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56章 給她們送棺材要不要啊?

許默臉色黑如墨炭,不知道她們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上門做什么?現在許默心中對她們沒有半點好感。

許婉婷、許疏影,都不是什么白蓮花,上輩子許默死在她們手中,絕對不是意外。

想了想,許默轉頭對唐磊道:“唐磊,你們先出去吧!待會兒我喊你們!”

唐磊看了看,點頭道:“好!”

說著,就往外走。

“對了,幫我把保安喊過來,閑雜人等,沒有必要留在辦公室里面!”許默繼續開口。

唐磊一聽,點頭道:“行,我去喊保安!”

一伙人急忙起身,拿著文件朝著外面走去。

許婉婷見許默要喊保安,眼眶不由一紅。

辦公室還比較簡陋,沒有做過多的裝修,在辦公室墻壁上貼著綠色共享幾個大字,旁邊還擺放著一輛黃色的單車。

在另外一側,擺放著兩個單車車輪,他們剛剛應該在討論優化單車的配置。

跟前幾天看到的不同,許默穿著西裝和襯衣,西裝革履,因為有了這一身的打扮,整個人都充滿英氣。

他再也不是那個只會穿著校服,整天都邋里邋遢的高中生,他再也不是那個整天只會像跟屁蟲一樣,跟在她們幾個姐姐屁股后面轉的小弟。

現在許默給她們的感覺,非常陌生。

外面似乎已經有人要把保安喊過來,許婉婷也不敢猶豫,急忙道:“許默,媽住院了你知道嗎?她住進了ICU,就在附一醫院!”

此話一出,許默黑著的臉明顯停滯了一下,盯著她們,沒有說話,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

“他們剛剛從國外回來,感染了病毒,現在正在附一醫院救治!許默,你去看看媽吧?”許婉婷急忙繼續開口。

此話一出,許默頓時笑了。

許婉婷臉色一滯。

“她沒死啊!”

帶著嘲諷!

許婉婷立即瞪大眼睛。

“你們是過來通知我放鞭炮的嗎?還是讓我去附一醫院放?”許默一臉開心的模樣:“如果真的有這么回事,那么我真的要買一串鞭炮放一放,今天真的是大喜日子!”

許婉婷與許疏影見他笑了起來,瞬間如墜冰窟,渾身冰冷。

“許,許默,你說什么呢?那可是媽啊!”許婉婷難以置信。

“那是你媽,不是我媽,我媽早已經死了,我全家人都死了!”許默淡淡道:“我不明白你們來這里做什么?不過你們帶來的消息很不錯,很值得慶祝!”

許疏影聽著心中覺得難受,急忙道:“許默,再怎么樣你也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媽現在還在ICU搶救!她是病毒性感染,現在還沒有渡過危險期,你怎么能說出這樣的話?”

“那我應該怎么說?許疏影,我應該怎么說這些話?”許默忽然笑著看著她:“我過去求著你們好不好?我的好五姐,我求你用你的醫術給她好好治一治行不行?”

“你……”許疏影被他噎住了。

“你的醫術不是挺高的嗎?當年,孤兒院很多孩子都被你和你們治好了!我當時還羨慕的很!”許默笑著開口,但是忽然,他臉色一變,神情冰冷。

“但是不是了,許疏影,不再是了,我再也不是當年那個傻乎乎的小男孩,你休想用你狗屁的親情來綁架我!我告訴你,我現在不認這些,我現在已經六親不認!

我真的應該買幾串鞭炮跑到附一醫院去放!終于進入了ICU搶救,當真是讓人開心!這是我今天收到最好的消息!”

許婉婷眼淚已經逼了出來:“許默,嗚嗚,姐姐對不起你,姐姐跟你道歉,都是因為我……”

許默看都不看她一眼,忽然又笑道:“去了國外回來感染病毒?跟那個養子去的吧?什么時候去的?玩的開不開心,快不快樂?這么多天,應該是挺快樂的!我知道你們在想什么,但是你們的報應才剛剛開始而已!”

“許默,雖然我也對不起你,但是咱們媽還在搶救,即便是再怎么樣,你也不能不去看啊,你說這樣的話,也太讓人心寒了!”許疏影忍不住道。

許默笑了:“是嗎?我這樣說話,很讓人心寒嗎?你們當年說話,不讓我心寒?別傻了,許疏影,你是什么狗屁玩意我還不了解嗎?現在讓我去看她?可以啊,我給她送一副棺材去!”

許疏影吃驚,瞪大眼睛。

“給她們送棺材要不要啊?要的話,我可以去看看!”許默盯著她,又變成惡狠狠的模樣:“我告訴你許疏影,你們是死是活,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我再也不想跟你們有任何一丁點關系!即便是你們許家人全部死光了,我都不會看一眼!還有許疏影,我跟你還有好多筆賬沒有算清楚,后續,我會慢慢跟你算清楚,你別以為你能賴掉這些賬!”

許疏影臉色一變,微微張了張嘴巴。

“許總,你喊我?”這個時候,有兩個保安走過來。

“把她們兩人給我轟出去,以后,再也不讓她們進入辦公室!”許默對著保安道。

又轉頭看著許婉婷和許疏影:“我們再也不是親人了,下一次見面,我們可能就是仇人!”

說完,許默轉身,看著窗外。

“許默,姐姐對不起你……”許婉婷哭了起來。

兩個保安看到如此,頓時詫異,不過他們也不敢不聽許默的命令,對著兩人說道:“兩位小姐,走吧!不要讓我們攆你們走!”

許婉婷淚眼朦朧,也沒有辦法,只能轉身出去。

許疏影明顯沒有想到許默變得這么可怕,臉色慘白,張了張嘴巴,似乎想要說什么,但是最終卻什么都沒有說。

兩人很快就被保安攆著,跑出了銘鼎大廈。

當走出大廈門口,許婉婷忽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許疏影見她如此,眼眶頓時一紅。

“我們對不起他!我們對不起他!”許婉婷哭著開口。

許疏影心中也不好受,嘆道:“婷姐,你先起來吧!”

“如果不是我們,他也不會變成這個模樣!疏影,都是因為我們!”許婉婷根本止不住眼淚,嗚嗚的哭起來:“現在他就連媽都不愿意去看了!他可能的再也不會回咱們家了!”

許疏影無奈道:“咱們先回去照顧爸媽吧!現在照顧爸媽要緊,許默……他愿意過去看看那就過去看看!如果他不愿意……我們也勉強不了!”

“你沒有聽他說嗎?這事情還沒完!他真的很恨很恨我們,恨不得我們早點死!”許婉婷哭著開口:“疏影,我們都對不起他!”

許疏影想起以前許默跟她分享自已的快樂,跟她分享他自已獲得第一名場景。

再回想起她們姐妹群里面的嘲笑和揶揄,心中也冒出濃濃的懊惱和愧疚。

她記得有一次,她還截圖過許默發的這些信息發送到聊天群里面嘲笑,那時候,她也很開心。

她應該是一個冷血的人,非常非常冷血,而許默現在變得更加冷血,一副絕對會讓她好過的模樣,許疏影心中不由冒出一絲慌張。

……

兩人也沒有辦法,只能灰溜溜的返回醫院。

在銘鼎大廈門口的時候,許婉婷還蹲在門口哭了好一陣子,當她回到附一醫院的的時候,眼眶都紅紅的。

許雪慧見她們回來,心中一驚,急忙問道:“許默還沒有過來?”

許婉婷沒有回答,吸了吸鼻子。

而許疏影搖了搖頭,也不愿意多說去見許默的事情。

許雪慧見此,眼眶不由也紅了。

她能預料到兩人去見許默的場景,絕對不尋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