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11章 媽媽的禮服,究竟是誰弄臟的?

“干杯!”

出租屋中冒出一陣喧鬧聲。

忙完一天,幾個人都非常激動,全部聚在一起慶祝。

風暴已經到了尾聲,許許多多人都已經出來活動。

許默與唐磊等人中午出去售賣了一趟活蝦和螃蟹之后,下午又去售賣了一趟。

現在他們都已經賣完了一大半,只剩下了一小半。

成本早已經收回來,剩下的都是賺的。

這一次,他們每個人都能賺個幾千塊。

“許默,還是你出的主意好!竟然真的漲價了,咱們這一次賺大發了!”唐磊激動笑道。

“不錯!這一次果然可以賺到錢,我投了三千塊,可以賺到六千多!”顧浣溪也激動。

由于她是高中生,所以穿的非常樸素,沒有打扮,素面朝天,穿著校服。

亭亭玉立!

“我也賺了!”李半妝也笑道:“這一次,咱們都賺錢!”

許默高興笑道:“還沒有停止!我剛剛看了一下新聞,據說這一次風暴,龍眼、荔枝和香蕉都受災嚴重!特別是香蕉,很多香蕉林都倒了!明天,咱們去批發市場,購買大量的香蕉,我預計四五天內,香蕉的價格可以翻一倍以上!”

“又可以翻一倍?”唐磊吃驚。

“不錯!肯定可以翻一倍!有了這一倍,咱們就可以解決燃眉之急!浣溪和半妝,你們可以不去食堂打工了,等高考完再說!唐磊你也不用去洗碗了,咱們有錢撐過這幾個月,等咱們高考完再想其他賺錢的法子!”許默笑道。

三人一聽,不由激動。

“不過許默,你,你真的不回許家了嗎?”顧浣溪忽然有些擔憂的看著他。

明明他以前對于許家的一切那么引以為豪,有最優秀的姐姐和最優秀的父母,他們家還那么有錢,有吃有穿,為什么要跑出來啊?

身為孤兒的顧浣溪唐磊等人,以前都不知道有多羨慕許默,覺得他太過得意洋洋了。

然而現在一看,許默似乎在許家,過的也不怎么樣!

“不回去了!”許默道:“至于什么原因,你們就暫時別問了!咱們接下來賺錢,高考!”

顧浣溪看著他,有些心疼的說道:“許默,你還有我們!”

“對,許默,你還有我們!”唐磊也爽朗的笑道。

許默笑了起來:“哈哈,不錯!我還有你們!血緣家人,算個屁啊!來來來,咱們今天高興,喝個痛快!喝完了,咱們明天繼續賺錢!”

“好!”

三個人都非常激動,一起喝酒,一起做菜,一起刷題,一起工作。

猶記得上一世,許默死后的二十年,發生過很多很多的事情,他也看了唐磊和顧浣溪三人的結局。

許默死后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面,唐磊、顧浣溪和李半妝都曾經多次去他的墓前掃墓。

他們三人后面通過自已的努力,大部分都功名成就,活出了屬于自已的精彩。

特別是顧浣溪,考上了名牌大學,最后當了一名精英律師,全國鼎鼎有名。

即便是混的最差的李半妝,也成為了一個優秀的老師,專門教書育人,生活極為穩定。

他們這群孤兒,最想要的就是安全與穩定,他們的命運都差不多。

而現在,他們最想要的,就是出人頭地。

吃飽喝足,四個人取出了試卷,一起做試卷刷題。

由于沒有家人的幫襯,現在他們三個人的成績其實都一般,比不上許默。

不過許默重活一世,回憶起上一世經歷過的高考,現在幫他們提升成績問題不大。

現在有空,給他們輔導輔導即可。

“許默,你的成績最好,有你輔導,我們應該就能考好一點!”唐磊笑道。

“對!有你在很好!”李半妝也笑道。

“不過許默,這樣不會耽誤你學習吧?”顧浣溪有些擔憂。

許默笑道:“不會耽誤!咱們一起學習,一起去高考,以后也一起上大學!我想好了,只要咱們一起,一定沒有人能阻止咱們!”

顧浣溪、唐磊和李半妝三人對視了一眼。

心中暗暗猜測許默在許家經歷了什么事情讓他這樣!

其實,他們三人都知道許默在許家過的并不好。

許家雖然有錢,但是一毛錢都不會給他,還過的非常拮據吝嗇。

都說是親生父母,但是親生父母對待養子遠比對待他好的多。

以前他在許家不是被打,就是被罵。

現在許默估計是已經想開了!

看到他回來,顧浣溪三人其實心中都非常激動。

畢竟他們四個人很早之前,就已經相依為命,許默找回父母之后,他們三個人還難過了好長一段時間!

若是論起來,他們四個人的命運都差不多,他們三人除了李半妝之外,都是被父母丟掉,拋棄的。

特別是唐磊,還是嬰兒時期就被遺棄了,差點被野狗咬死,被丟在垃圾桶里面。

顧浣溪三歲的時候,被父母拋棄,原因是重男輕女。

只有李半妝是小時候父母去世,變成了孤兒!

……

聊天記錄還有很多,一時半會看不完,許婉婷已經不敢繼續看下去了。

因為她搜索了一下,發現后面還有許許多多的記錄。

甚至在手機中,還有許默寫的日記、說說和朋友圈。

由于換號,所以這些許默都沒有帶走,也沒有刪除。

許婉婷搜索了一下自已的名字,發現記錄很多很多,數不勝數,下面還有一條:大姐帶我出游……

許婉婷不敢繼續往下看,她清楚的記得那天發生過什么,許婉婷就帶他出游了一次,還是跟弟弟許俊哲一起,那一次許默非常非常激動,滿眼發光……

她深吸了一口氣,顫抖的取出自已的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給老二許雪慧。

“雪慧,你來我房間一趟!我有事情找你!”

許雪慧是老二,也是大學音樂老師,是一個鋼琴家和音樂人。

她創作過自已的歌曲,有自已的專輯,小有名氣。

她還給三妹許曼妮創作過歌曲。

許雪慧也是高材生,曾經出國留學,極有學識,從國外回來之后,便進入了一所重點大學當音樂老師。

許婉婷不知道許雪慧怎么看待這件事情,她需要知道許雪慧的看法。

她想要知道許雪慧是怎么對待這個血緣弟弟。

許婉婷現在很想徹徹底底的了解許默這四年在許家,究竟經歷了什么地獄生活。

許婉婷并沒有第一時間把聊天記錄和日記,傳給其他人看。

因為,其他人看了,恐怕也會嗤之以鼻,并不當回事。

特別是老三許曼妮,恐怕還會繼續嘲笑。

許默早就成為了她們姐妹口中的笑料之一。

認真想一想,許婉婷就覺得渾身發冷。

她們可是高材生啊!

她們各個都極有學識,高素質,高學歷,高收入,她們怎么會在這件事情上犯傻?

或許,她們僅僅只是從來都不當回事!

……

許雪慧剛剛放學回家,不知道許婉婷為什么找她,于是急忙過來大姐的房間,尋找大姐。

風暴來臨,許雪慧其實并不是很忙碌,這幾天都悠哉悠哉的,學校里面的音樂課比較少。

許雪慧有好幾個閨蜜朋友,這幾天都忙著跟閨蜜朋友一起喝茶,逛街,購買奢侈品。

……

今天謝冰艷和許德明似乎沒去聯系警察,尋找許默。

估計是顧忌到許俊哲在家,擔心許俊哲受到影響,沒有去找。

他們一家人,都擔心許俊哲把自已當外人,小心翼翼的呵護著許俊哲這顆敏感又脆弱的心靈。

許婉婷看著下面談笑風生的父母和姐妹,心中一陣陣冰冷,直到二妹許雪慧過來。

“大姐,你找我?”許雪慧問道。

“先進來吧!”許婉婷見她打扮精致,畫著淡妝,穿著漂亮的雪紡長裙,不由輕輕一嘆。

相對比她們的精致漂亮,許默卻只能在骯臟的菜市場中賣著他的活螃蟹,忍受著菜市場的腥臭味。

明明是血緣姐妹兄弟,卻一個天,一個地!

許婉婷不知道世界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只覺得心中憋著一股郁氣,難以發泄。

她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許雪慧見她眼睛紅腫,有些詫異,急忙走了進來:“姐,你怎么啦?你哭過?”

許婉婷搖搖頭:“坐吧!咱們聊一聊!”

許雪慧不知道大姐要跟她聊什么,頓時有些慌張。

在家里,她或許不害怕父母,父母很少打她,但是她卻不得不怕大姐,畢竟血脈壓制,長姐的威嚴,不是她可以抵抗的。

“大姐,你喊我進來,聊什么啊?”許雪慧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有什么!我只是問你,七天前,媽媽的禮服,是不是真的是許默弄破的?”許婉婷問道。

“這……”許雪慧吃驚。

“你不要瞞著我!老三已經跟我說了!”許婉婷吸了吸鼻子:“許默沒有理由弄壞媽媽的禮服,更何況還是破了一個洞,他更加沒有理由!我知道你們的事情,說吧!究竟是誰弄破的?”

許雪慧神情有些慌張,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但是看到許婉婷認真的表情,知道不能不回答。

只能苦笑道:“是俊哲弄破的!他找了三妹,三妹找了我!”

“所以,你們就栽贓許默!”許婉婷心中冰冷。

“這也怪不得我啊!誰讓他老是去媽的房間?而且大姐,你不會以為媽不知道是誰弄破的吧?”許雪慧狡辯道。

許婉婷嬌軀巨震,瞪大眼睛。

“媽肯定是知道的!即便是媽不知道,也能猜出來!”許雪慧聳聳肩說道:“所以說,這件事怪不得我們!誰知道他那么小氣,直接離家出走!”

許婉婷眼淚幾乎逼了出來,難以置信。

她頓時知道這個家讓人窒息的來源了。

“大姐,你沒事吧?”許雪慧看到許婉婷紅了眼睛,急忙問道。

“沒事!”許婉婷吸了吸鼻子,用紙巾擦了擦眼眶:“雪慧,你說,許默是咱們的親生弟弟嗎?”

“這個……”許雪慧詫異:“應該是吧!畢竟爸和媽都去檢測了好幾次,之前檢測過兩次,兩年前,又檢測了一次,直到確定是!兩年前爸和媽還有些懷疑,但是又檢測了一次之后,就沒有懷疑了!”

“他們檢測了很多錢?兩年前也檢測了?”許婉婷不知道這樣的事情。

“對啊!”許雪慧點頭:“爸和媽說,許默不像他們,也不像我們姐妹!于是都做了檢測!報告我都看了,百分百!”

這樣的話,許婉婷更加難以理解了。

不過想一想,似乎也有些明白。

他們或許是覺得許默僅僅只是一灘扶不起的爛泥巴而已。

也怪不得不愿意去許默的學校,覺得丟人,也怪不得不愿意給許默配專車和司機,覺得丟人。

甚至怪不得不愿意帶許默出門,同樣覺得丟人。

許婉婷吸了吸鼻子,只覺得心酸。

事情還沒有完!

“姐,你問這些做什么?”許雪慧見許婉婷的情緒不對勁,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中午去找了警察,讓警察找到了許默!許默在菜市場賣活螃蟹賺錢!他沒有失蹤!”許婉婷說道。

“啊?”許雪慧驚呼。

“我還去了城東孤兒院,也就是以前許默待過的孤兒院,看到了里面不少孤兒!”許婉婷繼續開口:“那小孤兒,都無父無母,無依無靠,為一個破娃娃都能打的頭破血流,嚎嚎大哭!年紀大的,欺負年紀小的,長得高的,欺負長得矮的!”

許雪慧呆住了,不明白許婉婷是什么意思。

她急忙問道:“許默,在賣活螃蟹?為什么?”

“你說為什么?”許婉婷看著她。

許雪慧沉默了。

“雪慧,你是南大畢業的高材生,也曾經去哈佛留學,應該學過心理學!你主攻音樂,讀過很多故事,了解過許許多多人的人生!但是,你了解過孤兒的人生嗎?你了解過他們的心理變化嗎?”許婉婷盯著她。

許雪慧微微瞪大眼睛。

“孤兒……孤兒院有很多啊!”

“對啊!孤兒院有很多!我們都知道孤兒院不少孤兒!我們也都知道許默以前是在孤兒院長大的,以前也是孤兒!”許婉婷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縱然他身上有很多缺點,惡習難除,但是,這僅僅只是因為他以前是無父無母的孤兒,沒有人能給他遮風擋雨!他必須像蟑螂一樣活著,要不然,他生不如死!”

“那,那他也不應該偷東西!他都已經偷了好多東西了!”許雪慧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