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2章 自立門戶

……

重活一世,已經看清了這一切,許默心中對許家已經沒有半點期待。

自已渴望的母愛和親情,全部都是空中樓閣。

他已經徹底厭惡這所有的一切,只想擺脫出去。

“重活了,錢暫時不缺,離開之后,先弄點錢!”

“馬上就要高考了,希望高考能考好一點!”

“還有就是,鍛煉身體!”

許默是突發心臟病死的。

他死之前,已經突發過了很多次,醫生的診斷是太過勞累,以致于心力交瘁而死。

回想起以前,自已為了討好大姐二姐三姐,做了許許多多的事情,三更半夜給大姐二姐弄吃的,去給他們送衣服,送化妝品,包攬家中的家務,企求他們能多看自已一眼。

但是,人家卻棄之如敝履。

自已真賤吶!

回想起以前,許默面紅耳赤。

或許在許俊哲眼里,自已以前討好大姐二姐三姐和母親謝冰艷做的那些事情,簡直幼稚的可笑。

他恐怕半夜里都會笑出聲來。

自已竟然曾經擔心大姐工作太忙,沒有時間吃飯,于是偷偷半夜做了一碗面,送到大姐的辦公室,結果被大姐當場轟了出來,警告他永遠不要去她的辦公室。

許俊哲那次知道之后,真的笑了。

后面還多次嘲笑許默不要去招惹大姐,另外當著眾人的面說,許默也是為了大姐好云云,勸大姐原諒許默。

許俊哲見他如此愚蠢,心中恐都已經樂開花,以致于他弄壞了母親謝冰艷的禮服,都敢與三姐商量,一起栽贓他。

三姐,也不是一次栽贓他了。

現在回想起來,自已討好三姐許曼妮做的那些事情,似乎也引人發笑。

實在是太幼稚了!

“鍛煉身體,找個住所,多賺點錢!參加高考!”

許默心中迅速做好了計劃。

這一世,他決定為自已而活。

他再也不想經歷這些惡心的事情。

迅速翻箱倒柜,找出一些錢數了數,一共有一萬塊。

這一萬,有一半是他自已做兼職漲的,另外一半,是壓歲錢和平常的生活費。

許默大部分時候都在家里吃飯,不怎么吃零食,不花錢,都攢在這里。

他取出一半,把另外一半藏好,打開門出去。

家里人還在吃飯,出現了一個穿著襯衣西褲的中年人,不是他父親許德明還有誰?

他父親許德明與他有幾分相似。

“許默,你去哪里?”看到許默出來,許德明皺眉問道。

他估計是聽說了剛剛的事情,臉色非常不好看,一臉厲色。

“出去一趟!”許默不愿意多話。

“許默,你弟弟都求你媽,讓你過來吃飯了!你還想做什么?快過來吃飯!”

“哈,爸!他估計是不餓!他吃空氣都能吃飽!”三姐許曼妮嘲笑了一聲說道。

“許默,你這是要出門?去找你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二姐許雪慧皺眉。

她是大學老師,教音樂,知書達理,非常不喜歡許默那些朋友,覺得不入流。

“隨便你們怎么想吧!”許默說道,朝著外面走去。

“許默,你怎么跟你姐姐說話的?你這是什么態度?”許德明擅長指揮下屬,擅長居高臨下,趾高氣揚,一臉憤怒。

許默卻看都不看他,朝著外面走去。

“這是什么態度?”許德明大怒,要沖了出來。

眾人急忙攔住他說道:“爸!許默應該是不餓,出去了!”

“對啊!他應該是不餓!先別管他,咱們先吃飯!”

“我估計他是怨咱們媽!剛剛媽打了他的手心!”

“怨我干嘛?他一身臭毛病,毛手毛腳,弄壞我的禮服,我若是不管管教他,他還不反了天?”母親謝冰艷嫌棄道。

對于她來說,管教自已的孩子是她的責任,要求嚴格一點,才可以讓許默成材,沒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對對!媽說的有道理!他就是欠教訓!”許雪慧和許曼妮紛紛開口,心中已經樂開了花。

……

許默拿著錢,拿著身份證,打了一個公交車,很快就來到了一個郊區。

這里距離學校十七中已經比較遠,乘車需要一個小時才能到達學校,不過許默手中的錢不多,沒有辦法,只能在這里租個房子租。

幸好他已經滿十八歲,已經有身份證,很快就花一千塊,在這個小村落中租了一個小房間。

這里雖然沒有許家豪宅那么豪華和金碧輝煌,但是對于許默來說,已經足夠了。

以后他就住這里,直到參加完高考,能賺到一大筆錢。

以前他就是孤兒,現在還有兼職,獨自在外面生活,輕而易舉。

他取出筆和紙張,在房間中忙了一會兒,然后打掃了一遍房間,才起身去許家豪宅。

“許默,你終于回來了,自已偷偷跑出去玩了吧?”

當許默走回來,客廳里面有不少人。

父母和二姐三姐都在這,還有一個傭人趙媽,正在拖地。

“默少爺,你回來啦?”趙媽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許默點了點頭,朝著自已的房間走去。

“許默,你給我站住,你什么態度你?”許德明忽然看到許默不理會眾人,立即出聲叱喝道。

“我先回房,待會兒再說!”許默開口。

“說什么?你能說什么?你怎么一直死性不改?你剛剛不理會你二姐三姐是什么意思?你的教養和禮貌呢?”許德明罵道。

許默頓時笑了,沒有說話,繼續朝著房間走。

“許默,你聽沒聽我說話?你反了天了嗎?連我都不放在眼里?”許德明大怒,抄起旁邊的戒尺就朝著許默撲了過去。

許默見他撲過來打自已,皺了下眉頭,閃身躲開,但是沒成想,腳底一滑,整個人都摔在地上。

“默少爺?”趙媽大驚。

“沒事!”許默扶著桌子站了起來,擺擺手示意趙媽不用擔心。

許德明見許默摔在地上,原本也吃驚,但是見他起來之后,覺得他沒事,大怒不已,戒尺再次朝著許默扇了過去。

這一次許默剛剛站起來,沒有辦法躲開,重重的戒尺,直接拍在了許默的頭上。

鮮血忽然飆射而出。

“啊——”趙媽吃驚。

許默感覺到腦袋有些痛,伸手摸了一下腦袋,摸到了一抹鮮紅的鮮血。

許德明與二姐許雪慧和三姐許曼妮也吃了一驚,沒有想到許默被打出血來。

不過此時,許默卻不喜不怒,僅僅只是皺眉看著許德明,淡淡道:“再來一次,我就跟你拼命了!我說到做到!”

“你……”許德明也沒有想到自已竟然把他扇出血,見他一臉陌生的模樣,頓時一愣。

“趙媽,趙媽!拿繃帶來,快打120!”他皺眉,急忙喊道。

“別裝好心了!”許默淡淡說道,懶得理會他,迅速朝著自已的房間走去。

“許默你去哪?你想氣死我嗎?”

“老爺,我已經喊了120!”趙媽說道。

“你快拿繃帶遞給他!這臭小子,快氣死我了!”許德明見許默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自已,心中大怒。

“發生了什么事情了?”這時候,母親謝冰艷和弟弟許俊哲走了回來。

“媽,許默流血了,爸想要教訓一下他,結果他跑回房了!”三姐許曼妮開口。

“流血了?沒事吧?”謝冰艷詫異,沒有絲毫擔心。

“沒事!趙媽已經喊救護車了!”三姐許曼妮也開口,皺了皺眉頭,也覺得剛剛許默的態度有些不對勁。

剛剛許默對他們太陌生了,即便是被打出血來,也一動不動。

許俊哲開口了,說道:“爸,媽,你們都別怪哥哥了!哥哥只是沒有學到禮儀,他剛剛已經應該是出去外面吃飯了!等哥哥出來就好了!”

謝冰艷聞言,頓時一臉心疼的摸著許俊哲的腦袋笑道:“還是我們家俊哲比較乖!俊哲,你以后要多教一教你哥哥!你哥哥若是有什么不對的地方,你要大聲指出來知道嗎?他身上一大堆毛病,不管教不行!”

許俊哲心中竊喜,溫順的應道:“是!媽,我以后肯定會好好跟哥哥相處!”

“好好!”謝冰艷心疼許俊哲,滿臉高興。

許默在房間中許久都沒有出來,許德明和許曼妮等人一看,不由大怒。

許德明直接走過去拍了拍他的門口說道:“許默,你給我開門!”

“等一等!”許默的聲音傳出來。

“開門!”許德明已經等不及了,抬腿就要踹門。

然而就在他踹門的那一刻,許默剛好打開門,這一腳,踹在了許默身上,幾乎把許默踹飛出去,撞在房子里的桌子上。

“許默?”許德明再次吃驚。

許默默默的抬起頭看了一眼,臉色煞白,不過他忍住了痛苦,重新站了起來,從房間中拖出來一個行李箱。

“雖然說不太有人在意,但是我覺得還是需要做一個!最好是具有法律效應!”許默從客廳中走出來,淡淡說道。

客廳中有很多人,母親謝冰艷,二姐三姐和許俊哲都在這里。

傭人趙媽也在這里。

“就讓趙媽做個見證好了!”許默淡淡說道,抽出了一張白紙,遞給許德明。

“默少爺,你這是……”趙媽看到許默拖著行李箱,不由詫異。

許德明接過白紙看了一眼,愣了一下,豁然大怒。

“許默,你寫的是什么?你瘋了嗎?”

“我沒有瘋!”許默看著他嘆道:“許先生和謝女士同意的話,那就到此為止吧!不同意也到此為止,我覺得需要有一個憑證!總歸是好的!”

許德明立即大罵道:“你從哪里學來亂七八糟的東西?誰教給你的?你媽說得對,你就是一身毛病不學好!現在,你用這個來威脅我?威脅你媽?”

許默一聽,頓時笑了:“許德明先生恐怕說錯了,我沒有想要威脅誰!我只是累了,不想跟你們糾纏!許德明先生應該會同意的吧?”

“他寫的是什么?”謝冰艷詫異,走過來看了一眼。

當她看到紙張里面的東西之后,也豁然大怒。

“許默,你,你瘋了?戒尺在哪?”

謝冰艷差點氣瘋了。

上面寫著的東西,是斷絕父子母子關系協議書,寫了很多東西,宣布斷絕關系。

謝冰艷哪里容忍得了這樣的事情?當即就在桌子上尋找戒尺,當看到戒尺就放在旁邊,上面還沾著一些鮮血。

她也顧不得,直接抽出戒尺,就朝著許默拍了過去。

這一次,許默自然不會被她劈中,而是伸手,接住了她拍過來的戒尺。

“謝女士是想要讓我頭破血流?”許默盯著謝冰艷,滿臉陌生。

“你……”

謝冰艷沒有想到許默敢接住她的戒尺,有些吃驚,但是反應過來之后,她豁然大怒,一把搶過趙媽手中的掃把,朝著許默的身上拍去。

許默皺眉,原本這一次他可以躲開,但是這一次,他卻沒有躲,而是任由那掃把棍子劈在了自已的腦袋上。

這一劈,還頗重,再一次頭破血流。

“許默!”

其他人見許默沒有躲開,不由大驚。

“我留了一些血!算是當年你生我流下的血!我補給你,和你們!”許默覺得腦袋疼的要命,鮮血已經溢出來。

他忍住痛苦,不讓自已暈過去,繼續開口:“我應該還欠許家一些錢!這四年來的生活費,認真算下來,應該是每天三十塊左右,四年大概就是四萬多,算五萬好了!”

“還有一些禮物錢,零食錢,和住宿費,我也算五萬!滿打滿算,我應該欠你們十萬塊!”

“你們不要擔心我不還你們錢!我已經算清楚了,一年內我肯定會還給你們!”

“趙媽,叫救護車!”許德明見許默臉色慘白,似乎在強撐著,急忙喊道。

“不需要!我沒事!”

許默忍住了痛苦,從口袋里面摸了摸,摸出一塊布匹裹住自已的腦袋,臉色不由好看了不少。

“這些鮮血,就先還給你們了!至于從你們身上掉下來的幾斤肉……我現在沒有辦法還!等以后折算成現金,我再一起還給你們!若是你們真的想要肉,也沒有辦法!我可以去醫院讓醫生切一塊下來!你們不用擔心我不還!”

“許默,你瘋了嗎?”許德明吃驚。

“我沒有瘋!”許默裹住了腦袋,抬起頭看著謝冰艷:“謝女士,許先生,簽字吧!”

謝冰艷原本還有些擔心,但是見他沒事,心中的擔憂煙消云散,看著手中的東西心中憤怒再起,大罵道:“你真的不服管教,你從哪里學來的這些東西?你要氣死我和你爸?你……”

“我只是覺得累了!你們別多想!”許默嘆道。”

“好好好!你今天就是誠心氣我和你爸對吧!你覺得我們管教你不對對吧?我對你罰站,不讓你吃午飯,讓你心中充滿怨氣?你對我不服,覺得我對不起你,是不是?”謝冰艷一字一句的說道,咬牙切齒。

許默沒有說話,一臉平靜。

“簽就簽,我看你能去哪里?能不服到幾時?”謝冰艷見許默沉默,心中更加震怒了:“簽了字,你有種就別回家!”

她或許忘記了,許默原本就是孤兒,在外面生活一點問題都沒有!

“多謝謝女士!”許默大喜,拿著斷絕關系書遞過去。

謝冰艷一看,心中一驚,忽然清醒了不少,但是這個時候,見眾人都看著她,她瞬間惱羞成怒,罵道:“你有種別回來,別見我!”

說著,刷刷刷幾下,就寫下自已的大名。

許默收回來大喜,回頭遞給許德明:“許德明先生,到你了!”

許德明也滿臉憤怒,說道:“許默,你真的不服我們的管教,你覺得我們對你太嚴格,你全身什么毛病……”

“別!”許默打斷他:“許德明先生別說了,我沒有不服你們!你們都很好,都很優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