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60章 許默要被收養?

“我知道錢來之不易,但是最起碼……就連最起碼的東西,都不應該沒有啊!”許婉婷哭著道。

“老大你別為他說廢話了,我知道你想說什么!現在,你就是站在他那邊了對吧?”謝冰艷大怒。

許婉婷不說話了,吸了吸鼻子。

“他的單車在哪里?我出去給他全砸了!我就不信失去我們許家,他能蹦出花來!”謝冰艷怒火沖天。

許婉婷拼命的抹了抹臉上的淚水,已經不愿意跟謝冰艷多說。

謝冰艷一向固執,許婉婷覺得以前還可以容忍,但是沒有想到她竟然這么不可理喻。

許默以前在許家受到委屈都是這樣嗎?從來不聽辯解,自以為是,就連申訴都不行!

如果不是徹底的絕望,許默恐怕也不會離開許家。

他離開許家不是因為她們,或許她們是有一部分責任,但是絕對是因為謝冰艷。

許婉婷頓時看明白這一切。

“許默的單車,你砸不了,外面有五六十萬輛呢!”她聲音嘶啞的開口,眼淚模糊了眼睛。

“五六十萬輛又如何?我想砸就能砸了!我就不信他能折騰出什么東西來!”謝冰艷怒道,又看著許德明:“許德明,你打電話通知小李,讓他帶人立即去外面把他的單車給我砸爛了!”

許德明皺眉道:“謝冰艷你發什么瘋?五六十萬輛單車怎么砸?再說了,現在事情還沒有弄清楚,先弄清楚再說!”

“還要怎么弄清楚?雖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辦到的,但是他肯定是在騙投資人的錢,要不然就是詐騙,傳銷!我現在若是不制止,遲早會敗壞我們許家的門風!”謝冰艷怒道。

“那也要把事情弄清楚才知道是不是,你胡攪蠻纏,什么都沒有弄清楚就叫,怎么能處理好事情?”許德明不滿。

“好好好!你也吼我,那我看你要怎么弄清楚?我告訴你許德明,你最好盡快把這件事情處理好!若是連累我們許家的名聲,我拿你是問!”謝冰艷盯著許德明。

許德明只覺得頭疼,不理她,轉頭對著許婉婷道:“婉婷,許默創業的事情,你給我調查清楚!另外,我也會讓人調查!若是他真的涉及詐騙和非法經營,你也別怪我們不客氣!許默若是不教訓教訓,他遲早弄出大禍來!”

許婉婷一聽,頓時凄慘的笑了一聲:“爸!你說這話也不知道臉紅,即便是你們真的把他留在我們許家又能如何?”

“這個你別管!事關重大,我不會放過一絲痕跡!”許德明冷冷說道:“再說了,就連你媽進入IUC搶救,他都不過來問候一聲,我們也不期待他以后能做什么!”

許婉婷一聽,頓時知道不該繼續說了。

這時,房門忽然打開,一個身影走了進來。

不是許疏影還有誰?

她估計是剛剛在外面偷聽。

“爸媽,我們附一醫院的唐院長一直想要收養許默!”

“什么?”許德明與謝冰艷一愣。

“她已經跟許默談了很多次,許默似乎要同意了!”

許德明與謝冰艷呆住了,神色一僵。

灼熱的空氣,仿佛瞬間冷了下來,整個房間剎那之間陷入了死寂之中。

“唐靜怡?”

“嗯!”

許疏影看著他們點頭。

“……”

……

另外一邊,許默跟隨投資人周世明去參加了一個會議。

過來的人比較多,大部分都是企業家,許默拿著報告在上面講了一遍,效果頗為不錯,引起了一些反響。

這一次演講是為了企業未來的品牌打響做打算,周世明投了1.5個億,希望這部分股份能升值。

許默這邊,自然也不遺余力的講清楚自已要講的東西,把自已的價值觀樹立起來,推出自已的品牌。

目前已經有其他人也在做共享單車,不過許默暫時最快,他已經計劃前往京城。

當會議開完,許默回到公司,又被附一醫院的老院長邀請,去她家里吃飯。

這一次,唐磊和顧浣溪三人也一起過來吃。

“許家大抵的情況,就是這樣!”

“我跟他們簽了斷絕書,還給了他們三十萬,流的血我也還清楚了!”

許默對著唐靜怡老院長開口:“現在的情況是,為了以后做事方便,我希望能從許家遷出戶口!我可以遷到孤兒院那邊,就是麻煩一點,我已經十八歲,遷到孤兒院并不是特別合適!所以就想到您!”

唐靜怡老院長與趙老先生一聽,沉默了一下,滿臉嚴肅。

“許家,可是不小的家族,財產極為豐厚,你舍得?”趙老先生看著許默,神情復雜。

“我沒有拿他們家一分錢!我欠他們的東西,全部都已經還清!我創業的錢,一部分是與唐磊三人倒賣海鮮,倒賣水果賺的,一部分是我投資賺的錢,跟他們沒有任何關系!我希望以后能斷的干干凈凈!”許默道。

唐靜怡老院長一聽,道:“我記得謝家在京城有很大關系,你接下來還需要去京城,謝冰艷女士可是謝家的千金大小姐!”

“無論他們有多大關系都沒有關系!我只是希望能跟他們斷的干干凈凈!當然,若是唐阿姨覺得麻煩,我去尋找其他人就是了!遷回孤兒院,也未嘗不可!”許默道。

唐老院長一聽,頓時笑了:“你若是真的想要這么做,唐阿姨自然不會阻止你,想來如果他們真的不在意你的話,斷干凈也好!”

“多謝唐阿姨,我會考慮馬上處理這件事情!”許默道,知道戶口問題已經拖不得。

既然許德明和謝冰艷已經回來,那么越快處理越好!

“好好好,既然如此,那么就先吃東西吧!吃完,咱們待會兒再聊一聊!聽說你這一次去開會,收獲頗豐!我看了報道,你們公司的品牌算是立起來了!”趙老先生笑道。

“許默說,現在才剛剛開始!”顧浣溪笑道。

“那么下一步你們要怎么做?去京城,鋪滿京城?還是遍地開花?”趙老先生充滿興趣。

“我們還需要進行一輪融資,這個融資時間,大概一個月后!這一次融資,我希望能融到十個億以上!有了這個資金規模,我們就可以遍地開花了!”許默道。

“可以融到十個億以上嗎?”趙老先生詫異。

“難!時間很短,如果時間長一點的話,就簡單一點!不過即便是達不到這個規模,我們的發展也很快,至少現在布滿京城問題不大!”許默解釋道。

趙老先生一聽,笑道:“看你們野心勃勃,意氣風發的模樣,當真是讓人懷念!若是我年輕的時候,也如你們這般自信就好了!”

許默樂了:“趙老先生現在亦是可以意氣風發!”

“老了,沒有這個精力了!還是年輕比較好!”趙老先生笑道。

許默與唐磊等人笑了笑,沒有說話。

“許默,待會兒吃飽,跟我出去散散步吧!咱們聊一聊!”唐老院長笑道。

“好!今天我正巧有時間!”許默點頭。

“好好好,多吃肉,看你忙的有上頓沒下頓,都餓瘦了!”唐老院長一臉心疼的模樣。

……

另外一邊,謝冰艷與許德明等人收拾東西,離開附一醫院。

當他們來到醫院外面,看到一排排的黃色小單車,滿臉嚴肅。

謝冰艷是真的生氣了!

剛剛差點惱羞成怒。

特別是剛剛許疏影闖進來的時候,讓她惱火不已,連續喊了幾句不可能。

許疏影立即被嚇的不敢說話。

這會兒坐在轎車上,兩人的臉色都漆黑如炭,一言不發,空氣幾乎冷到了冰點。

對于他們來說,許默被別人收養,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這是妥妥的打他們許家的臉!

即便是再怎么不喜歡這個兒子,這種事情都不可能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