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82章 “是嗎?很優秀?”

把手中的錢,大部分都砸了出去。

有長期投資,有短期投資,還有中期投資,應有盡有。

許默與唐磊等人忙完之后,還是盡可能的回學校上課,爭取不落下課程。

“許默,你們系的劉雅似乎不錯,最近經常找你?”唐磊似乎發現了什么,這天中午一起吃飯,他促狹笑道。

許默瞥了他一眼:“別想亂七八糟的事情!”

“這個劉雅還是挺有名的,長得那么漂亮,很多人都在追!她應該是對你有意思,要不然也不會老是找你!”唐磊笑道。

許默沒有解釋。

叫做劉雅的女生,也是大一新生,長得確實漂亮,身材高挑,面容嬌美,長發飄飄。

許默是跟她在一個社團里面認識的,她應該是打聽到了許默在外面做的事情,所以時不時過來找她。

許默對她沒有絲毫興趣,他曾經以靈魂狀態飄蕩了二十年,見過的事情遠遠比一般人多得多,早已經不是熱血少年。

現在,許默除了錢和實力之外,壓根不想其他東西。

“唐磊,你說鳳祥珠寶的黃金……有沒有摻假的可能?”許默對著唐磊問道。

“摻假?”唐磊詫異。

“有幾款賣的不錯的產品,黃金純度不夠!我需要列舉幾樣出來,看看能不能找個機構檢測幾遍!”

唐磊哭笑不得:“許默……真的要這樣做嗎?”

“要!”許默開口。

“其實我不建議你這樣做!即便是他們很不好,我們遠離他們就是了,何必要把事情弄的那么糟糕?”唐磊嘆道。

“你不懂!”許默開口。

“好吧!我不懂!不過你要做的話,我不會阻止你!只要不弄出什么大事情來就好!”唐磊聳聳肩。

許默點點頭!

唐磊性格比較老實,技術宅,本身也比較靦腆內向,只不過許默幾個月他帶出來,讓他稍微開朗自信一些。

以前他也非常向往父母家人,他現在父母可能還活著,只不過當他知道他父母被他丟了之后,他就再也沒有期待過。

這小子,在他們團隊中屬于老黃牛的角色,不怕苦不怕累,做起事情來,任勞任怨,他的學業基本功打的非常扎實,屬于穩扎穩打一輩子都不會飄的那種人。

要不然上輩子許默死后,他也不會獲得了非常不錯的成績。

見他沒有勸自已,許默一邊吃飯,一邊心中盤算著一些東西。

過了一會兒,一個妙齡少女忽然端著飯走過來,一屁股坐在許默對面。

許默與唐磊立即看了一眼,皺起眉頭。

今天下課,他們在學校飯堂吃飯,現在正是飯點,食堂中吃飯的人比較多。

這妙齡少女身材窈窕,長發飄飄,皮膚白皙,堪稱女神般的存在,美麗異常。

她是許家老六,許月蟬!

“劉雅!坐這里!”

許月蟬坐下之后,便對著一個俏麗女生喊道。

這女生年紀比較小,瓜子臉,身材高挑,看到許默兩人之后,眼睛一亮,便在許默旁邊坐了下來。

“你們好,許默,唐同學!”瓜子臉女生一臉微笑打招呼。

許默與唐磊認識她,她就叫做劉雅,跟許默是同一個社團的女生,已經交流過了幾次。

原來她跟許月蟬認識。

許默與唐磊也不知道許月蟬的來意,對視了一眼,拿起飯盒想要離開。

那許月蟬卻笑道:“那么不待見我嗎?見個面都不行?”

許默一聽,便坐了下來道:“我聽說你在清北玩的很花,男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

“你……”許月蟬一愣。

“最近的一個叫做什么?趙京?那家公子?”許默淡淡的開口:“想來許家的幾個,應該都跟你差不多,表面人模狗樣,暗地里卻骯臟無比!”

許月蟬呆住了,微微瞪大眼睛怒道:“許默我警告你,你侮辱我可以,但是侮辱大姐二姐她們我可不答應!二姐和大姐她們一直都非常優秀!”

“是嗎?很優秀?”許默不屑的開口:“優秀到弄虛作假?優秀到栽贓嫁禍都毫不臉紅?優秀到說謊都不用打草稿?這些都是你們姐妹的拿手好戲吧?”

“你……我警告你別亂說!我是特地來見你的!我知道你了不起,但是我不想跟你發火!”許月蟬聞言,瞬間一臉惱怒。

“我也不想跟你發火!但是我也警告你許月蟬,你最好別摻和我的事情!要不然,有你難受的!”許默道。

“誰想摻和你的事情?我才不想!如果不是五姐喊我,我才不愿意過來見你呢!”許月蟬怒道。

“既然如此那就趕緊滾吧!”許默不屑的開口。

“我來見你是想要告訴你,媽生病了,就在城西許家別墅,五姐想你過去看看媽和她!”許月蟬急忙道。

許默頓時笑了:“又病了?她怎么還不死呢!”

許月蟬一愣,呆呆的看著他。

“算了!念你比較少得罪我的份上,我也懶得罵你!你還是自已好自為之吧!”許默撇撇嘴。

許月蟬怒道:“許默你說的是人話嗎?你怎么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是第一次聽?”許默看著她。

許月蟬心中不由惱火:“不管第幾次,你都不應該說這樣的話!明明大姐和二姐她們都已經跟你道歉了,你還有什么不滿的?”

許默瞬間笑了:“許月蟬,我勸你還是少摻和這些事,要不然你的事情還多著呢!最近你偷偷在做什么?打算換一個男朋友?不需要那趙京了?”

許月蟬聽到此話,臉色刷地一下蒼白。

“得了!我也不想摻和你的事情!我只是勸你,最好善良!”許默冷漠道:“你喜歡玩火,遲早會玩出火的!”

許月蟬不知道許默竟然知道她的事情,心中震驚。

她急忙看了看周圍,發現周圍沒有其他人在聽,只有坐在對面的劉雅和旁邊的唐磊在聽,不由放心。

“許,許默,你怎么知道這些?”她急忙壓低聲音,小心翼翼的問道。

許默頓時笑了起來,看著她的眼神,充滿鄙夷。

他也不說話,把最后幾口飯吃完,便與唐磊起身離開。

“許默,許默?”許月蟬急忙喊道。

不過許默壓根不理她,朝著外面走去。

“氣死我了!”許月蟬一看,不由跺了跺腳。

“許學姐,你們……”劉雅看著許月蟬,不由詫異。

許月蟬立即回頭看著她,忽然道:“我五姐的意思是,你跟他接觸接觸看看!許默最近都在忙著公司的事情,他的工作似乎做的很大很大!你應該已經了解了一部分!”

“我?我了解一些!”劉雅開口。

“那你覺得如何?”許月蟬看著她。

劉雅嘴角冒出一絲苦笑:“他壓根不看我一眼!他似乎已經知道了我接近他的目的,表現的非常排斥!”

“許默這小子……”許月蟬一臉無語,跺了跺腳:“快氣死我了!算了!我明天再找他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