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8章 這逆子,已經無法無天

許默腦海中冒出一個扎著高馬尾,身材高挑的清秀少女,他立即說道:“不錯!明天風暴一停,估計就會漲!浣溪,你就等著好了!”

那少女一聽,大喜:“許默,我們信你了!事實上我也覺得會漲,這風暴太大了!”

這個少女叫做顧浣溪,以前他孤兒院的朋友,一起考上二十七中,小的時候,他們幾個曾經相依為命,一起生活,感情非常深厚。

后來許默被父母找到,他們三人還非常羨慕,各自抱頭哭了一陣子。

現在許默重新聯系上他們,他們都非常激動。

“你們先等著!先刷題!我估計明天下午風暴才會變小一些!后天,我們才可以去問活蝦和螃蟹的價格!你們要注意打氧,不要讓活蝦和螃蟹死了!”許默說道。

顧浣溪笑道:“許默你放心,我們可寶貝的很呢!一只都舍不得它們死,我和唐磊和半妝每個人可都投了三千塊在里面!”

“照顧好就好!等后天!”許默笑道。

“好!”

顧浣溪,唐磊和另外一個叫做李半妝的少女一起住。

他們一起考大學,一起努力,一起生活,相依為命。

若是許默不被父母找回,估計也跟他們一起,只不過許默被找回去了。

現在許默能幫上他們,自已也高興。

他也不管這些,繼續刷題,爭取今天把老師發的試卷全部刷完,明天做新的試卷,后天去賣活蝦和螃蟹。

他的時間比較緊張,需要爭分奪秒。

……

“許先生謝夫人,監控視頻我們拿到了!許默拖著行李箱離開小區之后,似乎坐956路公交車,去了城郊!”

許家客廳中,一個警察對著謝冰艷和許德明說道。

聽到有警察過來,老大許婉婷也匆匆忙忙從房間中趕出來。

“去了城郊?”眾人詫異。

“不錯!他在濱河路下車,然后就沒有了消息!我們暫時沒有拿到那邊的監控!現在風暴,可能要等兩三天!”警察說道。

“他去城郊做什么?城郊不是農村嗎?”謝冰艷問道。

“許默去的時候很明確,沒有一絲猶豫,估計早就計劃好了去城郊,這些是監控視頻,你們都看看!”警察說道。

許婉婷湊過去看,果然看到許默搭乘公交車的視頻,他還是穿著之前那雙球鞋和校服。

“媽,許默他,沒有配車和司機嗎?”許婉婷看著謝冰艷和許德明。

謝冰艷道:“他要司機做什么?他自已騎車去上課即可!”

“可是……”許婉婷頓了頓:“俊哲都有自已的司機和專車,專門接送上學,許默怎么沒有?”

謝冰艷頓時一臉不耐煩:“若是他能考上市一中,也有,他不是考不上嗎?既然他考不上,他還敢要這些?”

許婉婷不說話了,只覺得心中難受。

她自已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他去郊區,估計是去找他那些狐朋狗友去了!我就說他一定跟他那些狐朋狗友聯系!”謝冰艷咬牙切齒的說道,轉頭怒視許德明:“許德明,你這個兒子若是不管教不行了!他徹底廢了!”

許德明一聽,冷冷說道:“他回來之后,你關他幾天,讓他好好反思反思!這逆子,已經無法無天!”

許婉婷一聽,頓時坐不住了,只覺得心中一陣陣窒息。

她立即起身回房。

還要等三天,才知道許默去了哪里。

現在他應該沒事,許婉婷心中多少放心。

風暴繼續肆虐,警察的工作暫時停止了。

許婉婷也沒有時間去公司和修手機,只能坐在家里等。

現在確定許默沒事,家里的人都輕松了不少。

謝冰艷讓趙媽準備了一些零食,幾個人坐在客廳中一邊吃零食,一邊看電視,優哉游哉。

另外一邊,許默一邊照顧螃蟹和活蝦,一邊做作業,忙的不可開交。

時間悄悄流逝,兩天時間,眨眼過去。

得益于這兩天的精心照顧,許默的螃蟹和活蝦都沒有死多少,僅僅只是死了兩三只。

這時候,他在手機上看到一條新聞,說沿海地區因為風暴襲擊,造成不少魚塘和蝦塘被破壞,預估損失金額十幾億……

許默心中一跳,立即知道機會來了。

他哪里坐得住,立即冒著大風,趕去海鮮市場,打探活螃蟹和活蝦的價格。

風暴已經過去,大部分人都已經可以出門,道路邊許許多多的樹木都倒塌了下來,一臉狼藉。

不過當許默趕到市場之后,不由大喜。

“許默!”

“許默!”

幾聲打招呼的聲音冒出來,許默轉頭一看,看到三張熟悉的面孔。

不是顧浣溪、唐磊和李半妝還有誰?

顧浣溪身材高挑,樣貌清秀,扎著馬尾辮,穿著簡單的襯衣,臉上還有一些青春痘,非常樸素。

李半妝稍微矮一點,顯得嬌小玲瓏,有著一張娃娃臉,也穿的很樸素簡單,她們都是窮孩子。

而唐磊皮膚黝黑,是一個陽光少年,頗有英氣。

他們估計已經去海鮮市場看過,神情都有些激動。

“我打聽過了,價格確實漲了不少!”

“至少翻一倍以上!從二十塊,翻到四十三塊一斤!”

“很多漁船都被毀了,很多蝦塘也被毀了!這一次咱們可以賺錢!”

幾個少男少女看著許默,都激動了起來。

許默心中也高興,迅速笑道:“我們立即擺攤!每人一個菜市場,浣溪,你去環東菜市場,唐磊,你去孝河路菜市場,半妝,你去天谷路菜市場!我們一人一個菜市場,盡快把這些活蝦活螃蟹都賣出去!”

“好!”

長期的孤兒生活,讓他們早已經身經百戰,做生意什么的,對于他們來說,手到擒來,沒有絲毫問題。

幾個人迅速攤開,一起售賣活蝦和活螃蟹。

他們沒有攤位,但是他可以在菜市場外面擺著賣。

雖然偶爾會有人來驅趕,但是問題不大,換個地方就是了。

他們是孤兒,沒臉沒皮,不怕別人驅趕。

許默迅速忙碌了起來,把自已的三百斤活蝦活螃蟹,取出來。

一次性拿不了那么多,許默身體還沒有恢復,比較瘦弱,有些營養不良,不過分幾次拿就可以了。

估計第一天也買不了那么多。

要分三四天賣完這些。

許默忙碌了起來。

而另外一邊,許婉婷看到風暴已經快停止,也有些著急。

謝冰艷和許德明倒是已經不著急。

許俊哲回到了家中,家里現在其樂融融。

再說了,警察說許默應該沒事,謝冰艷和許德明更加不著急了。

許婉婷站在三樓,看到客廳下面,父母和弟弟妹妹在談笑,吃點心,心臟猛地又被抽搐了一下。

現在許默還在失蹤,他們也笑得出來。

許婉婷也管不了這些,取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喂!小徐,你和小安去警局查我弟弟的事情,對對,我另外一個弟弟,警察已經在查,就在晴明警局,你們過去問一下,讓他們查,有消息馬上通知我!”

“是!”

吩咐保鏢去聯系警察,許婉婷又打了一個電話,把自已的秘書喊過來,把手機交給她,讓她拿出去破解密碼。

她需要知道許默究竟是什么樣的人?

四年來,自已這個長姐似乎一直都沒有了解過他!

吩咐完,許婉婷等了一會兒。

她看著父母和弟弟妹妹依舊在下面玩鬧,有些看不下去,轉頭回去。

過了一會兒,一個電話打了過來:“婷姐,警察找到許默了,只不過……”

“只不過什么?”許婉婷害怕出現意外,呼吸急促。

“婷姐你過來公安局這邊看吧!許默應該沒事!”女保鏢聽出了許婉婷的擔憂,急忙解釋。

許婉婷哪里坐得住?立即出門開車去警局。

沒有多久,她就來到了警局,兩個女保鏢都在這里等著。

警察很快就把視頻傳過來給他們看,許婉婷看了一眼,臉色一滯,瞪大眼睛。

瞬間,她捂著嘴巴,眼睛紅了。

“在安西路菜市場,現在還在那邊!你們可以去那邊找到他!”老警察說道。

許婉婷只覺得鼻子冒出一陣濃濃的酸楚。

她也不多說什么,迅速從警局走了出來,啟動轎車去安西路菜市場。

菜市場的人比較多,人來人往,沒有辦法停車。

許婉婷只能找一個停車位先停好車,然后才帶著兩個女保鏢朝著菜市場走去。

許婉婷身為大戶人家的大小姐,哪里來過菜市場這種地方?

進去之后,只覺得腦袋一暈,到處都是垃圾,到處都是雜亂,還有死魚死蝦,周圍全部都是蒼蠅。

因為風暴剛過的關系,菜市場里面又堆滿了落葉和垃圾,黏稠濕漉又惡心,那一陣陣的死魚的腥臭味傳來,許婉婷險些作嘔!

“婷姐,你沒事吧?”女保鏢一看,急忙問道。

她知道許婉婷沒有來過這種地方。

許婉婷這種豪門大小姐,菜都是保姆弄好的,都是超市提供的。

她哪里有機會來這種地方?

更何況還臟兮兮的,濕漉漉的,無比惡心,踩進去估計都能踩到一大腳的污穢。

許婉婷聞著里面的味道,只覺得臉色慘白,肚子翻滾,特別是那魚腥味,讓她受不了。

她急忙取出紙巾,捂住口鼻,這才走進去。

“鮮活的活蝦,鮮活的螃蟹!”

“四十二塊一斤,四十二塊一斤!要的從速,晚了就沒有了!”

“大媽,你要三斤?這位大叔,你要活蝦?快來快來!晚了就沒有了!”

許默穿著短衣短褲,手中拿著一把秤,給購買螃蟹和活蝦的人稱重量。

估計是還在下雨,風暴還沒有停止,菜市場非常濕,他頭發上衣服上沾著一些污穢。

“快來快來!活蝦,活螃蟹!”許默繼續呦呵著周圍的顧客,想要盡快把手中的東西賣完。

許婉婷捂著鼻子,走了過去。

“這位女士……”許默抬頭看了一眼,微微怔了一下。

許婉婷盯著他。

許默自然認識許婉婷,微微皺了皺眉頭,不知道她來這里做什么?也懶得管她,看到其他顧客包圍過來,急忙笑道:“大媽,要活螃蟹嗎?保證新鮮!才42塊錢一斤,不貴!”

“給我兩斤!”

“好嘞,大媽你等著!這些螃蟹都肥,你看,每一個都很重!”許默笑道。

他今天拿出來了八十多斤活蝦和螃蟹,已經快賣完了。

現在他成本已經收了回來了一大半,剩下的明天早上賣就可以了。

今天菜市場里面沒有人賣活蝦和活螃蟹,只有他自已,所以賣的非常快。

把最后兩斤活螃蟹賣出去,許默立即收拾東西,準備走人。

“許默!”

見許默不理自已,許婉婷眼睛一紅,急忙喊道。

她難以想象許默在這種地方打工!

許默抬頭看了一眼:“你在這里做什么?”

一邊淡淡的問,一邊繼續收拾東西。

聽到他就連大姐都不喊,許婉婷心臟抽搐了一下,迅速問道:“我們在找你!你這幾天去哪了?”

“找我?找我做什么?我忙得很!”許默說道,把東西放在自已小拖車上,打算坐公交回家。

他家里還有活蝦和活螃蟹,需要回去喂一下。

“許默,你都已經六七天不見人影,爸媽都急死了,難道我們不應該找一下嗎?你先跟我回家!”

許婉婷看到許默就要走,急忙走過去拉住他的手。

許默立即掙扎了一下,把她的手掙脫,笑道:“許小姐你干嘛呢?我現在忙得很,沒空跟你們拉扯!你們哪里來哪里去吧!”

“許默你要去哪?”許婉婷見許默拉著小拖車就走,急忙攔住他。

“我要去坐公交車!我跟你不一樣!”許默淡淡說道:“讓開,我現在趕時間!”

“許默,你那也別想去!你先跟我回家,你回家跟爸媽說清楚!”許婉婷攔住他,不讓他走。

許默看了她一眼,頓時樂了:“許小姐你干嘛了?我有爸媽嗎?沒有!我說什么清楚!再說了,你既然都已經找到這里,那么應該都已經明白了這一切!攔住我做什么?”

“我還沒有明白,爸媽也沒有明白!他們都在找你!”許婉婷急忙說道。

“找我?”許默只覺得好笑:“許小姐你們說這話不覺得自已臉紅嗎?算了,我很累,不跟你們拉扯,先走了!”

“許默——”許婉婷見他硬要離開,急忙再次拉住他。

然而她忽然用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是許默踉蹌了一下,被她拉著整個人倒了下來。

許婉婷大驚,急忙喊道:“許默?”

她定睛一看,只見許默已經暈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