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75章 他根本不認我

許德明叫一個秘書過來,讓他去二十七中查許默報讀的學校。

盡管說這事情許默大概率不會讓他們去送,但是至少要知道他在哪里讀書!

說起來,家里的情況一直都比較奇怪。

他以前確實比較忙,天天忙著公司的事情,焦頭爛額,沒時間管家里的事。

他早已經跟謝冰艷約法三章,家里的事情謝冰艷管,他不參與,他只需要管好外面的事情就行,以至于他對于家里的情況了解的并不多。

看許默說的情況,謝冰艷完全已經涉嫌虐待。

現在許婉婷、許雪慧、許曼妮幾個,恐怕也是其中的幫手之一。

“老大,待會兒咱們聊一聊!”許德明忽然對著許婉婷道。

“好!”許婉婷點了點頭。

“老五!你也過來吧!”許德明看著許疏影。

許疏影掃了眾人一眼,也急忙點頭,跟著他一起過去。

明天許俊哲就要去清北,謝冰艷和許德明估計要去送他,另外,許婉婷的公司在京城也有事情要做,估計也得一起過去。

臨走之前,夏海市的事情,需要盡可能的弄明白。

三人一起來到后花園。

在這里有一個魚池,養著不少大鯉魚,游來游去。

猶記得許默還在家的時候,經常喜歡跑到這里看魚或者喂魚,他經常趴在石頭上看,一看就是一整天。

現在石頭還在,但是人卻已經不見了。

許德明拿起旁邊一些魚食,喂給里面的大鯉魚吃,見許婉婷和許疏影走過來,示意了一下旁邊的椅子:“坐!”

許婉婷與許疏影看了一眼,坐了下來。

三天前,許德明與謝冰艷大吵了一架,鬧得頗為厲害,不過謝冰艷壓根沒有松口,讓許德明心煩意亂。

他完全沒有想到事情會鬧到這種程度。

“關于許默在家的事情,你們兩個知道多少?”許德明問道,看著她們。

“很多!”許婉婷道。

“從他回到家開始,就已經是這樣了?”許德明詢問。

“他剛開始到家的時候還挺開心的,我帶著他到處亂逛,不過很快,就慢慢變了!這都怪我,我沒有意識到許默跟別人不同!”許疏影道。

“我意識到了,只不過我不想承認!”許婉婷道:“我讓保安揍過他,讓保安把他從公司攆出來!”

許德明皺起眉頭。

“爸!媽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為什么要這么做?”許婉婷紅著眼睛看著許德明。

許德明一聽,搖搖頭:“她不肯說,不過十八年前,估計是為了報復我!究竟是報復我那件事,我暫時不知道!”

“是不是家里逼著媽一直生?我記得媽那年確實大出血!”許疏影道。

許德明點了點頭:“當年老人的觀念確實是如此!不要說我們許家,他們謝家也差不多!她回京城謝家的時候,也曾經聽謝家的父母囑咐,男丁才能繼承家業!”

“僅僅因為這個就把許默丟了?”

許德明搖搖頭:“可能還有其他原因我暫時不知道!其實你媽在嘴硬,她已經非常后悔!”

許婉婷不說話了。

這幾天謝冰艷的狀態確實不對勁,幾乎都呆在自已的房間里面不出門,整個人都病懨懨的,瘦了一大圈,形若枯槁,仿佛一夜之間就老了幾十歲一般,皺紋都冒了出來。

以前謝冰艷總是一絲不茍、優雅、嚴肅、嚴謹,衣著打扮,都是豪門貴婦,哪里會讓自已變成這個模樣?

昨天許婉婷進去看了一眼,都嚇了一大跳!

“媽沒事吧?”許婉婷急忙問道。

“她沒事!讓她躺幾天也好!她的事情還沒有講清楚!”許德明說道:“相對于擔心她,我更加擔心許默那邊的狀態!你們誰還能聯系上他?”

許婉婷與許疏影一聽,搖搖頭。

“你們這幾個姐姐……一個都沒能處理這事情?一個都沒有他的聯系方式?已經四年,你們都做了什么?”許德明有些生氣。

“我,對不起他!”

許婉婷哭道:“我做了很多對不起他的事情,爸你不知道,他以前很崇拜我,但是現在什么都沒有了!他根本不認我!”

許疏影眼睛也紅了:“唐老院長應該可以聯系到他!還有姜家的姜娉婷,說不定也有他的聯系方式,我回醫院問一問!”

“看看能不能聯系上吧!”許德明看到許婉婷哭,只覺得更加心煩意亂。

三個人聊了一會兒,讓許德明大抵了解了許默在許家的情況。

謝冰艷確實苛刻宛如魔鬼,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心理,竟然那么虐待許默和他。

許德明暫時也不想追究這件事情,先送許俊哲去清北大學報到。

……

機票已經定好了,幾個人一起過去。

許俊哲看起來頗為高興,與許曼妮等人有說有笑,許曼妮也會過去。

這時候,就連已經連續在床上躺了幾天的謝冰艷也整理衣裝出門。

她畫了濃妝,掩蓋臉上的枯槁,但是許婉婷還是看出來,她頭上的白發已經越來越多。

“爸!查出來了,許默也在清北上大學!”

“也在清北?”

“對!”

“那就好!”

打聽到許默在哪里上大學,許德明頗為高興,一起在清北最好,省得兩頭跑。

“先不要告訴你媽!顯得她又發瘋!”

“媽最近的狀況……”許婉婷有些擔心。

許德明冷哼道:“不用擔心她!她暫時死不了!她自已造的孽,自已承擔!我現在要看她以后怎么向家里人交代,怎么向許默交代!”

許婉婷看了看,頓時也覺得事情無解。

許默已經知道是謝冰艷把他丟了,并且明目張膽的虐待她,他恐怕是絕對不會原諒謝冰艷的。

這一次無法把戶口遷走,許默已經非常惱怒,說不定等騰出手來,就報復他們許家,要許家償還這幾年造的孽。

無論是謝冰艷還是她自已,恐怕都逃不了被報復。

許婉婷倒是不擔心許默會傷害自已,只不過她心中很傷心,她醒悟的太早了,以至于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傷害。

“我也罪孽深重,長姐如母,如果我稍微注意一些,或許就不會如此!這四年,經歷太多太多事情了。我對不起許默!”許婉婷說著說著,就又哭了起來。

許德明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

“把書包拿好!把衣服拿好!”

“還有球鞋,手機!”

“帽子,該帶的東西都帶上!”

謝冰艷幫許俊哲檢查行李,溫聲叮囑,非常細膩。

她看起來跟以前差不多,除了頭發冒出一些花白,沒有多大區別。

許俊哲心中古怪,見她如此說,急忙笑道:“媽,我都已經準好了!沒有什么事丟下的!”

“好好好!沒有丟下就好!”謝冰艷滿臉慈祥的笑道。

不知道為何,看著這樣的謝冰艷,許俊哲忽然覺得恐怖。

他無法理解現在許家究竟是什么情況。

“不過……”許俊哲心中冒出一絲陰狠:“我絕對不允許別人搶走我的東西!絕對不允許!現在許默離開,那就更好!”

……

許德明看得出來,謝冰艷完全做為了做給他看的。

心疼養子,也是為了給他看的,似乎就是為了報復他!

許德明心中只覺得頭疼,不想理這個瘋婆子。

一伙人很快就上了飛機,直飛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