留下來一一償還。”

  順著柒生的目光,眾人朝浴池中望去,不知何時,浴池上潛伏著一具具白骨骷髏,從他們身上的衣飾來看,確實是東嶺風格的裝束。

  眾人大驚,方才還在浴池旁的御妖師們連連后退。

  想到方才還在池子里泡澡,程沄也是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她和姬秋羽對望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惡寒。

  “一千年前,陸續進來了五個修士,本君就不見人心情愉悅,當即要送他們人手一樣稀世珍寶。

  可本君又覺得太過無趣,于是讓他們自己選擇,是留下此地讓本君提供他源源不絕的寶物,還是只拿一件寶物就此離去?

  你們猜,他們如何選擇?不,本君該問若是爾等,會如何選擇?”

  他一個閃身,出現在陣法師面前,那是個面容清秀的男子,他眼中雖有懼怕,卻依舊鎮定道:“我選擇歸去,大道無邊,我年紀輕輕不該就此困守于此。”

  此言一出,柒生仰天大笑,在他附近的御妖師各個面容扭曲,七竅流血,唯有陣法師沒有受到影響。

  “好個不該困守于此!可他們之中只有一人斷然離去。其余四人,你們看看他們現下還在數著靈寶呢。”

  大殿一角,光影朦朧,內里有三具骷髏,手里,懷中,到處都是光芒閃爍的靈物。

  而剩余一人,盤坐在側,一張臉早已腐爛得不成樣子,可從他起伏的胸膛看來,他竟還活著!

  “前輩!”有人試圖呼喚他。

  也許是感應到外界的動靜,那人真的睜開了眼睛,一雙混沌的眼睛打量了周圍。

  “一千年了,沒想到老朽還能看到活人!”

  “哈,原來你還沒死啊!”柒生顯得有些興奮,他拍了拍手掌,道:“一千年了,這四人中唯有你一人從筑基到了金丹境,可如今看你壽元將近,可要本君再贈你些寶物?”

  他們倆人像是十分熟稔的朋友,你一句我一句的寒暄起來。

  通過他們二人的話,眾人也都明白了,柒生這秘境之主惡趣味十足,他留下四人,就是看他們會有何下場。

  他依言給他們提供了一大堆的靈物。最初四人欣喜若狂,沉浸在尋找獲至寶的喜悅中。

  各自占據一方修煉起來,他們有吃不完的靈丹,用不完的靈器,修為節節攀升,不到一年就從筑基到了筑基后期,距離金丹只有一步之遙。

  可他們發現金丹境著實難以突破。

  如此又過了數十年,他們開始認為一人的靈物不足以提供修煉,開始互相殘殺。

  四人修為相當,靈器相當,斗了幾十年也沒分出個勝負。

  直到一年,他們之中的其中一人突然萌生了想要離開此地的想法,他們才幡然醒悟。

  他們只是得了寶物,卻沒有提升心境和閱歷,根本就不足以堪破金丹心魔境。

  其后許多年,他們聯手尋找出路,卻一無所獲,想要讓柒生放了他們,也無果。

  最終,一個修士發了瘋,自戕于此。

  剩下兩人始終無法突破修為,生生耗盡修為而死。

  至于第四人,是南境的煉丹師,機緣巧合之下,在寶物中湊齊了破妄丹的丹方,他耗費許久,才將丹藥煉制成功,得以突破金丹。

  “千年,讓你看了千年的樂趣……你如今有了新樂趣,可否放了我!”煉丹師聲嘶力竭道。

  “那可不行,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本君答應給你源源不斷的寶物,本君做到了。

  你們可是答應了本君要永遠就在此處,若是做不到,本君現在就可以送你去死。”

  聞言,煉丹師長嘆一口氣,繼續閉目凝神修煉。

  耗了千年,都沒有放棄,可見此人心志堅定,可惜看他的樣子,也是壽元將近之相了。

  柒生再袖手一揮,那處重新歸于黑暗,而他打量著眾人道:“這一次,來了十三人。看你們這不倫不類的打扮,你們算是西極的修士?”

  “現在該稱呼我們為御妖師。”程沄道。

  見柒生不解,程沄給他簡單的講解了一番如今天楚外界的局勢,道:“柒生前輩若是對如今的西極感興趣,不妨隨我等一同出去?

  西極各大門派熱情好客,前輩無論去了哪一派,都會賓至如歸。”

  “是啊是啊,我暗域門地大物博,如今是天楚翹楚,前輩您要玩,多的是人陪你玩。”

  “我紅塵門美女如云,前輩去了一定樂不思蜀!”

  說這話的很快就被崇蘭按在地上揍了。

  “我們門派……”

  好家伙,一個個坑起自家門派怎么都這么積極。完全不用程沄多說什么,他們都爭先恐后的邀請柒生去門派游玩。

  柒生在秘境里呆了這么多年,大概也是第一次受到了如此熱烈的歡迎。

  他哈哈哈大笑起來,讓女姬們奉上了一件件珍貴的寶物。

  有的是高階靈植,有的是神兵利器,更多的是靈石礦晶。

  一時間,宴席內一片歡聲笑語,有瞬間讓程沄都仿佛置身真的宴會,上首的不是生性惡劣的秘境之主,而是一個熱情好客的前輩。

  酒過三巡,柒生突然臉色一沉,凄聲道:“可惜啊!本君被困在此地,永生永世都出不去!”

  隨著他的話落,眾人面前的桌椅盡數被掀翻在地,杯盤狼藉,撒了一地。

  在場的,唯獨祁殿下和程沄面前的這張完好無損。

  祁殿下漫不經心的搖晃著酒杯。

  程沄則盯著酒杯里柒生的倒影。

  那是一只紅眸旱魃,他的面容與他們看到的無異,只是披散著一頭紅發。

  他的身上纏著數根拳頭粗的大鐵鏈,雙手雙腳,腰際,脖子各一條。

  腹部有一個很大的裂口,深可見骨,這疤痕明顯是劍傷。

  心領神會間,程沄取出了儲物袋中的滄海劍。

  蒼海劍一出,柒生猛然沖了過來。

  程沄手中杯盞掉落,水花飛濺時,她已經極速后退,順便還拉了坐著一動不動的祁殿下一把。

  祁殿下回首,程沄在他眼中看到了一絲不可置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