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58章 養不熟的白眼狼

許默忙碌了起來,開始繼續擴張。

而在附一醫院,緊張的救治已經過去,謝冰艷在ICU治療并沒有大礙,下午的時候,開始退出ICU,轉入普通治療。

許德明、許俊哲和許曼妮等人也開始漸漸退燒,恢復神志,許婉婷負責照顧他們。

她暫時還沒有跟他們說許默的事情,要等他們病好再說,許婉婷害怕干擾他們療養。

一天一夜的時間很快就過去,許德明和許俊哲等人已經開始恢復,都已經可以自由行動,唯獨謝冰艷還燒的比較嚴重,時而清醒,時而沉睡。

許婉婷又等了一天,謝冰艷才好了許多,退燒到普通狀態。

她讓趙媽熬了一些粥送過來,拿給眾人吃。

“媽好點了嗎?”正在給謝冰艷喂東西,許俊哲的聲音忽然響起來。

許婉婷回頭看了一眼:“好多了!”

“姐,你先去忙吧!你都累了幾天了,讓我來照顧媽吧!”許俊哲討好似得走過來笑道。

他已經徹底恢復了,剛才還在病房里面鍛煉身體,彰顯自已的肌肉和強壯。

“還是我來吧!你還沒有完全好,需要繼續休息一天!”許婉婷搖頭。

“我已經沒事了!這一次去巴黎真奇怪,竟然冒出這么嚴重的感冒!”許俊哲走過來,把許婉婷手中的碗接過去笑道:“姐你到旁邊休息一會兒,我看你都已經累了!”

許婉婷見他如此主動,猶豫了一下,看著謝冰艷。

謝冰艷看到養子如此,頓時深感欣慰:“婉婷你確實累了,讓俊哲來吧!我已經快好了!”

許婉婷一看,也不好說什么,把位置讓給許俊哲。

“俊哲,你要去京城上學了,估計幾天就要開學,這幾天你需要好好準備準備!”坐在另外一邊的許德明開口。

“爸我知道了,等明天回家,我就馬上準備!”許俊哲笑道。

“對于清北大學,期待不?”許德明看著養子。

“當然期待!我都向往很久了,大姐二姐她們都在里面上學,我從小到大都想要進去看看!”許俊哲笑道。

許德明也一笑:“期待就好!進入了學校,就先好好學習!”

“多謝爸!我一定!”許俊哲笑道,然后端著粥,喂給謝冰艷吃。

“媽你小心一點,還比較燙!”

“好好!”謝冰艷點頭笑道:“我們家俊哲就是孝順,去了學校,一定會好好學習,一定會學好!你要記住,如果你在學校遇到什么問題,一定要打電話回來告訴媽知道嗎?”

“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告訴!”許俊哲應道。

“好好!”謝冰艷不由非常滿意,對養子的愛深入骨髓。

許婉婷看著他們母慈子孝,原本想要說點許默的事情,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卻不知道應該如何說出口。

只怕說出來之后,會嚴重影響謝冰艷和許德明的心情。

她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姐,許默的事情……”在外面,許雪慧看著她,一臉猶豫。

“等明天再看看吧!他們還沒有病好!”許婉婷道。

“哦!”許雪慧無奈,只能點頭。

兩人都沒有提,又過了大半天,許俊哲似乎還沒有完全好康復,回到自已的病房中睡覺。

許德明似乎想起了什么,把許婉婷喊過來。

“老大,你進來一趟!”

許婉婷正在外面休息,聽到他喊,急忙進來。

“爸,你喊我?”

許德明點了點頭:“幫我泡一杯茶,我這水杯沒水了!”

“哦!”許婉婷急忙給他泡茶。

“婉婷,許默呢?”許德明見她忙碌,忽然開口問道。

許婉婷一怔,轉頭看了他一眼,神情冒出一絲慌張。

“現在許默在哪里?”許德明繼續問道。

似乎聽到這句話,原本躺在床上的謝冰艷也睜開了眼睛,他們似乎才想起來還有一個孩子。

許婉婷神色慌張,想了想,道:“爸,你和媽的身體還沒有好!”

“你是問你許默在哪里?這個逆子這段時間都在做什么?他知道你媽進入ICU搶救了嗎?”許德明惱怒道。

許婉婷一聽,頓時不知道應該怎么解釋,急忙轉頭看著謝冰艷。

謝冰艷的神情也變得冰冷:“老大,你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許婉婷聞言嘆了口氣:“他已經知道媽進入ICU搶救了,不過他沒有來,我們已經去通知他了!”

“沒有來?”許德明盯著她。

許婉婷點了點頭:“他不愿意過來!”

此話一出,不僅僅是許德明,謝冰艷的神情瞬間宛如黑炭,冰冷無比。

“好好好!這個逆子,果然是一個逆子,我就知道他肯定會無情無義不孝順!就連他媽進入ICU搶救都不過來看一看,我們還有什么能期待上他?”許德明震怒。

謝冰艷也非常生氣,道:“我也猜他肯定不會過來!許德明,你這個兒子已經廢了,養不熟的白眼狼!”

她顯然還沒有從上一次許默對著他們拔刀的事情中恢復過來,心中還充滿了怨氣。

許婉婷聞言,只覺得心中難受無比。

想了想,她說道:“或許是他最近很忙,沒有過來!”

“他報考學校的事情,問過你們沒有?”許德明盯著她。

“沒!”許婉婷搖搖頭。

“他也沒有問過我們!他估計是覺得自已翅膀硬了,可以單飛了,報讀任何學校都已經不需要我們的意見!就連我們去巴黎玩,他就連一句問候的話都沒有發過來!”許德明似乎想起了這件事,氣的牙癢癢。

“現在更加不用說了,發生這么大的事情,這逆子問都不問一句,實在是氣死我!”

許婉婷不知道該說什么,沉默了一下。

“比起俊哲,他當真是差遠了,至少俊哲還知道噓寒問暖!老大,許默最近究竟在做什么?”許德明看起來是真的生氣了。

許婉婷猶豫了一下,嘆道:“許默……正在忙著去上學的事情,他還……”

“還什么?”謝冰艷眼眸冰冷的看著她,心中已經對許默徹底失望。

“他還開了一家公司,最近都在忙著經營公司,他的公司發展的挺快的!”許婉婷開口。

“他開了一家公司?”謝冰艷吃驚,這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他哪里有錢開公司?開什么公司?”

許婉婷道:“一種叫做共享單車的公司,至于他哪里來的錢,我就不知道了!許默最近都在忙著這件事情,昨天我和五妹過去找他,他拒絕過來附一醫院!”

“好好好,翅膀硬了,真的翅膀硬了!”謝冰艷已經氣的牙癢癢的,冷笑了一聲:“就連自已的父母生病,都不過來過問一下,當真是養不熟的白眼狼!我就知道他肯定養不熟!”

“他報讀的是哪個學校?”謝冰艷盯著他,氣的渾身發抖。

“我,我也不知道,他沒有跟我說!”許婉婷也忽然想起這件事情,許默壓根沒有跟她講過。

“生病了都不來,我們還能期待他什么?這個逆子,簡直就是無法無天!”許德明還在生氣。

謝冰艷看了他一眼道:“許德明,是不是你偷偷給錢給他,讓他開公司?”

“我?我怎么會給錢給他?”許德明怒道。

“你沒有給錢,他怎么會有錢開公司?他錢從哪里來的?”謝冰艷壓根不相信:“都是你寵著他,才會讓他這樣無法無天!我早就跟你說過了,許默性格不行,需要強制掰回來,若是掰不回來,他遲早廢掉!他永遠進不了上流社會!我看肯定是你偷偷給錢!”

許德明怒道:“我還覺得是你給錢呢!我給錢給他做什么?這個逆子,實在是氣死我了!”

“沒有給錢,他怎么會有錢?他的錢從哪里變出來的?”謝冰艷不相信,看著許婉婷。

許婉婷也急忙道:“我也沒有給過他錢,或許,許默有自已的辦法,況且他公司已經融資成功了!”

“什么?融資成功了?”許德明和謝冰艷吃驚。

“嗯!融了1.5個億,現在他的公司估值已經達到15億左右!”許婉婷開口。

轟!

許德明和謝冰艷不由大驚,猛地瞪大眼睛,難以置信。

“15億?”謝冰艷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