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35章 曾經被逼的給狗道歉……

許雪慧見她們大快朵頤,大口吃肉,眼眶不由一紅。

她以前也這樣。

毫不在意!

以前有好幾次,許默被謝冰艷罰,不能吃飯,只能站在旁邊看著眾人吃。

她們一邊談笑,一邊大吃大喝,甚至偶爾還會取笑許默幾句,絲毫不顧忌他就在旁邊。

有一次眾人吃完了,自已還曾經假惺惺的去問許默餓不餓,結果許默卻笑嘻嘻的說:“我不餓,二姐,只要媽不生氣了就好!”

“你真不餓嗎?一點都不餓嗎?”

“不餓不餓!”許默滿臉笑容的道。

那時候,許雪慧根本就不明白他笑容里面究竟蘊含著多悲傷,多么渴望,只覺得搞笑,然而此時看到這一幕,她一口卻吃不下去了。

林林總總的事情壓過來,讓許雪慧無法呼吸,這四年,她已經記不得自已還做過什么事情。

許雪慧看著正在大口吃東西的許盼娣,忽然想起了什么,微微一震,心中更加冰冷。

猶記得有一次,許盼娣在家里養了一條大狼狗,她帶著狗在客廳里面玩,家里人都在客廳聊天。

許默過來之后,那大狼狗似乎聞到了許默身上陌生的味道,于是便朝著許默撲了過去。

許默大吃了一驚,幾乎被嚇傻了,急忙拍了那大狼狗一下,結果許盼娣看到之后,當即大怒。

她那時候也在場,也在吃東西,家里人除了大姐和老六,大部分人都在,許盼娣怒了之后,便逼著許默給那條大狼狗道歉。

她們當時全部都是笑嘻嘻,一副看好戲的模樣,那條大狼狗很聰明,確實很討人喜歡。

許盼娣這么做,沒有人阻止,許默瑟瑟發抖,只好滿臉恐懼的跟那大狼狗道歉。

他們都在啊!

他們都在看著啊!

許默究竟是什么時候開始心死的?

現在回想起那時候的許默,滿臉笑容,一副討好的模樣,許雪慧就覺得全身的血液宛如凍僵一般。

這樣的事情,這四年,比比皆是,她,許曼妮,許盼娣,還有老五許疏影……

為什么啊?

許雪慧吃不下去,轉身就走。

“姐,你怎么走了?怎么不吃東西啊?”許曼妮一看,急忙喊道。

許雪慧不說話,很快就來到了外面,找到了管家李叔紅著眼道:“李叔,幫我找一下客廳的監控,我需要看許默以前的事情!”

李叔一聽,臉色一滯。

“二小姐,這……”

“我知道有監控!你整理出來給我看看!”許雪慧盯著李叔。

李叔沉默了一下,頓時嘆了口氣:“二小姐,默少爺的監控,其實確實有不少,我已經整理過了!大小姐前幾天也來拿過一次!”

“大姐拿過一次?”許雪慧吃驚。

李叔點了點頭:“大小姐拿的是默少爺半夜出來偷偷吃東西的視頻,這個比較多,很多時候,默少爺都沒有辦法吃飯,只能忍著饑餓,半夜下來偷偷吃一下!有一次,三小姐在冰箱里面放了一塊蛋糕,被他吃掉了,三小姐第二天發現之后,大怒,到處找人,到處罵!默少爺嚇了一跳,躲在房間里面都不敢出來,瑟瑟發抖!”

李叔嘆道:“前幾天大小姐要走了這部分視頻。”

“他不敢出門?”許雪慧吃驚。

李叔嘆道:“大小姐看到他蜷縮在墻角那里,偷偷的看下面,偷偷的看三小姐發火!三小姐當時非常生氣,到處罵究竟是誰吃了她的蛋糕?默少爺知道下去肯定會被罰,所以就不敢下去!”

“一塊蛋糕?就一塊蛋糕?他怕什么?”許雪慧盯著李叔。

“誰知道呢!”李叔嘆道,說著,在電腦上找了一下,取出一個硬盤下載下來,遞給她。

“這是我前幾天整理好的,大部分都是默少爺的視頻,大小姐那邊也有一個備份!”

許雪慧嬌軀顫抖,顫顫巍巍的把硬盤拿了過去。

“就……一塊蛋糕?”許雪慧盯著手中的硬盤,喃喃自語。

“他,那么害怕嗎?”

李叔嘆道:“默少爺……其實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只不過你們沒有發現!默少爺以前很清楚,他還不屬于這個家!”

許雪慧不說話了,紅著眼睛,轉身就走。

她不知道大姐看到了什么,讓大姐轉變的那么厲害,這硬盤上的東西,讓她有點難以承受。

是的,許默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只不過她們沒有發現罷了。

她們覺得搞笑,即便是被逼著給狗道歉!

……

許雪慧回到客廳中,看到許曼妮和許盼娣等人依舊在吃龍蝦,大口大口的吃肉,吃的滿嘴流油,只覺得更加心寒不已。

許雪慧沒有聽她們招呼,迅速回房,把硬盤插入電腦,打開上面的視頻。

她很快就找到許盼娣那一次養的大狼狗,確實很大,是從別人家領養的,許默走出來之后,那大狼狗撲了過去,差點把他給咬了。

許默吃了一驚,便拍了那大狼狗一下,結果許盼娣一看,雷霆震怒,立即就大罵了起來。

許默一看,瞬間滿臉恐懼,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神情中都充滿了恐慌。

看著許盼娣大怒,他甚至冷汗都逼了出來,最后顫顫巍巍的給那條大狼狗道歉。

許盼娣還不解氣,讓他在旁邊罰站一個小時,才讓他離開。

她也在!

許曼妮也在!

謝冰艷也在!

但是,卻沒有人說一句話。她們只覺得好玩,甚至幸災樂禍。

那天許默都不敢下來吃飯,只敢在三更半夜下來,偷偷去冰箱拿剩飯剩菜吃。

他確實小心翼翼的,細心謹慎,膽小怕事,生怕沒有人喜歡他。

他曾經那么那么的渴望得到這一切,但是她們這些姐姐又清楚的告訴他,他不屬于這一切。

許雪慧紅著眼睛看完,只覺得心中壓著一塊大石,難受無比,那種冰冷刺骨的寒意已經蔓延全身。

他曾經最驕傲的姐姐啊!

他曾經那么引以為豪!

但是到頭來,卻只不過是一笑柄。

如果不是許婉婷把東西發給她,或許她至今為止都不曾清醒,她們這些人其實都罪該萬死。

“姐,我跟李叔拿了視頻,許默在咱家的!”許雪慧給許婉婷發了一條信息。

“嗯!”許婉婷回了一條,沒有說別的。

“姐,其實曼妮最討厭許默,曼妮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還有老四……”

許婉婷沉默了一下,才回復了一句:“你是姐姐!”

許雪慧嬌軀一震!

她很清楚許婉婷說這句話的意思,她是姐姐,她怪不得別人,一切都是因為她自已。

“我們都是爛心腸死的!”許婉婷又發了一條信息過來。

“他們在吃東西吧?在客廳慶祝吧?”

許雪慧眼睛通紅:“現在都在!”

“俊哲……尷尬嗎?”許婉婷開口。

許雪慧臉色一滯。

其實,昨天許默撕開了他們的遮羞布之后,許俊哲回到家非常尷尬,似乎也有點手足無措。

謝冰艷全程黑著臉,不說話,心中惱火,其他人也沒有興致,匆匆忙忙的吃了點東西就回房睡覺。

其實他們都清楚,只不過沒人愿意提,也沒有人敢提,謝冰艷與許德明萬千寵愛都在養子身上,誰敢提不是親生的?

許默狠狠地把這遮羞布撕開之后,全家人都覺得有點無所適從。

“俊哲,想做什么?以前為什么聯合你和曼妮,栽贓許默?為什么又聯合我?我以前也很寵他啊!”許婉婷繼續道。

許雪慧不敢回答這個問題,忽然哭著開口:“嗚嗚,姐,你還記得嗎?那一次,許默被逼的給狗道歉……”

“我知道!”

“我在那!我當時就在場!我就坐在沙發上看著!姐,我當時就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啊!我沒有任何動作啊!嗚嗚,姐,我什么時候變成這個樣子的?我什么時候這么冷血?我剛剛看了一遍視頻,我真的什么都沒有做,一絲一毫都沒有!”

許雪慧忍不住哭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