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76章 你猜猜她這十八年都做了什么?

許默與唐磊等人來早一點。

公司的事情需要處理,需要做好規劃。

許默帶了一些人過來安頓好。

由于共享單車發展的很快,目前京城還沒有出現,他們是第一批。

不過即便是如此,也不能胡亂無章的擺放和發展,什么地方應該擺放,什么地方不應該擺放,都需要做好調整才行。

讓唐磊和顧浣溪兩人帶著唐老院長和趙老先生去逛故宮和爬長城,游玩京城。

許默與李半妝則留下來處理公司業務。

“現在估計京城已經有人準備做,咱們需要快一點,迅速占領京城!半妝,待會兒你跟我出去踩點,咱們盡快摸清楚京城的情況!”

“好!”

兩人稍微做了一些規劃,便忙碌了起來,到各處踩點和查看,發現位置不錯,便圈起來,等后續擺放單車。

現在京城已經有一個分部和一個大倉庫,倉庫里面有十萬輛單車,另外還有十萬輛正在送過來的路上。

他們預計三天之內,就可以在京城鋪開二十萬輛。

這將使他們業務史詩級的膨脹,如果計劃順利,他們一個月內用戶就可以增加三四十萬以上。

“京城很不錯,街道很干凈也很寬,很多地方都可以擺放!”

“只要不影響市容市貌,大部分區域都沒有問題!咱們需要減少鋪張浪費,盡可能的精準投放!”

唐磊與顧浣溪帶著唐老院長等人玩了半天之后,便也回來參加工作,許默與他們商討了一下,便計劃按照步驟,分批散播單車。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第二天一大早,許默四人去清北大學報到。

今天是上學季,清北大學會人山人海,非常熱鬧。

考慮到報到完成,還需要工作,所以許默四人來的比較早,早早就進入清北大學辦手續。

作為大夏國最為出名的學府,毫無疑問,清北大學極為熱鬧繁華,人文氣息極為濃郁。

四個人走入大學內部,都非常興奮。

這是他們四人曾經念念不忘的學府。

一些大一新生也跟他們差不多,來的比較早,都已經有人在排隊,有學姐學長過來幫助他們辦理入校手續。

四個人很快就辦完。

由于四人選的專業都有些不同,所以分了不同的宿舍和系別,許默選擇了機械工程專業,分在機械工程學院。

宿舍是標準的四人間,許默來的比較早,其他人還沒有過來,他很快就把行李擺放好,出去找唐磊,在學校里面逛一逛。

清北學院很大,他們很多地方都沒有看,唐磊放好東西之后,也很快就走出來與他匯合。

唐老院長和趙老先生去了顧浣溪和李半妝那邊,到時候顧浣溪和李半妝陪著他們兩人逛就好了。

“清北啊!我夢想中的學府,咱們終于到了!”

“好大的清北,看,黑天鵝,清北園!”唐磊興致勃勃,連續逛了好幾個地方,頗為興奮。

許默也難得有閑心,便把所有的不愉快拋之腦后,盡可能的放松自已。

但是,當他剛剛放松,不遠處忽然傳來幾個熟悉的聲音。

“這是清北園,好漂亮的荷花,清北園竟然還有黑天鵝!”

“這叫做鏡映,湖面清澈如鏡!”

“好多年沒有來清北園了,果然還是跟以前差不多!”

最后一個說話的是一個男聲,不是許德明還有誰?

一伙人正在朝著這邊走過來,分別是許德明、謝冰艷、許婉婷、許曼妮和許俊哲。

第一個說話的,便是謝冰艷。

她似乎是故地重游,看到清北園之后,非常高興,發出驚嘆聲。

“我們走!”許默對著唐磊道,一臉晦氣的模樣。

“許默!”許婉婷似乎發現了他,急忙喊了一聲,小跑過來把他攔住。

“許默,我們知道你報讀了清北大學!”

許婉婷迅速道,俏臉蒼白。

許默不想跟她說話,滿臉晦氣,從旁邊走過去。

“許默,你到哪里去?看到我們都不會打聲招呼嗎?”許德明也攔住他,略微有些不滿。

許默看了他們一眼道:“你們全都死了!”

許德明一聽,急忙皺眉道:“我知道我們以前對不住你,你遷戶口的事情,我堅決不同意!其他的,可以好好聊!這一次,我們是專門過來找你的!”

許默諷刺的笑了:“你覺得還有什么可以聊的?你們一家不就是以為卡住我的戶口,可以拿捏我嗎?不會的,許德明,你們拿捏不到的!”

“我們怎么可能這么想?我是想要跟你說,許家是你家,你應該回家!”許德明急忙道。

“回家?回什么家?別傻了許德明!”許默嘲諷一笑,錯過了他,對著另外一邊的謝冰艷喊道:“謝冰艷,你怎么不告訴他為什么要報復他?他還以為現在許家什么事都沒有呢!”

謝冰艷一聽,滿臉鐵青,沒有說話。

“要不要我替你說謝冰艷!都是因為他對不對?都是因為許德明對不對?”許默忽然笑道,又轉頭看著許德明:“十八年前,你是不是在外面還有一個情婦?”

許德明一愣,瞪大眼睛。

“為了要一個兒子,你也是不擇手段!”許默笑道:“不過你還是比不上謝冰艷狠毒!她收到消息的第二天,就把我丟了,你猜猜她這十八年都做了什么?”

許德明臉色不由煞白,回頭愕然盯著謝冰艷。

“十八年前,情婦?”

“你別告訴我沒有!只不過可惜,你終究沒有要到兒子!當然啦,謝冰艷也使了一些手段,最終讓那個女的離開你!紙是包不住火的!”許默笑道,但是笑著笑著,神情漸漸變得冰冷。

“她覺得,報復我就是報復你!你們許家要男丁,她就把男丁丟了,疼愛養子!嗯,許俊哲……”

許默又看著許俊哲,促狹笑道:“你猜猜你現在究竟是什么情況?你以為謝冰艷是真的疼你嗎?我呸!她只不過是為了做給許德明看而已!她就是要許德明看看,她就是養養子!”

許德明一聽,臉色煞白,呼吸急促,難以置信的盯著謝冰艷。

他忽然喉嚨宛如卡殼一般,無法發出聲,右手指著謝冰艷,手指微微發抖。

謝冰艷被拆穿,臉色蒼白,不過她看著許德明,一臉解氣的模樣:“不錯!他說的是對的!許德明,你會不得好死的!”

“原來是我!原來是我!”許德明身軀顫抖,搖搖欲墜。

許婉婷一驚,急忙輔助他:“爸!”

“原來,你都知道!”許德明搖搖晃晃的盯著謝冰艷。

“我都知道!十八年前,我就已經知道了!我心中真的好恨!我恨你,恨所有人!我給你們許家生了六個女兒,你們許家還給我的是什么?許德明,你又還給我的是什么?”謝冰艷咬牙切齒的說道。

“給我的,是一身病,一身的痛苦,還差點死去!這四年,每當我看到他,我就想起那個賤人的臉!我恨不得那賤人早點死!”

“我猜到你這樣!”許默看著謝冰艷笑道:“你看到我,你就想起差點難產死了!你一看到我,就想到他那情婦,盡管說他們已經斷了聯系十六年!你心中的恨意十幾年過去都沒有減輕,反而越來越恨!”

“你與許德明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曾經也你儂我儂,情深似海!你忍受不了他的背叛!”

許默一邊說,一邊后退,一邊啪啪啪的拍掌笑道:“但是,跟我沒有關系!跟我有什么關系?謝冰艷,這一切,跟我關系不大對不對?”

謝冰艷看著他,眼中一絲慌張一閃而逝,很快就恢復冰冷。

“其實最可憐的是許俊哲!”許默又看著許俊哲笑道:“親愛的許俊哲弟弟,你知道你為什么會存在了吧?哈哈哈,這一切真的很可笑對不對?你本不應該存在!”

許俊哲一聽,急忙看了看許德明,又看了看謝冰艷,心中瞬間冒出恐怖與慌張。

“不要害怕!許俊哲弟弟,未來還長著呢!”許默看著他促狹笑道:“會慢慢來!所有的事情,都會慢慢完成!一樁一件,一絲一毫,所有人都跑不了!我們,會走到一起的!”

說完,許默轉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