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77章 她親手毀了自己的孩子!

周圍一片死寂,落針可聞。

一陣陣微風從清北園東邊吹拂而來,卷起一些柳條。

不遠處,兩只黑天鵝帶著幾只小幼崽在溪水,其中一只母黑天鵝從水中叼起了一條魚,喂給其中一只黑天鵝幼崽吃,那幼崽黑天鵝吃的津津有味,唧唧叫了起來。

一家其樂融融,朝著另外一邊游去。

旁邊還有清北大學的學生經過,但是卻一片死寂,鴉雀無聲。

一股恐怖的氣氛壓了下來。

許德明幾乎已經躺在地上,對著謝冰艷,手臂發抖。而謝冰艷卻看著他,眼中帶著濃濃的怨恨與解氣。

似乎因為謎題被解開,她終于可以報復許德明,心中解了一口怨氣。

許婉婷沒有料到事情會是這樣,臉色慘白,只能攙扶著許德明,不讓他徹底倒在地上。

“謝冰艷,你好狠,你真的好狠!”許德明連連開口道。

“我狠?我有你狠?”謝冰艷冷笑連連,咬牙切齒:“他說的不錯,這十八年,我都知道他在哪里,我就是不把他接回來!即便是四年前接回來,也沒有用!許德明,你出軌的那天就已經預料到了結果。現在你說我狠?”

“你看看吧!孤兒院已經徹底把他教廢了,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你們許家不是要他繼承家業嗎?哈哈,繼承啊!”

謝冰艷一臉快意。

“你瘋了!你已經徹底瘋了!”許德明氣的臉色發白。

“我是瘋了!當年!我還是哺乳期,我就眼睜睜的看著你在我生孩子那天,偷偷出去跟那賤人私會!一次,兩次,三次……無窮次!為了你們許家,我已經耗盡了心血與青春!你早就應該想到會有這么一天!”謝冰艷狠毒的開口。

“我跟她早就斷了,跟她已經沒有任何關系!”許德明怒吼道。

“沒有關系我就不恨了?當我知道那一刻起,你就已經死了!”謝冰艷冷笑:“如果不是我讓人去找那賤人,那賤人會肯離開?許德明,我不恨那賤人,我尤為恨你!我一看到許默,就想起你跟那賤人在一起唧唧我我!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一點!”

“他是你親生兒子,你怎么舍得?”許德明再次怒吼道:“有什么事情,你對我來不就是了!那是你的親生兒子!”

“要不是這樣,你怎么會感覺到痛?現在你就已經忍不了了?”謝冰艷繼續冷笑。

“好好好!你已經徹底瘋了!我沒有想到竟然是這個原因!你這個瘋子!”許德明已經語無倫次。

“我是瘋子,你也好不了多少!我不好過,你也別想好過!”謝冰艷怒道。

“瘋了瘋了!全都瘋了!”

許德明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心中好恨!

謝冰艷似乎也不想說話了,忽然一屁股坐在旁邊的石頭椅子上,一滴眼淚從眼角滑落。

許俊哲看著這一幕,無所適從,忽然不知道應該怎么辦才好。

他似乎明白謝冰艷收養自已的目的了,原來,自已也是被利用的那一個!

自已也是棋子!

他忽然覺得風有點冷,血液宛如已經凍僵一般,全身如墜冰窟。

許俊哲不敢插嘴這件事。

他害怕遮羞布被掀開,害怕自已失去現有的一切,他甚至不敢去安慰謝冰艷。

……

“媽!我們都不喜歡許默,你也知道?”許婉婷忽然看著謝冰艷問道。

“知道!”謝冰艷道。

“我還讓人他打過他!”許婉婷看著謝冰艷。

“知道!沒打死!”謝冰艷開口。

許婉婷被噎住了,忽然也全身發冷。

她一臉艱難,張了張嘴巴,想要繼續詢問,但是卻忽然發現自已無法發出聲來。

這一切,也太可怕了。

謝冰艷竟然眼睜睜的看在眼中,怪不得許默說她心如明鏡!

“那媽,你為什么不讓許默把戶口遷走,脫離我們許家?”想了想,許婉婷最終還是開口。

謝冰艷不說話,眼淚從眼睛中滑落了下來,已經劃破了臉龐。

“還是說,你還是覺得許默是你的孩子,你不愿意放任他離開?”許婉婷繼續盯著謝冰艷。

謝冰艷不說話,吸了下鼻子,眼角的眼淚變多了起來,雙手似乎正在發抖。

她親手毀了自已的孩子!

僅僅只是為了報復自已的丈夫出軌!

這十幾年,她曾經做過無數夢,夢到那個孩子,整夜輾轉難眠,想著想著,她心中卻越來越恨,越來越難以容忍。

丈夫在她哺乳期出軌這件事,就宛如一枚鋼針狠狠地刺入了她的心臟一般,讓她寢食難安。

唯獨想到報復他,才能緩解。

但是,那終究是她的孩子。

那終究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兒子。

即便是再怎么樣,也難以割舍這種情感。

此時謝冰艷心中只覺得好恨!

……

許婉婷看著她,心中頓時明白了她的所思所想,心中不由難受至極!

在她看來,謝冰艷完全是自作自受。

但是,她又何嘗不是一個可憐人?許婉婷不知道應該說什么好,心中現在只擔心許默那邊。

當得知自已的親生母親,把自已拋棄,想要把自已毒死,許默恐怕也早已經心死了。

怪不得那天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都毫不介意的說他們已經全部死光!

許婉婷不知道許默經歷過什么樣的絕望!

一想到他在孤兒院生活了十四年,無依無靠,吃不飽,穿不暖,好不容易回到家,又被自已的親生父母虐待,被自已的親生姐姐虐待,許婉婷就險些窒息,好恨好恨自已。

她怎么沒有早點發現這點?

她怎么沒有早點醒悟過來?

……

原本一家人還想好好逛一逛清北園,但是現在眾人都已經沒有興致。

許德明知道了答案,全程黑著臉。

謝冰艷也沒有給他好臉色,沉默不語,任由眼淚在流。

許婉婷與許曼妮只能先回去。

“俊哲你先好好上學!先去宿舍吧!其他的以后再說!”

“那許默哥……”許俊哲想要詢問。

許婉婷道:“這暫時不關你的事,以后再說吧!”

她心煩意亂,不想做過多的解釋。

“好吧!”許俊哲這個時候,也不想插嘴這件事,許家現在亂七八糟的,他都已經找不到自已的位置。

他需要找個機會把自已的位置找回來才行!

許婉婷把許俊哲送到學校,然后便帶著許德明和謝冰艷去賓館。

謝冰艷據說還要回娘家一趟,謝家在京城頗有名氣,是豪門大族,謝冰艷已經有兩年沒有回來,需要回去探探親。

許德明也需要處理分公司的事情,所以便離開酒店,自已一個人去處理。

“曼妮你先在酒店待著吧!要不自已出去找人玩!我先去分公司了!”許婉婷說道。

“好!不過姐,許默……真的沒有問題嗎?”許曼妮看著許婉婷。

“你覺得會有什么問題?”許婉婷道。

“我覺得他離開咱們家也沒啥!為啥爸和媽都哭啊?”許曼妮無法理解。

許婉婷一聽,嘆了口氣:“你還是在酒店好好休息吧!”

說著,也懶得跟她解釋,轉身離開!

……

另外一邊。

許默離開清北園,心情很不錯,沒有絲毫不開心。

清北大學他們還有一些地方沒有逛,需要好好玩玩。

熟悉一遍之后,他才可以盡快適應下來,展開其他的學習與工作。

至于許家,只能暫時放一放了。

他相信現在許家肯定不會好過。

敵人不好過,他心中就舒暢,就開心,做起事情來,更加有精神有力量。

陰霾已經過去,陽光終究會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