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74章 我沒有想要把他丟了

“許家未來?不是還有你和我嗎?不是還有大姐嗎?許家未來怎么了?”許曼妮不屑道,對許默非常不爽。

“還有俊哲!再不濟,俊哲也可以繼承家產,要許默做什么?他跟我們根本不是一路的!”許盼娣也開口。

“許曼妮,你知不知道現在出現了什么情況?”許婉婷頓時生氣。

“我知道啊!我不是說了嗎?是他自已要遷出去的!又不是我們逼他的!”許曼妮撇撇嘴,一臉不在意道。

“不是我們逼他的?不是你許曼妮逼他的?許曼妮,你敢說你沒有逼他?”許婉婷憤怒的盯著許曼妮。

“我確實沒有逼他啊!是他自已做的選擇!”許曼妮急忙狡辯道。

“你沒有逼他?許曼妮,都到現在這種程度了,你還敢說這樣的話!我都懷疑你是不是良心被狗吃了!我不說其他的,就說去年咱們一家去旅游,是不是你藏了他的手機?是不是你要把他丟了?”許婉婷怒道。

許曼妮一愣,張了張嘴巴,呆住了。

“你沒話說了吧!許曼妮!你的事情還多著呢,我還沒有一條條跟你算賬!你現在說沒有逼他?”許婉婷已經紅著眼眶。

“我,我沒有想要把他丟了,我只是開個……玩笑!”許曼妮慌張,見許婉婷憤怒,聲音越說越小。

“開玩笑就能把他手機藏起來,讓他走了十幾個小時的高速路!千里迢迢,在千里之外,開玩笑你能把手機藏起來,把他丟在外面?許曼妮,你怎么如此恬不知恥!”許婉婷對許曼妮尤為惱怒。

許曼妮一看,頓時不敢說話了,神情慌張又有些委屈。

許盼娣急忙道:“大姐,你們以前不也這樣嗎?什么時候你們……站在許默那邊了?”

說到這點,許婉婷就覺得哀傷了,神情悲戚:“是啊!我們以前也都這樣!所以,為什么不是我們逼他走的?就是我們把他逼走的!”

許盼娣皺眉:“我覺得三姐說的有道理!咱們家又不是沒人,繼承家業,大姐你可以,二姐也可以,俊哲也可以啊!為什么非得要許默?”

許婉婷沒有說話,已經流淚。

旁邊的許雪慧開口:“老四,許默是我們的弟弟,親生的!”

“我知道是親生的,但是親生的又能怎么……”許盼娣見許雪慧狠狠地盯著自已,仿佛要把自已吃下去一般,忽然不敢說下去。

“許默在外面被丟了十四年,這些年,他一直都在孤兒院度過!吃不飽,穿不暖,以前還需要不停地做兼職,照顧自已的生活!四年前來到我們許家之后,情況也沒有好多少,也差不多!”

許雪慧紅著眼睛開口,咬牙切齒:“而你,許盼娣,你小時候在做什么?你小時候錦衣玉食,要什么有什么!憑什么不是你走,而是他走?”

許盼娣愕然,不由呆住了。

“你不說話沒有當你是啞巴!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這說風涼話!”許雪慧吸了下鼻子,感覺眼淚流了下來。

許盼娣看了看,忽然不敢說話了,她心中還是沒有辦法認可這樣的事情。

許雪慧現在自然也無法說服她,她身上也有下藥的嫌疑,后續肯定需要查清楚。

“無論如何?許默都是我們的弟弟,親生的!所以遷戶口,離開家,我也不同意!”最后,許疏影也說道。

“即便是他已經不把我們當做家人,恨不得我們早點死,但是這些事情都是我們起的頭!”

“三姐四姐,我知道你們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數都數不清,你們最好還是想一想做過什么對不起許默的事情!我想,這四年,你們應該都沒有閑著!”

許曼妮與許盼娣一看,蹙起眉頭。

……

無法解決許家的問題,所以,許默選擇暫時拋之腦后。

附一醫院的唐院長來了兩次,請他們過去吃飯,順便問一問許默的事情。

聽說許默暫時無法把戶口遷出來,他們兩人有些惋惜。

不過這也沒啥,唐老院長有了新的目標,那便是唐磊、顧浣溪和李半妝三人。

他們決定收養三人為義子義女!

“唐家在夏海市頗有實力,唐老院長曾經是唐家的千金,具有一定話語權!趙老先生在芯片研究所是主任,同樣頗有地位!我覺得可以!”

唐磊和顧浣溪三人詢問許默的意見,許默自然不會干涉他們。

唐老院長為人看起來確實很不錯,不僅僅在夏海市有門路,在京城亦是一個很大的家族,認他們為干爹干媽之后,應該可以獲得一些唐家的助力。

許默心中很清楚,其實唐磊和顧浣溪等人非常渴望這些。

他們小的時候在孤兒院經常玩父母家人的游戲,相互扮演對方的家人,有時候玩著玩著,就哭起來,淚流滿面。

這一次認一個,也沒有什么。

聽到許默這么說,唐磊三人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唐老院長的請求,答應認他們為干爹干媽。

唐老院長和趙老先生一聽,不由大喜,立即擺酒慶祝了一番,極為熱鬧。

“你們幾個孩子,都是不錯的孩子!將來肯定了不得!都已經考上了清北大學,每一個都不錯!”

“有你們加入我唐家,我唐家蓬蓽生輝,我和老趙再也不會冷清!”唐老院長滿臉激動道。

許默笑道:“以后我會帶他們回來見你們!我們雖然去清北讀書,但是工作還是在夏海市!”

“好好好!回來就好!這幾天,你們都在這里吃飯!我已經準備好好酒好菜!”唐老院長激動不已。

“好!”許默笑了笑。

一伙人,很快就搞了一個儀式,認了干爹干媽,唐老院長讓唐磊與顧浣溪三人搬過來跟他們一起住,不過考慮到他們去上大學已經沒有幾天,所以暫時拒絕了。

“我們過幾天就要去清北了!估計在這里住不了幾天,還懶得搬了!”

唐老院長一聽,有些失望:“我和老趙送你們去清北!”

“這樣……可以嗎?”唐磊詫異。

“當然可以!哪個父母不送孩子去上學?更何況是清北這樣的名校,以前老趙也是清北的學生!”唐老院長笑道。

四個人一聽,笑了笑,便沒有拒絕他們。

……

上學季!

頗為熱鬧,需要準備的東西比較多!

早在半個月前,許默就已經派遣了幾個經理去京城,辦好了公司的分部。

這一次他們過去,是需要去派發單車。

現在大部分的工作都已經準備好了,只需要一夜之間,許默就可以在京城投放十萬輛單車。

另外公司一部分人員也需要先送到京城,開拓京城的市場。

“咱們的用戶,已經來到了三十萬大關,增加的速度還是很快!如果京城能成功,那么下個月,咱們估計就可以擁有五十萬用戶!”

“有了這個數據,咱們就可以成長的更加快!”

“要啟動第二輪融資嗎?現在咱們的名氣已經非常大!”唐磊問道。

“要了!啟動第二輪吧!”許默開口。

“好!”

想要啟動第二輪融資,需要先去上學,并且安頓好再說,現在還不能安排。

一伙人,開始訂去清北大學的機票。

……

另外一邊,許家。

已經壓抑了許久的許家,這一天也頗為熱鬧。

因為這一天,許俊哲也需要去清北報到。

許俊哲已經準備好了許許多多的東西,只等著飛去清北。

這一次去上學,很多人都會送他一起過去。

“老大,現在還沒有問道許默報了哪個學校?”看到許俊哲在忙,許德明似乎想起了什么,對著許婉婷問道。

“沒有!”許婉婷開口。

“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呢?你們都不知道?”許德明看著另外幾個女兒。

“不知道!”

幾個女兒都搖搖頭!

“……”許德明瞬間仿佛老了幾十歲一般,有些無力:“好吧!我知道了!”

這幾天,許德明確實老的很快。

不要說他了,即便是謝冰艷也是如此。

頭發都冒出了一些花白,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