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31章 “我知道你護犢子!”

“許默,都是姐姐不好……”許婉婷淚眼朦朧。

“得了!還貓哭耗子!”許默瞥了她一眼,毫不在意。

他敢保證,他現在若是跟這群人回去,絕對會嘲笑到死,以后他可能壓根沒有翻身的機會。

上一世,他就是這樣被玩到死的,即便是死后,也沒見這群人有多悲傷。

若不是二十年后,許俊哲與家里攤牌,讓他們想起他們還有一個親弟弟被她們弄死了,這群人都不會發瘋!

見他們都不說話,各個都臉色鐵青,許默也懶得多說,拉了一下背包,從里面取出一沓錢。

“許默,你真的不跟我們回家?你真的要單飛?”謝冰艷死死的盯著他。

許默抬頭見她黑著臉,頓時笑了:“你們許家還真搞笑,莫非你們還以為我還會回去當狗不成?”

“許默——”謝冰艷大怒。

“別!你別喊我!”許默打斷她:“廢話我不想跟你們多說!之前算過,四年,每個月五百,我雜七雜八的算了一下,我大概欠你們十萬塊!另外這身上肉,我折算了一下,二十萬!所以我滿打滿算下來,應該欠你們三十萬!這應該就是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過來找我的原因!”

許默手中的錢拿起來,當著謝冰艷與許德明的面,一沓沓的丟在地面上:“三十萬,還給你們!從此以后,我再也不欠你們許家一分一毫!屬于我的,我全部拿走!不屬于我的,我一分不要!”

許德明愣了一下,吃驚:“你哪里來這么多錢?”

許默頓時笑了:“你們不會以為我在外面會餓死吧?拜托,我可是高考狀元!你也不會以為世界上除了你們許家,就沒有其他人了吧?拜托,這個世界大的很!”

“哥,你還是跟我們一起回家吧?你看,媽和爸都已經生氣了!他們身體不好,老是惹他們生氣做什么?”

這時候,一個聲音傳過來,許默一聽,猛地抬頭一看,只見人群中還有另外一個人。

不是許俊哲還有誰?

他就站在謝冰艷身邊,只不過剛剛一直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他幾乎是攙扶著謝冰艷,一臉悲傷的模樣。

許默頓時又笑了:“俊哲,你這一次高考考的如何?”

許俊哲臉色微微一變,沒有說話了。

“你過來吧!我有句話想要跟你說!”許默說道。

許俊哲皺起眉頭:“哥你想要跟我說什么?遠遠的不能說嗎?”

“不能!說一點悄悄話,你若是不愿意聽,那么就算了!”許默搖頭說道。

許俊哲與謝冰艷許德明等人對視了一眼。

謝冰艷冷冷道:“俊哲你過去,看看這個逆子究竟想要說什么?”

“我告訴你許默,你這輩子都別想回我許家的門!你已經廢了,你徹底廢了!”

許默看了謝冰艷一眼笑道:“恰恰相反,我現在非常好,現在有大量的人想要送錢給我!”

謝冰艷臉色鐵青。

許俊哲還有些猶豫要不要過去,許德明也怒道:“許默,你若是敢傷害你弟弟,我跟你沒完!”

“哦?護犢子了?”許默笑道:“不過你放心,我肯定不會砍他!我說了,誰動我一下,我就劈誰一下,不動我我自然不會劈!”

“許默,你不要出手傷人,都是姐姐不好!”許婉婷都哭了出來。

許默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只覺得惡心。

不過他也沒有說什么,對著許俊哲道:“俊哲,過來一趟!”

許俊哲一聽,只好道:“哥,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哥你也不會離家出走!你要怪我就使勁的怪我吧!不要怪媽,也不要怪爸,更加不要怪姐姐們!”

“行了行了!我不跟你拉扯!”許默聽著這話,心中不由感嘆這人的厲害。

不得不說,這個許俊哲的一些心思隱藏的非常好,絕對不是現在的許默可以輕易撕開的。

即便是他現在說出來,也毫無意義。畢竟很多東西,他都沒有證據。

這些人看似哭的很傷心,但是許默很清楚,她們只不過是貓哭耗子罷了,她們壓根不知道問題的結癥在哪里。

“哥,你要跟我說什么?”許俊哲小心翼翼的走過來說道,害怕許默拿著刀傷害自已。

許默把刀藏起來笑道:“要跟你說的事情自然不少,你那么怕我做什么?我又不會吃了你!你先把這些錢撿起來吧!”

許俊哲一愣,嘆道:“哥,這個怎么能撿起來,你再怎么樣,你也不能這樣對待爸媽!”

“要你揀你就揀,你怎么那么多廢話?”許默怒道。

許俊哲一聽,回頭看了一眼,見謝冰艷和許德明沒有反應,這才低頭想要撿起地上的錢。

但是他低頭的一瞬間,許默抬起了腳,一腳踹了過去。

“許默——”許雪慧吃驚。

許俊哲幾乎沒有防備,只聽到嘭地一聲,被一腳踹飛在地上,許默趁著眾人沒有反應過來,猛地又撲了過去,一巴掌扇在了他臉上。

“啪!”

“俊哲!”

其他人臉色全部大變,想要撲了過來。

許默當即把刀,鏗地一聲,劈在地面上。

“誰敢過來我就劈了他!”謝冰艷和許德明都沒有料到許默敢這么做,滿臉震驚。

其他人全部都不由自主的剎住了腳步。

許默見他們都不靠近,這才重新轉頭盯著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的許俊哲,一片死寂。

“許默,你放開他!”謝冰艷害怕許默拿刀傷害許俊哲,臉上冒出一絲恐慌。

許默看了她一眼,眼中冒出一絲冰冷。

他不理會謝冰艷等人的反應,而是繼續盯著許俊哲,滿眼殺機:“小畜生,你給我記住了,你心里想什么,我清楚的很!非常清楚!你別以為你攪混水,你就能混過去,沒門!你這個野種,永遠不會成功!”

許俊哲見他把刀提過來,臉色大變,差點嚇尿了:“哥,你,你說什么啊?”

“小畜生你裝的可真好!這世上,恐怕沒有比你裝的更加好的人了!不過野種就是野種,孤兒就是孤兒,你和我其實一樣,都是孤兒!”許默冷冷盯著他笑道:“你看看她們一個個,看似哭的很傷心,但是其實他們心里清楚,你就是一個野種!”

許俊哲臉色一變。

“她們或許不明白你在做什么,但是我明白的很!小畜生,這事情不會這樣就完的!賬,我會慢慢跟你算,會一筆一筆的跟你算清楚!你給我記住了,你不姓許,你也不是許家人!他們雖然把你當成家人,但是他們心中都很清楚,你只不過是一個野種罷了!”

“小雜種,我現在雖然無法砍死你,但是總有一天,會有人砍死你!”

許俊哲一聽,臉色煞白,滿臉恐懼。

他察覺到了許默心中的殺機。

這句話,并不是在開玩笑。

“你們都記住了!”許默轉頭看著謝冰艷和許德明等人:“都記住我這句話!我現在雖然無法砍死這個小雜種,這個小畜生,但是總有一天,他會死的!”

謝冰艷與許德明臉色劇變。

“你放開他!”許德明冷冷說道。

“我知道你護犢子,許德明先生!你放心,我現在不會砍他!這個小雜種小畜生雖然不是你們的親生兒子,但是在你們心中的地位,還是蠻高的!”許默看著許德明頓時笑了:

“不過,雜種就是雜種,畜生就是畜生,不是親生的,就是不是親生的!”

許默猛地揮出一拳,砸在了許俊哲的頭上。

許俊哲猛地慘叫了一聲,鼻血噴了出來。

“俊哲?”謝冰艷大驚。

許默見她想要撲過來,于是揮了揮手中的刀。

“你放開他!你對他做了什么?你才是……”謝冰艷一看,怒吼道。

她想要怒吼什么,但是瞬間,她噎住了,沒有喊出最后兩個字。

“我才是雜種?對嗎?”許默卻笑了。

謝冰艷臉色猛地劇變。

“你說的很對!我才是雜種或者畜生!因為我的父母本來就是!既然他們是了,我自然也是!”

許默把許俊哲松開,把砍刀提起來,冷冷的盯著眾人:“錢,我還給你們了!該說的,我也已經說了!從此,我再也不欠你們許家一分一毫!把這個雜種抬回去吧!畢竟是你們的命根子!”

“俊哲!”謝冰艷見許默松開許俊哲,急忙撲過來把許俊哲扶起來。

許俊哲鼻孔流血,臉色慘白,神情恐懼。

“醫生,醫生,打120!”謝冰艷急忙喊道,一臉恐懼。

“許默,你跟我們回家吧!”許婉婷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哭著對著許默道。

“貓哭耗子,許婉婷,我說多少遍你都不會聽,也聽不懂!得了,我走了!”許默看了她一眼,抽身后退,懶得繼續跟這些人拉扯。

“醫生,趕快喊醫生過來!”謝冰艷見許俊哲流血,已經手忙腳亂。

許婉婷想要阻止許默離開,但是微微伸手,卻不敢真的阻止,只能任由他離開。

現在她全身心如刀割,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只覺得整心都被人死死的攥緊一般,已經無法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