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69章 “遷戶口??!!”

許俊哲一聽,養子這兩個字似乎刺痛到了他,心中大怒,但是很快,他看到旁邊還有不少人,怒火消失,迅速捂著臉,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

“許默哥,你,你怎么……”

“許俊哲,你小子還是挺牛的!這都能忍,能屈能伸,能成大事啊!”許默看到這,心中再次樂了,對著他豎起大拇指:“不過沒事,咱們慢慢玩!”

許俊哲心中立即冒出一絲冰冷與怨毒,不過他卻沒有表現出來,吶吶說道:“許默哥你在說什么?我聽不懂!”

“你聽得懂的!你一直都可以聽懂!”許默笑道:“不過即便是他們在面前又如何?我想揍你,依舊可以揍你!抱養的,就是抱養的,怎么比得上親生的?你說是不是?親愛的許俊哲弟弟?”

如果是以前,許俊哲或許不擔心這句話,因為謝冰艷和許德明肯定會懲罰許默。

會罰站,會被抽手掌心,會被關禁閉。

但是現在,許默似乎就連謝冰艷和許德明都敢罵,已經不把他們放在眼里,若是真的揍他,估計謝冰艷和許德明真的管不了。

即便是謝冰艷和許德明再怎么懲罰許默,也不太可能把許默扭送公安局,這關系到許家的顏面。

更何況,親生兒子就是親生兒子,他們更加不太可能把許默送去坐牢。

別看許德明不怎么管家里的事情,事實上,若是家里真的出什么大事,還是許德明說了算。

許家幾百億的家產,究竟會給誰的問題,許德明恐怕不會有太多的遲疑,即便是對養子再好,也不可能比得上自已的親生兒子。

這就是現實!

此時,許俊哲只覺得憋屈。

特別為了維持自已懂事乖巧的形象,他還不敢在家里明著與許默發生沖突,只能被動的挨打。

他心中怨氣沖天,只能狠狠地攥緊拳頭,讓指甲狠狠地扎入手心之中。

“敢打人?許默,你越來越無法無天了對吧?沒有人管得了你了?”后面忽然傳來了一聲暴怒聲。

許默抬頭一看,不是謝冰艷還有誰?

只見她從二樓迅速走了下來,滿臉憤怒。

“呦!又一個大救星出現了!”許默回頭瞥了一下許俊哲,嘲諷笑道:“快去抱著大腿哭去吧!省得晚了!”

許俊哲心中憋屈,憤怒不已,不過還是扭頭,捂著臉委屈巴巴的朝著謝冰艷跑去。

“媽,你別怪許默哥,都是我的錯……”許俊哲說道。

“你有什么錯?都是這個逆子!”謝冰艷看了他一眼,見他右臉已經紅腫,有些心疼,又怒視許默:“你越來越無法無天了,你以為沒有人能管教你了?你踏回我許家大門做什么?”

許默聳聳肩,不悲不喜:“有事要聊!”

“媽!你先別生氣,讓許默先進來吧!”許婉婷也沒有想到許默會忽然出手,有些吃驚。

又急忙看著許疏影:“老五,快去把爸喊下來!就說許默已經回來了!”

許疏影點了點頭,急忙朝著二樓走去。

謝冰艷滿臉惱怒,見許默打扮的花里胡哨的,更加憤怒不已:“你裝這么多給誰看呢?給我們看的?外面的車是誰的?”

許默攤攤手:“我租的!”

“哦?租的啊!”謝冰艷一聽,頓時看著他:“你現在是膽子肥了!你不是已經六親不認了嗎?還回我們許家做什么?我告訴你許默,你這一次若是再不改好,以后再也休想進入我許家大門!”

許默也不生氣,攤手笑道:“謝冰艷,你別老是對著我大呼小叫的!沒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我把你的養子打哭了,快抱著哭去吧!”

“你,你喊我的全名?”謝冰艷嘩地一下,直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怒視許默,一副怒火沖天的模樣。

許默卻藐視她道:“喊你全名又如何?謝冰艷,你不會以為你還是我媽吧?我告訴你,你這輩子都別想!”

“你,你實在是氣死我了!老大,給我拿戒尺過來,我要教訓他!”謝冰艷怒火好像都要噴發出來,氣的七竅冒煙。

然而許婉婷卻沒有動,紅著眼眶道:“媽,你先坐著吧!先等爸下來談完再說!”

“還談什么?什么也別想談!這個逆子,今天我若是不揍他一頓,我都不解氣!”謝冰艷轉身就去找戒尺。

而看到如此,唐磊帶著幾個人,朝著許默靠了過來。

謝冰艷一看,更加惱怒:“好啊!你帶這么多人過來,就是為了激怒我的對吧?許默,你真的不配為人子!”

“謝冰艷,你在瘋什么?”

許默聽著這話,原本想要罵回去。

但是忽然,另外一個聲音冒出來。

“許德明你來的正好!這個逆子已經無法無天,他竟然連我的全名都敢喊!沒有人能管教他了,真的沒有人了!”謝冰艷怒道。

“先把事情處理完再說!你老是在這里咋咋呼呼的,算是怎么回事?”許德明皺起眉頭,冷冷道。

“我咋咋呼呼的?許德明,你也敢罵我?”謝冰艷惱羞成怒,盯著許德明。

許德明無奈,只好苦著臉說道:“昨天不是已經跟你說了嗎?你就不能安靜一會兒?你看現在的樣子,能打嗎?”

謝冰艷回頭看了一眼,只見許默、唐磊和另外幾個壯漢都盯著她,眼中帶著嘲諷。

她再次大怒。

“你先坐在一邊吧!我們先把事情談完!”許德明對于許默的反應也非常不滿。

特別是看到外面的幾輛車和一大群人,更加不滿,不知道許默帶回來這么多人做什么?

不過他這次卻沒有被憤怒沖昏頭腦,而是一臉鐵青的走過來,坐在許默對面。

“老大,泡壺茶!”他吩咐道,似乎意識到許默這一次帶這么多人回來,事情不簡單。

許婉婷一看,只能點頭泡茶,很快就端回來給幾個人一起喝。

“你那共享單車,打算怎么做?”許德明明顯不想跟許默拉家常,冷冰冰的開口。

或許是許默直呼謝冰艷的姓名,讓他意識到這個親生兒子,已經壓根不想認他們。

“全國推廣,全國鋪開,先在一線城市,后到二線城市!”許默笑道。

“你手里的押金怎么辦?你管得了那么多押金嗎?我看到有人分析說,你已經開始投資!”許德明繼續問道。

“押金是我們的盈利點之一!我們需要確保盈利!”

“你確定這個能盈利,而不是巨大風險?若是你虧本呢?如何償還用戶押金?”

許默道:“投資有風險,會虧損,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只要我們還在壯大,我們就不懼怕虧損!”

“你這樣非常容易暴雷!”許德明盯著他道。

許默卻看著他笑道:“這是我們的事情,跟你們關系不大!我今天來這里要談的不是這件事!”

“那你要談什么事?”許德明皺眉。

許默掃視了一眼,見除了許月蟬之外,大家都在這里,于是笑道:“很好!大家都在,都可以見證!另外,我也請了兩個律師過來幫我商談!這是賈律師,這是陳律師,跟他們打聲招呼!”

許德明和許婉婷等人看著兩個律師,皺了皺眉頭。

“許先生,謝女士,你們好!”

兩個律師對著兩人打招呼。

許德明皺眉,盯著許默:“許默,你什么意思?”

“沒有什么意思,就是覺得你們許家配不上我了,想徹底告別!”許默聳聳肩,從陳律師手中拿過一張紙道:“上一次跟你們簽訂的斷絕書,現在還沒有具備法律意義,所以這一次回來,我想把它做實了,讓它具備法律意義!我要把我的戶口遷走!”

此話一出,許德明和許婉婷等人愣了一下。

勃然大驚!

“遷戶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