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29章 “我希望能變成跟我大姐一樣優秀!”

“嘩!”

聽到這話,人群之中,瞬間一片嘩然。

過來看狀元的,不僅僅只是記者,還有許許多多的家長和路人。

特別是聽說許默是孤兒之后,過來的贊助商和廣告商也有不少,然而許默這番話卻讓人錯愕。

他們哪里聽不出許默話里話外的意思?

不過,這些話怎么聽著有點毒?

記者們有些不理解,不過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而是詢問其他的問題。

許默依舊滿臉笑容,自然一一回答。

……

“嗚嗚!”

另外一邊,人群后面,有哭聲冒出來。

那人捂著嘴巴,眼淚宛如珍珠鏈一般掉落,已經劃破了精致的俏臉,不過她拼命的忍著,不讓自已哭出聲。

許雪慧轉頭看了一下許婉婷,臉色也變得非常難看,她沒有想到許默會說出這么難聽的話來。

事實上她上一次聽的也很難聽,但是沒有這一次難聽,許雪慧忽然意識到自已做過的那些可怕事情,已經給許默造成了無可挽回的傷害!

霸凌!

不錯,就是霸凌,還是家人的霸凌,包括了栽贓與嫁禍,現在許默已經恨上了她們,后續報復她們絕對非常有可能。

許雪慧忽然意識到這種事情的可怕,她們或許已經親手打造了一個針對她們的惡魔。

“姐?”許雪慧回頭看著許婉婷。

許婉婷捂著嘴巴,不說話,眼淚拼命的掉落,她轉身朝著車上走去。

許雪慧吃驚,急忙轉頭看了一下謝冰艷和許德明幾個人,果然,他們幾個人的臉色也難看之極。

特別是謝冰艷,都已經黑著臉,眼中蘊含著憤怒。

許默這番話非常毒,是明明白白的咒他們早點死,自已兒子對自已的親生父母說出這樣的話來,謝冰艷和許德明怎么可能不憤怒?

“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他廢了!他已經徹底廢了!可惡!”謝冰艷怒道,無法忍受被自已的親生兒子這樣詛咒。

“許德明!你這個兒子已經六親不認!他這么冷血無情,若是再不教,他就會徹底廢掉!”

她回頭怒視許德明。

許德明乃是一家之主,一直都在經營公司,歷來一言九鼎,無論是公司的事情,還是家里的大事,全部都是由他說了算。

許德明哪里允許別人挑釁他的威嚴?縱然給許默的零花錢有點少,但是,身為兒子,他也不能咒自已的父母家人早點死。

這簡直就是大逆不道,無法無天!

他現在咒了,那他下一次做什么?報復他們?

“孤兒院出來的孩子,果然沒有一個有教養,果然沒有一個是好東西!二十七中,也果然教不出什么好東西來!我們早就應該給他換個學校!”謝冰艷怒火沖天。

她對著許德明:“許德明,他若是再不教,都已經騎到我們頭上來了!”

許德明怒道:“那你去教啊?”

“我去教?好!那你給我等著!”謝冰艷無法忍受這樣的事情,眼中蘊含著濃濃的怒火。

這一次非得把戒尺打斷不可!

……

許默還在采訪,詢問的記者比較多。

或許許默的一番話,又或者孤兒的身份,更加容易換來流量,所以記者對于這方面問的比較多。

“是的!他們全死了!”

“爛心腸死的,失心瘋死的,還有的睜眼瞎死的!”

“他們全部死干凈了之后,我才可以認真的學習,努力拼搏!”

“他們的死對我來說不是災難,而是一種慶幸,我一直都在慶幸他們死的干干凈凈!”

“不要為他們哀傷,天道有輪回!”

“……”

聲音很遠很遠,傳到了轎車這邊,許婉婷坐在車上,已經忍不住,趴在方向盤上哭泣。

許雪慧走過來,也不知道應該說什么,只覺得這樣的事情異常難受。

他們這些人,可能已經給許默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傷害。

許雪慧曾經看過一個故事,一個蘋果種植農戶做了一個實驗,在蘋果發育幼年期,拿著一根銀針刺入了蘋果內部,查看蘋果的發育。

然后他得到的結果非常可怕。

盡管說那枚銀針又細又小,似乎對蘋果無法造成什么大傷害,但是,凡是被刺入銀針的蘋果,都發生了畸變和畸形發育。

而沒有被刺穿的蘋果,卻各個長得又大又圓,飽滿圓潤。

許雪慧想起自已做的事情,只覺得也非常難受。

“我大姐,是我最崇拜的人!是我的偶像!”

“唐磊,你看看,這是我大姐,高貴漂亮又富有才華,她是清北畢業,高考狀元!”

“你看看我大姐的獎狀,一面墻都貼不下了!這里全部都是我大姐領回來的獎狀!”

“我大姐跟副市長握手,大姐跟東明企業董事長握手,大姐跟歌星握手,跟女明星握手!”

“大姐上臺演講,講大姐創業的故事,好多人都在仰慕我大姐,原來,我大姐這么優秀!”

“唐磊,顧浣溪,我若是有我大姐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的優秀,那就好了!”

“我希望能變成跟我大姐一樣優秀!”

……

“這是二姐創作的音樂,很好聽,我找出來了!”

“二姐上課的學校,夏海大學,我夢寐以求的大學,但是我二姐卻在里面當老師,當教授!”

“二姐開了一個音樂會,好多人都參加,二姐跟大姐一樣優秀!”

“二姐的跑車,好漂亮啊……”

許雪慧忍不住取出手機,查看里面的消息。

當看到里面一條條信息冒出來,她終于知道許婉婷心中的絕望在哪里了。

那時候他恨不得告訴世界所有人,他姐姐是何等的優秀?何等知書達理?

事實上,這段時間,她一直都不敢看里面的信息,只覺得難以接受這樣的反差。

即便是許婉婷跟她說的時候,她也無法去多想,然而如今,許默忽然奪得了高考狀元,在記者面前侃侃而談,許雪慧終于意識到,他或許,真的一直以她們為榜樣。

他現在已經變得跟她們同樣優秀,甚至比她們更加優秀。

只不過,好像已經有東西無法挽回,許雪慧一時之間,只感覺到心中空空的,仿佛缺了一大塊一般,一股濃烈的悲傷無可抑制的從心中冒出來。

“姐,許默他……太恨我們了!這四年,我們都做了什么?”

她問道,想要哭出來!

許婉婷抬起頭淚眼朦朧的看了她一眼,見她也流出了眼淚,更加傷心了。

只聽到許雪慧噙著淚珠開口,傷心欲絕:

“我們親手把他殺死了!”

“他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啊!他從小就在孤兒院生長啊!忽然多了六個姐姐和一個富裕無比的家庭,他應該是非常慶幸,非常激動,非常驕傲……”

“他看著我們,就宛如看著云端的人物一般,難以置信,但是,我們都做了什么?我們都是殺死他的劊子手!”

許婉婷聽到她這么說,拼命忍住心中的悲傷:“許默最想要的,其實不是我們!”

“姐?”許雪慧看著她。

“你還記得許默經常去拿媽媽的衣服嗎?他經常去老媽的房間睡覺,你記得嗎?”許婉婷帶著哭腔,眼淚還是不停地逼出來。

許雪慧一愣,瞪大眼睛。

“他最渴望的,不是我們,一直都不是!他渴望的,一直都是能為他遮風擋雨的父母!”

“他是一個孤兒!!!”

“只是一個孤兒!”

許婉婷只覺得眼淚瘋狂逼了出。

“一直都是!即便是他回到我們家,他也是!”

“所以,我們都死了!”

許雪慧嬌軀巨震,回頭看到許默笑容滿面的回答記者的問題,不斷的說她們都已經死了,一臉高興,一臉從容……許雪慧心中愈發覺得可怕!

這種絕望,她或許無法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