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48章 你為什么想要毒死他?

獲得投資,整個會場似乎一下子就熱鬧了起來,一些人對著許默恭喜。

許默自然也還回去,彬彬有禮,口中不斷地道:“感謝周先生的信任,感謝大家的信任!互聯網共享經濟才剛剛開始,我們公司有信心把這個行業做大,期待以后能跟諸位合作!”

見他如此,眾人不由贊許不已。

許疏影回到二樓看著下面的人敬酒,討論!

許默的演講已經過去,但是似乎對于互聯網共享經濟這個詞,熱度并沒有衰減,反而隨著眾人的討論,一些人愈發覺得可能。

就連她們二樓的小姐妹也有些驚嘆。

能在這里的,大部分都是高學歷的名媛,一些也極有學識,并不是花瓶,對于互聯網共享經濟,她們也有自已的見解。

“不得不說,這真的是一種新型的經濟模式!打開了我們的思維!”

“這種經濟模式的理念很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這么大的投資,肯定能引起一陣風潮,到時候風靡全國,改變全國都有可能!不得不說,這高中生厲害!”

“據說他是一個天才,是狀元,有獨特的眼光,倒也正常!”

“我覺得周世明投資他,更多的是看中他的魄力與格局,獨特的眼光倒是其次!”

“不錯!我也覺得!”

幾個姐妹議論紛紛。

“魄力和格局?許默身上有這種東西?”

許疏影心中不相信。

在她的印象中,許默在許家一直膽小懦弱,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哪里有什么魄力和格局?

家里人之所以不喜歡他,就是因為他過于懦弱自卑,身上壞毛病很多。

怎么轉眼之間到了幾個姐妹眼中,就成了格局和魄力?

許疏影記得姜娉婷也說過這兩個詞,她當時心中還極為不以為意!

沒有下去見許默,許疏影覺得需要理一理自已看到的東西,徹底了解共享單車究竟是什么玩意?

這么多人都說好,那些投資人都愿意投錢,她心中不敢相信這種項目都能成功。

晚宴很快就結束,許疏影告別了眾人先回家。

一晚上的時間過去,第二天,她打算先上班,然后到街道上了解了解,順便找許默問問究竟是怎么回事?

然而她剛剛坐好,宋姨便拿了一份報紙過來查看,在其中一個經濟報紙上出現了一條極為顯眼的標題。

“1.5億融資,互聯網共享經濟興起!”

“夏海市徐江區,出現大量共享單車供市民使用!”

“極致的便利,解決交通擁擠!二十七中幾個高中畢業生獲得1.5億巨額投資!”

許疏影愣了一下:“宋姨,這個報紙……”

宋姨看了一眼,笑道:“就是那狀元做的項目,已經上報紙了,網絡上肯定也有不少,這下子,他似乎出名了!”

許疏影頓時呼吸急促,立即打開電腦搜索了一下本地新聞網。

果然,一條條關于許默融資的消息冒了出來。

一個共享互聯網經濟的概念,也隨之出現在網絡上,上面還有不少評論員和投資人的評價,對這種經濟模式贊不絕口。

“大膽,敢想敢做敢闖!第一個吃螃蟹,奉獻,能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共享可以拉近人與人的距離!”

“一種新型經濟模式正在誕生,它的創始人,是夏海市高考狀元!”

許疏影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屏住了呼吸,難以置信。

“這孩子,果然厲害啊!我之前就說他肯定是人中龍鳳!”旁邊的宋姨開口笑道。

許疏影不說話了,皺著眉頭,滿臉凝重。

她伸手翻了幾頁,想要繼續弄明白一些事情,忽然,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疏影,你在哪里?”

手機中傳來大姐的聲音。

許疏影一愣,急忙道:“我在上班啊!姐,你來找我?”

“我有事情找你聊,你過來我這邊一趟!”許婉婷開口。

許疏影詫異:“姐,有事情不能在電話里面說嗎?”

“不能!你過來一趟吧!請假過來!”許婉婷似乎有些著急。

“好!那我過去一趟!”許疏影也不知道大姐找自已做什么,正巧,她也有事情要找許婉婷說一說。

也不知道許婉婷知不知道許默融資的事情,這件事若是傳到家里,肯定是一件大事。

這幾天謝冰艷和許德明等人已經出國旅游,要好幾天才會回來,若是他們回來,估計許默都變了樣了。

許疏影需要去跟許婉婷商討一下應該怎么處理!

無論如何,許默融資1.5億的事情,都不容小視,這個叫做共享單車的項目,似乎正在瘋狂發展之中,也不知道最終會發展成什么樣子?

許疏影很快請假,來到了許婉婷的辦公室中。

許婉婷眼眶有些紅腫,似乎昨天晚上哭過,讓許疏影詫異。

“你來了?”許婉婷見她過來,跟她打了一聲招呼,然后讓秘書出去,自已過去把門關好。

“姐,你找我做什么?”許疏影看著許婉婷,神情詫異。

“我跟你確定一件事情!”許婉婷深吸了一口氣,似乎覺得鼻子有點酸,拿起旁邊的紙巾擦了擦。

許疏影一愣:‘姐,你怎么哭了?誰惹你了?’

“沒事!”許婉婷擦了擦之后,然后坐在她對面的椅子上,直勾勾的盯著她:“疏影,現在我問你一句話,你老實給我回答!”

許疏影見許婉婷滿臉嚴肅,不由吃驚:“好啊!姐你想要問什么?我知道肯定回答!”

她不由也認真了起來,猶豫要不要跟許婉婷先說許默融資的事情?

這么大的事,大姐有必要知道!

“我問你,疏影,你為什么要給許默下毒?你為什么……想要毒死他?”許婉婷開口,語氣中帶著冷漠。

許疏影一愣,猛地大吃一驚:“姐,你說什么呢?我怎么會給許默下毒?”

“你給我分析過,許默血液中重金屬超標,是鈀中毒!而鈀,一般只有你們實驗室里面有!你還送給了曼妮一小瓶!”許婉婷盯著許疏影:“許默血液中的鈀,是來自你的實驗室!”

許疏影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站了起來:“這不是他自已吃下去的嗎?我怎么給他下毒?”

“疏影!我知道你不喜歡他,我知道你跟俊哲的關系比較親近,但是,這不是你想要毒死許默的理由!他究竟哪里對不起你,讓你想要下毒毒死他?即便是再怎么樣,他也是我們的親生弟弟啊!”

許婉婷忽然哭了起來,死死的盯著許疏影,眼中冒出一絲決然:“疏影,你老老實實的跟我說清楚,你為什么要給他下毒?”

許疏影徹底呆住了,心中大吃一驚,渾身顫抖:“姐,你……你,你怎么能這么說?我不可能給他下毒啊!我之前不是分析,他是自已吃下去的!”

“你會自已吃下去嗎?那是鈀!”許婉婷怒道:“你覺得許默腦子壞掉了嗎?不知道那東西不能吃?”

“這……”

“那鈀是從你的實驗室中獲得的!我查過,即便是一些電子產品中有,但是卻不足以讓人中毒!許默的癥狀,明顯是輕微中毒的癥狀,你想要把她置于死地!”許婉婷繼續開口。

許疏影瞪大眼睛,已經魂飛魄散,臉色煞白。

“姐,這,這是許默跟你說的?”

“許默沒有跟任何人說他中毒的事情!他也沒有跟任何人說他在家里被人下毒的事情!是你看出來的!”許婉婷盯著她:“你一眼就看許默血液含量重金屬超標,你說你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啊姐,我怎么可能給他下毒?我不可能給他下毒啊,即便是他以前經常去我的醫院,但是那也沒有什么,我沒有理由給他下毒!”

“你沒有理由嗎?要不要我找出你做過的事情?”許婉婷怒道,取出一張紙甩在許疏影面前,在紙上寫著許許多多的東西。

“你好好看看上面你做過了什么事情?你沒有理由給許默下毒?現在,我看你的嫌疑最大!”

許疏影詫異的拿起文件看了一眼,唰地一下,臉色煞白。

“某年某月某日,醫院一個同事的手機丟了,正巧許默曾經去許疏影的醫院送粥,許疏影懷疑是許默偷走了,回家稟告謝冰艷。

謝冰艷大怒,狠狠地教訓了許默一頓,罰他不能吃飯,賠同事手機。

許默害怕被繼續懲罰,不敢不承認,于是偷偷做兼職七天和借了一些錢,總算湊夠了手機的錢,還給許疏影!”

“后面,許疏影同事的手機在辦公室柜子里面找到,并非許默偷拿!”

“許疏影,并未給許默道歉!”

“某年某月某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