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37章 “他為什么會有重金屬超標?”

想起剛剛,家里人還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許默曾經只能在一邊看著,她心中就非常不是滋味。

許家即便是再窮,也淪落不到這種地步,他們許家什么時候缺過錢了?

但是這幾年,似乎從來沒有人在意過。

許婉婷還可以給自已找工作忙,沒有時間思考的借口,但是她知道,借口也只不過是借口而已。

她跟許雪慧一樣,都沒有辦法找借口。

現在拿著這份檢查報告,查看上面的數據,許婉婷只想告訴他,他還有一個姐姐。

至少還有那么一個!

即便是這個姐姐也不怎么靠譜,已經無法充當他的偶像和崇拜對象,但是他依舊可以依靠她。

只不過,許默估計是怕了,一次次的期待,一次次落空,一次次的祈求,一次次被侮辱,被踐踏,他已經沒有辦法回頭。

許婉婷眼淚滴落在紙上,她用手抹了抹,給許雪慧發一條信息:“雪慧,去找一下疏影,我有事要跟疏影聊!”

“疏影?”許雪慧似乎還躲在房間里面。

“疏影是醫生,我要她看一下許默的檢測報告!家里的事情,我暫時不想管!”許婉婷開口。

“行,那我通知一下疏影!”許雪慧回答。

老五許疏影,其實學歷比她們幾個都要高得多,從小就是天才高材生,年紀輕輕,已經是一流醫院的主治醫生。

只不過許疏影工作非常忙,很少有時間回家,有時候回到家,半夜趕手術,還需要趕出去加班。

許疏影,也曾經是許默最驕傲的對象,最引以為豪的姐姐,有很多次,病人在許疏影手中都能起死回生。

家里有很多關于許疏影的事跡,其實相對比她和許雪慧,許默更加崇拜許疏影。

一般許疏影回家,都穿著白衣大褂,對于許默來說,就宛如生活在云端的人物一般,當聽說許疏影能讓人起死回生之后,那種崇拜,無以復加。

只不過許疏影很忙,非常忙,忙的幾乎沒有時間去管他。

當然,忙,或許也僅僅只是借口而已。

“大姐,你找我?”許疏影很快就給她打來了電話。

“老五你今天都沒有回家?”許婉婷問道。

“今天趕一個手術,沒有時間回去!怎么啦?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嗎?”

“許默的事情!”許婉婷開口:“我這里有許默的檢查報告,你有空幫我分析一下!他身上有非常嚴重的問題!”

許疏影沉默了一下,道:“姐,許默身上的問題確實很大,他實在是……”

“實在是什么?”許婉婷開口。

“不過我沒有想到他能考到高考狀元!這大大出乎我的預料之外!”

“因為高考狀元,爸給俊哲買了保時捷911,你覺得還會送給俊哲嗎?你覺得爸會給許默買什么?”

“這個……”許疏影呆住了。

“我覺得什么都不會買!”許婉婷道:“他們真的不會買!即便是現在許默已經非常優秀,已經當上了高考狀元,但是依舊不會有!疏影,以前我們還可以說許默身上毛病多,不夠優秀,所以不會買,但是現在,他們似乎拿不出這條借口了!”

許疏影詫異:“姐,你怎么好像……變得特別在意許默了?”

許婉婷聽著這話,心中瞬間一涼。

“疏影,我以前很不在意他?”

“誰在意他啊!”許疏影撇撇嘴:“不過你說的也對,如果爸媽什么都不買,那確實有些過分!畢竟是貨真價實的狀元!而現在這個樣子……”

“不會買了!”許婉婷吸了吸鼻子:“他們……不會!”

許疏影聽出了許婉婷情緒有些不對勁,不由詫異。

“姐,我覺得這些,都是許默自找的!他自已要離開家,自已要獨立門戶,也怪不得家里。”

“疏影,你知道嗎?許默在咱們家的時候,家里就給他僅僅五百塊一個月的生活費!他有時候在家,不能吃飯,被罰站,被關禁閉,不允許出門,只能偷偷三更半夜下樓吃!”

許婉婷開口:“又一次吃了曼妮的蛋糕,曼妮還雷霆震怒,我這里有一份檢測報告,你可以拿去看!我們家明明那么有錢,但是似乎,我們沒有給過他一分東西!”

許疏影怔住了。

“昨天在二十七中后門,他拿了三十萬還給爸媽!這三十萬,其中十萬是這四年的生活費,另外二十萬,作為爸媽生他的補償!從此,一刀兩段!”許婉婷開口。

“疏影,我們許家沒有給他任何東西!任何東西都沒有啊!”

“就連吃飯的錢都沒有!”

許疏影沉默了下來。

“你過來一趟吧!我等你!”許婉婷開口。

許疏影想了想,說道:“姐,是許默太差了!”

“他不差!他現在是高考狀元!是夏海市狀元!”許婉婷喊道,眼淚已經逼了出來:“你什么時候才能改變這觀念?我說了,許默是狀元,他一直都很優秀,他在二十七中,是最優秀的那批學生!”

“他不比任何人差!不比你差,不比我差!”

“許疏影,我告訴你,俊哲不是狀元!”

許疏影對于許婉婷這么激動,頓時吃驚,

“我們家對他一直不抱任何希望!我們幾姐妹,全部都去輔導俊哲去了!你,老三,老四,還有雪慧!我們盡了全家之力!但是呢?結果呢?補品吃了一大堆,許默吃了什么?他能獲得誰的輔導?”

許婉婷繼續開口:“我已經多次去二十七中打聽了,他一直都很努力,只不過沒人在意,沒人關心!我們一直都以為他很差,覺得二十七中扶不上墻!我們以前從來沒有去打聽過,只是想當然的認為!疏影,你學過政治啊!”

許疏影沉默了一下,沒有繼續說話。

“你過來吧!我等你!”許婉婷開口。

“好!那我過去!不過……”許疏影想了想,嘆道:“姐,你不是覺得許默很討厭嗎?他以前來我醫院里面……”

說起這個,許婉婷眼淚逼了出來。

“你先過來吧!”她不想談這個。

許疏影見她語氣不對勁,也不敢多說了,急忙應了一聲:“好!”

……

許婉婷知道一時半會,改變不了許疏影的觀念,許婉婷只覺得罪孽深重,現在也不想過多的解釋這些問題。

她是所有姐姐之中,最壞的那個姐姐,如果不是她,許默也不至于淪落到這種地步。

許婉婷在辦公室中等了一會兒,許疏影才穿著白衣大褂匆匆忙忙的趕過來。

她估計待會兒還要回去上班!

“姐,你和二姐,怎么了?剛剛二姐罵了我一頓!”許疏影進來說道。

許婉婷不愿意多說:“這份報告你看看!上面有許默的問題,他有嚴重的營養不良!上一次,他就在菜市場暈倒了!”

許疏影拿過報告看了一眼,微微驚訝:“嚴重貧血?偏瘦,部分造血功能缺失?”

許婉婷點了點頭。

“還有……”

許疏影急忙仔細看了一遍,忽然看到了什么,怔了怔,拿到了窗戶邊仔細查看。

“這個是……驗血,重金屬……”

許疏影怔了下:“超標?鈀?”

許婉婷也怔住了:“你說什么?”

“僅僅只是輕微的!不算嚴重,不過他這驗血單有些不對勁,上面有重金屬!”許疏影道,抬頭看著許婉婷:“姐,這個調養應該就沒有多大事情了!許默僅僅只是營養不良,后面多補血,多調養,問題就不大!這個重金屬也不嚴重,只要調養好,后面就會慢慢稀釋!”

許婉婷皺起眉頭:“給我看看!”

她伸手把驗血單拿了過去。

“他為什么會有重金屬超標?”

“誰知道呢?估計是亂吃東西不健康!你不是說他偷偷吃東西嗎?或許他在外面吃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許疏影有些幸災樂禍的模樣。

“那也不應該是鈀!鈀是稀有重金屬!”許婉婷盯著許疏影。

“這個……”許疏影怔了下,說道:“也不算稀有,我們實驗室就有不少!而且鈀的運用很廣泛,很多電子元件都有!他估計是亂吃東西吃進去的!”

許婉婷看了看:“他在家沒東西吃,餓了只能吃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