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6章 “那他現在……已經走了!”

其他人一聽,對視了一眼,頓時沉默了。

老二許雪慧,老三許曼妮和老五許疏影都皺起眉頭。

許家是豪門。

并不缺錢!

每個月,他們這些孩子能從許家拿到的零花錢都不少,例如老五許疏影,即便是已經參加工作了,她依舊每個月能在家里獲得十萬塊的零花錢,讓她交朋友和買東西用。

老二老三老四都差不多。

而許默,卻只有五百?

他們姐妹都有些不敢相信。

“你們都盯著我干嘛?我還不是為了許默好!有些習慣,要從小養起才行,要不然長大了就廢了!”謝冰艷說道。

許婉婷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那他現在……已經走了!”

“走了就把他找回來!這一次他回來,我不把他狠狠地訓一頓我都不姓謝!”謝冰艷怒道。

老三許曼妮開口笑道:“我也覺得許默一個月五百已經夠用了!他還在上高中,花錢的地方又不多,五百塊夠他花一個月了!”

老二許雪慧也有些幸災樂禍,笑道:“餓不死他就好!要不然,他老是過來煩我們!老媽給他一個五百沒有錯,他確實缺乏管教!”

“就是這里!他沒有教養,不管教不行!若是過幾天他回來,你們誰也別理他!我要好好教訓他一頓!”謝冰艷咬牙切齒。

“可是……”許婉婷想了想,忽然頓住了,問道:“媽,你有多久沒有去過許默的房間了?”

“我去他房間干嘛?臟的要死,到處都是孤兒院的臭味!你們剛剛不是去了嗎?”謝冰艷問道。

許婉婷聞言嘆道:“我和老四剛去了!看到他房間一張很薄的被子,里面衣服都沒有幾件,我剛剛問了趙媽,趙媽說許默只有校服和兩件外套,他沒有其他的衣服!”

“哦?”眾人詫異。

“我就在想!爸媽你們都不給他錢,讓他買衣服,他若是不穿校服,穿什么?”許婉婷開口:“還有,他似乎也沒有其他鞋子,趙媽說他的鞋子破了一個洞,都自已拿針線縫起來,重新穿,我們許家……”

許婉婷頓了頓,有些艱難,似乎不想說出口,但是最終,她還是道:“什么時候窮到這種程度了?我們許家窮嗎?連一雙鞋都買不起?”

此話一出,謝冰艷和許德明一震。

“什么時候的事情?”老二許雪慧詫異。

“趙媽趙媽!”謝冰艷忽然對著趙媽喊道。

趙媽急忙趕過來。

“老爺,夫人!”

“趙媽,你說許默用針線縫過鞋子?什么時候?”謝冰艷盯著她問道。

趙媽看了看眾人,見眾人都盯著自已,急忙道:“這個……應該是一年前的事情!默少爺打球把球鞋給弄壞了一個洞,他回來就用針線縫好了,一直穿著!”

“……”

謝冰艷一聽,猛地轉頭盯著許德明:“許德明,你沒有給他買個鞋子?”

許德明皺眉:“這不應該是你買的嗎?”

謝冰艷呆住了。

“我還記得也沒有買過衣服!”許婉婷忽然慌張,咽了咽口水:“老二老三老五,你們給許默買過衣服嗎?還有,爸媽,你們有沒有買過?”

“這個……”許雪慧怔了下,搖頭。

“誰買給他啊?他都不買給我!”許曼妮嘟囔。

“我也沒有!”老五許疏影也開口。

謝冰艷與許德明對視了一眼:“你有沒有?”

“沒有!”

許婉婷頓時明白了,想了想,她嘆道:“現在還是先把他找回來吧!找回來應該才會沒事!”

謝冰艷皺眉盯著許婉婷:“老大,你想要說什么?”

許婉婷看了眾人一眼,見他們都盯著自已,想了想,嘆道:“我只是覺得有些奇怪!許默在我們家生活了四年,家里好像給他的錢也不多,五百塊一個月,剛剛夠生活!他又沒有買衣服,沒有買鞋子,那他怎么渡過這四年的?”

“他肯定有衣服!他手腳不干凈,還偷過二姐的項鏈!”老五許疏影說道,

“對!還偷過我的化妝品!他也經常去媽的房間,在媽的床上睡覺,媽的禮服都讓她弄壞了,他肯定也偷了媽的東西拿出去賣錢了!”老三許曼妮也開口。

許婉婷看著老五和老三,頓時不說話了。

轉頭看著謝冰艷和許德明。

謝冰艷和許德明對于許默有小偷小摸的情況,是知道的,幾個女兒都曾經說過許默拿過她們的東西。

但是似乎這并不是理由。

“先把他找回來吧!找回來估計就明白了!”許德明說道。

許婉婷看了老爸一眼,心中一嘆。

看得出來,老爸和老媽還沒有意識到真正的問題。

許婉婷想要說的可不是小偷小摸的問題,而是,許默在許家,恐怕連飯都沒有吃飽過,可能都沒有衣服穿,沒有被子蓋,沒有鞋子穿。

他在許家一直……

被虐待!

是的,被虐待!

許婉婷回想起這四年來自已曾經在許家見過許默多次,越想越覺得驗證了自已的想法。

剛開始的時候,許默達到許家,唯唯諾諾,細心謹慎,膽怯怕生,就連陌生人都不敢打招呼。

老媽謝冰艷經常罵他不懂禮貌。

后來稍微熟了一些之后,才經常找他們。

那時候許婉婷工作忙,沒有時間去打理這個忽然冒出來的弟弟,所以便讓保安驅趕他回去。

許婉婷其實知道許默在許家并不受歡迎。

不僅僅她知道,其他姐妹也非常清楚。

在她們的微信上,還經常分享許默的糗事,說這個弟弟又做了什么讓人覺得搞笑和惡心的事情。

就連老二許雪慧和老三許曼妮罵他的視頻和文字,偶爾都會在她們的微信群里面分享,惹的她們姐妹哄然大笑。

許婉婷也很清楚,老爸老媽也同樣不喜歡這個兒子,要求非常嚴格,不是打罵,罰站,就是關禁閉。

去年,還罰許默在房間里面禁閉三天不允許出門。

罰站的次數,更是數不勝數!

許婉婷以前沒有多想這些事情,現在忽然想起來,頓時覺得窒息可怕。

她立即轉頭對著趙媽說道:“趙媽,你過來一趟,我有話要問你!”

“哦!好!”趙媽急忙跟著她過去。

或許許默心中,許家就是一個恐怖的牢籠。

不僅僅沒有喜歡他的家人,還經常被罰。

以前許婉婷曾經聽說他喜歡偷偷去老媽謝冰艷的房間,鬼鬼祟祟的,也曾經偷偷的在老媽謝冰艷的床上睡,非常惡心,被其他姐妹發現后,然后打小報告給老媽謝冰艷。

老媽謝冰艷知道之后,豁然大怒,罰了他好幾次。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一次罰重了,他就不敢去老媽的房間睡了。

這一年來,已經沒有發生過這些事情。

至于許默還會不會偷偷去老媽的房間,這或許還有!

許婉婷記得半年前老三就發過視頻說,她再次抓到許默偷偷去老媽的房間。

究竟是不是偷東西,還得另說。

老媽謝冰艷也沒有說丟了什么貴重的東西。

現在老大許婉婷要找趙媽問清楚為什么會這樣!

據她所知,趙媽跟許默的關系比較好,算是整個許家對許默最好的人。

這件事情說起來可笑,他們這些人,這些姐妹,明明都是他的家人,是他的親生姐姐,但是到頭來,卻比不上一個外人對他好。

趙媽也不知道許婉婷要跟她說什么,心中有些忐忑,急忙跟著許婉婷來到三樓客廳中。

在這里,還有一個客廳,許婉婷的房間就在這里。

“趙媽,許默手機丟了之后,有沒有跟家里人要過手機啊?”許婉婷問道,讓趙媽坐下來。

趙媽聞言,搖頭嘆道:“默少爺沒有說過這些,不過他買了一臺手機!”

“他買了一臺?你知道他的手機號嗎?”許婉婷急忙盯著趙媽。

趙媽搖搖頭:“默少爺很少打電話回家,平常也不怎么跟我聯系!這一年來,他比較忙,據說要高考!”

許婉婷皺了皺眉頭:“他什么時候去二十七中上學的?爸媽有沒有去過?”

“夫人和小姐也忙,沒有去過!早在三年前默少爺就考上了二十七中,夫人應該是知道默少爺在二十七中讀書,不過那天夫人聽說二十七中非常平庸之后,就不愿去,讓李叔帶默少爺去報道,后面夫人就忘記默少爺在二十七中讀書了!”趙媽解釋。

許婉婷心中一凜,呼吸急促。

感覺心臟猛地被抽了一下。

過了一會兒她繼續問道:“那趙媽,許默……是不是經常去我媽的房間?還經常去老二老三老四的房間?”

“這個……”趙媽嘆了下,點了點頭。

就是因為這個,許家人才對許默非常反感。

特別是偷偷去謝冰艷家里,在謝冰艷的床上睡覺這樣的事情,讓謝冰艷也非常惱怒。

謝冰艷歷來喜歡干凈,喜歡整齊,為人非常挑剔,哪里允許別人動她的東西?許默這是撞在謝冰艷的槍口上。

“那他偷東西了嗎?”許婉婷見她點頭,急忙再次問道。

“這個,不好說!”趙媽似乎也不敢亂說,急忙道:“大小姐,這樣的事情,要問默少爺,或者問夫人!我不太知道這些!”

許婉婷皺起眉頭,盯著她。

趙媽沉默了一下,才說道:“默少爺……應該是拿過夫人的衣服的,好像拿過一次,被二小姐發現了,二小姐讓他還回去,并且告訴了夫人!夫人罰他在外面站了一夜!”

許婉婷一怔。

那一次她也知道。

是三年前發生的事情,那一次許默偷偷摸摸的跑到謝冰艷的房間中,在衣柜中拿了謝冰艷的衣服,被二妹許雪慧人贓并獲,告訴老媽謝冰艷,謝冰艷豁然大怒,不僅僅打了他的手心,還罰站,不允許他吃飯。

許婉婷還記得謝冰艷把那件衣服拿回來之后,就丟到了垃圾桶里面。

許婉婷皺了皺眉頭。

許默,真的偷東西了嗎?

她想了想,又對著趙媽問道:“趙媽,你說許默為什么要偷東西啊?特別是偷老媽的衣服!”

“這個……”趙媽頓了頓,不說話了。

“怎么了?趙媽知道什么?”許婉婷見她不說話,也覺得許默這條惡習讓人難以忍受。

特別是對于老媽謝冰艷這種一絲不茍,喜歡干凈整齊的人來說,更加難以接受。

也不怪老媽把衣服找回來之后,就丟到垃圾桶里面。

“大小姐,你為什么要問這些啊?默少爺應該會回來的!”趙媽看著她,神情擔憂。

“是嗎?你這么覺得?”許婉婷盯著她。

“因為默少爺身上沒有多少錢啊!夫人和老爺都沒有給他錢!老太爺和老夫人過年來的時候,也從來沒有給他錢!默少爺沒錢,肯定會回來的!”趙媽開口。

許婉婷皺了皺眉頭:“這不是理由!爸媽已經徹底生氣了,他回來也沒有用,估計會被徹底教訓一頓!”

趙媽不說話了。

許婉婷看著她道:“我記得他好像偷了老媽衣服三次,都被抓到了!這一次又弄壞了老媽的禮服,許默,真的有什么怪癖啊?”

許婉婷忽然發現自已壓根不理解這個弟弟,想弄清楚自已這個弟弟是不是跟自已想的一樣!

若是真的跟其他姐妹所說的一樣,那就沒有什么好說的,惡習難改,需要嚴加看管。

但是若是不是……許婉婷心中總歸有些奇怪,若是許默偷什么東西不好?偏偏偷老媽的衣服。

趙媽看著許婉婷微微沉默,又轉頭看著客廳下來,猶豫了片刻,才說道:“大小姐,這話,趙媽說了你可別跟其他人說,要不然其他人會怪我!”

“哦?什么事情?”許婉婷詫異,見趙媽一臉謹慎的模樣,急忙又道:“趙媽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跟別人說!”

“唉!大小姐,其實默少爺怎么樣,你們都是明知故問!你們心中其實都清楚,只不過沒有反應過來!”趙媽說道。

“嗯?”許婉婷詫異。

“大小姐,默少爺以前……”趙媽頓了頓,頗為艱難的看著許婉婷:“是一個孤兒啊!默少爺以前是一個孤兒!”

“這個……”許婉婷皺眉:“我們知道啊!”

“不!大小姐不知道!孤兒跟正常人是不一樣的!我也不太了解孤兒,但是孤兒確實跟正常人非常不同,默少爺剛剛到許家的時候就怯弱膽小,我不知道緣由,若是大小姐想要弄清楚默少爺是怎么想的?我覺得大小姐可以去他以前呆過的孤兒院看看!”趙媽說道。

許婉婷怔住了。

“孤兒……是不一樣的?”她回味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