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72章 原來,他早已經知道!

謝冰艷全身巨震,眼中冒出難以置信。

她或許是不理解許默為什么知道,也或許是因為陰謀被拆穿之后恐懼,握著茶杯的手都有些握不穩,劇烈的抖了一下,茶水潑灑了出來。

她急忙把茶杯擲在桌子上。

“謝冰艷,告訴我為什么?”

許德明盯著她怒吼。

許婉婷和許雪慧等人明顯對這件事情也難以置信,全部都盯著謝冰艷,難以想象是謝冰艷親手把親生兒子丟棄。

許家很有錢,不是一般人家,家里不缺吃不缺穿,不存在養不起的情況。

回想起來,四年前找到許默的時候,是警局通知找到的,就在城東孤兒院,距離許家并不是特別遠。

或許這十四年,謝冰艷都知道許默在哪里,只不過不愿意接回來而已。

至于后面為什么愿意接回來,就讓人難以理解了,就跟無法理解她為什么會拋棄自已的親生兒子一樣。

“無論你說什么,遷戶口都不可能!”謝冰艷明顯不想解釋這件事,抬頭冷冷的盯著許默。

“你非要弄的大家都不好看?”許默怒道。

“我是你媽,你這輩子都改不了,你也別想改!至于其他的……我沒有什么好說的!”謝冰艷明顯已經不打算跟許默說下去,立即起身,朝著自已的房間走去。

“謝冰艷!”許德明大怒。

然而謝冰艷卻沒有回頭,迅速回房。

許默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心中頓時惱怒不已,沒有想到謝冰艷如此冥頑不靈。

他立即轉頭看著許德明。

許德明心中惱怒,見喊不住謝冰艷,回頭說道:“許默,這件事我也堅決不同意!你別想走到這一步!你是我許家的兒子,這一點誰也改不了!”

“擦!”

許默頓時大怒,再也忍不住,直接抓起桌子掀翻。

“轟!”

“我好聲好氣的過來跟你們談,你們可別給臉不要臉!你們一個個自已做過什么你們自已清楚,還嫌壓榨我不夠多嗎?”許默怒吼道:“我告訴你們,你們不讓我好過,你們誰也別想好過!”

許德明看著亂七八糟的桌子,有些吃驚,怒道:“如果是謝冰艷做的事情,我們會想辦法還給你,但是唯獨這件事,不可能!”

說著,許德明也甩下他,朝著自已房間走去。

許默頓時怒了,大手一揮:“給我全砸了!”

唐磊與顧浣溪等人一愣:“砸了?”

“砸!”許默怒道。

唐磊一看,也不猶豫,立即示意了一下身后的人,讓他們把客廳全部砸一遍。

許婉婷與許雪慧等人一看,不由大驚。

“許默,你別這樣,都是大姐不對!嗚嗚嗚,你們別這樣!”許婉婷又哭了起來。

許默冷冷的看了她們一眼,只覺得心中還不解氣,抬手就把茶壺狠狠地砸在地上。

“我們走!”

許默已經不打算繼續多待,拿起文件,轉身就走。

許婉婷與許雪慧等人一看,不由都哭了起來。

……

許默很快就來到別墅外面。

車隊開始掉頭,往回走。

對于事情沒成,之前他們沒有做過預料,這種事情也沒有好做預料的,許默覺得問題應該不大。

但是沒有想到謝冰艷和許德明竟然想要吃定他。

這讓許默尤為惱火。

車隊迅速啟動,開回銘鼎大廈,當回到辦公室,許默便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臉色陰晴不定。

辦公室一片死寂,落針可聞。

壓抑著一股恐怖氣氛。

唐磊與顧浣溪一看,無奈道:“許默,咱們需要先去清北大學報到!”

許默抬頭看著他們道:“你們見過這么無恥的人嗎?”

唐磊與顧浣溪搖搖頭。

“你們都沒有見過!我也沒有見過!我沒有想到她們可以卑鄙到這種程度!”許默怒道。

顧浣溪嘆道:“如果他們不松口,那么事情就很難辦!他們看起來態度很堅決!”

許默不說話。

唐磊也嘆道:“許默,咱們需要先去大學報到,等待一段時間再說!反正現在公司還需要發展!”

許默自然知道公司需要穩定發展一段時間,與許家發生劇烈沖突,對公司發展非常不利。

許默在許家生活了四年,知道許家勢力的龐大。

他原本也不想跟他們發生沖突,但是沒有想到謝冰艷竟然如此無恥卑鄙。

許默深吸了一口氣,迅速倒了一杯水,灌了一大口,心中的怒火還是難以壓抑。

“許默!許家的事情,還在放一放吧!反正咱們最近估計也用不到戶口本!大部分的事情,身份證就可以處理!”顧浣溪走過來安慰道。

許默眼中怒火難除:“這事情還沒完!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拿捏我嗎?這事情肯定沒完!”

“知道了知道了!暫時沒有必要跟她們鬧,你先好好休息一會兒,先不生氣!”顧浣溪安慰道。

許默看了她一眼,臉色蒼白的點頭。

……

另外一邊,許家別墅。

客廳一片狼藉,大部分東西都被砸了。

許家的沙發和茶幾其實都頗為昂貴,不少都是名牌貨,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大部分都已經被砸壞。

許婉婷沒有想到許默回家后,會鬧到這種程度,癱在地上哭了好一會兒,都沒有站起來。

許疏影眼眶通紅,把趙媽喊過來收拾客廳。

許德明已經在另外一個房間吵了起來,質問謝冰艷當年究竟是為什么?

但是謝冰艷似乎沒有回答,并不吭聲。

許婉婷幾個也不知道謝冰艷當年為什么這么做,只覺得這件事情讓人如墜冰窟。

許疏影等趙媽把客廳收拾完,走過來跟許婉婷坐在一起,把一盒紙巾遞給她。

許婉婷接過紙巾擦了擦眼睛,但是眼淚還是止不住。

“他知道!他都知道!只不過我忘記了!”許婉婷忽然開口。

許疏影看著她,沒有說話。

“剛開始的時候,我確實很在意!我很清楚爸的性格,黛維娜遲早要被分!我一看到他去黛維娜,就非常不耐煩!我很清楚一個親生弟弟跟其他人不一樣。爸是把他弄回來是為了執掌家業的!”許婉婷木然道,失魂落魄。

“我讓保安揍他,就是想要讓他離開,讓他不敢染指黛維娜!原來,他早已經知道!”

許疏影明顯也沒有想到大姐是這樣的人。

在她心目中,大姐一向都是公正、優秀、理智,從小到大都是高材生,別人家的孩子,天之驕女。

她們幾個人多少都受到許婉婷的影響,大多數都是以許婉婷為榜樣,然而,這個榜樣似乎已經崩塌了。

黛維娜的發展,有一部分確實是許婉婷的功勞,她已經執掌黛維娜很多年,讓黛維娜迅速壯大。

但是說到底,黛維娜很早之前就已經是許家的產業,以后大家若是分家產,那么肯定會被瓜分。

許德明其實比較傳統,當年之所以拼命想要一個兒子,就是為了將來兒子能繼承家業。

他確實很喜歡養子,也沒錯,但是若是輪到大是大非的問題,他還是會分的很清楚。

許家的家產,以后大概率還是留給許默。

或許正是因為如此,讓許婉婷心生警惕,最后變成了生生的厭惡!

她恐怕自已都沒察覺到。

但是,許默知道了。

她心中的陰暗被翻了出來。

怪不得前幾次她去見許默,許默都沒有什么好臉色。

此時,許婉婷忽然抱著自已的雙腿,蜷縮在沙發下面,渾身瑟瑟發抖。

“為什么啊?老媽為什么要把他丟了啊?”

許疏影心中冒出濃濃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