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87章 謝冰艷竟然還在作妖

另外一邊。

許默忽然閑暇了下來。

做出拋售計劃之后,公司的腳步開始放緩,已經沒有前兩個月那么緊張。

現在按部就班就可以了。

許默與唐磊四人因為工作,已經落下了一部分課程,現在需要盡可能補回來,所以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們都按時上課,按時下課。

公司還在擴張,只不過動作緩慢了不少,最近在布局東南亞市場,那邊已經開始投放。

一個現象級公司的影響力有多大?

毫無疑問,盡管說許默的動作已經放緩,但是對于世界的影響卻依舊沒有停止。

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深,許許多多人開始使用單車,推廣單車。

許默的用戶增長,也呈現直線上升,現在已經達到了三百萬用戶的關口,未來共享單車的投放,會更加精準,更加方便。

許默已經吩咐技術部,優化系統,推動公司由量變產生質變。

只有這樣,別的公司才無法競爭,才能賣出一個好價錢。

時間悄悄流逝,眨眼之間,又過了一個月。

這個月發生了不少事情。

第一件事,便是黛維娜公司產品蘊含二惡烷超標,引起了一場不小的風波。

不過許婉婷不愧是許婉婷,手腕很強,動作很大,砸錢收買媒體,砸錢屏蔽新聞,甚至發動了一些水軍,把這件事情壓下去了。

當然啦,即便是如此,依舊給黛維娜公司造成了不小的麻煩,短短一個月,黛維娜公司的股價就下跌了百分之十五。

許默沒有絲毫小看許婉婷。

事實上,他很清楚自已這位擁有血緣關系的姐姐,是何等優秀?她絕對是一個殺伐果斷的女強人。

所以,這次動作,僅僅只是試試水,看看她們的反應能力。

不得不說,大公司就是大公司,對于不利信息,極為敏感!

一下子就壓制了!

許默沒有繼續投放黛維娜的不利消息,要等她掩蓋的差不多之后,再給她一記重擊。

如果有可能,他希望黛維娜破產。

……

時間悄悄流逝,眨眼之間,許默十九歲了。

這天迎來了他十九歲生日。

原本許默不打算過,畢竟沒有什么好慶祝的,他以前一向不過生日,即便是在許家也是如此。

以前在許家四年,沒有人給他過過生日。

不過今年有錢,恰巧公司做的不錯,所以唐磊和顧浣溪三人提議,開一個生日宴,邀請公司高管和骨干參加。

這段時間,為了激勵公司的發展,許默自已抽出了自已一部分的股份,發放給公司高管,這部分,大概是百分之五左右,目前市場價值五個億。

公司目前有三十多個高管,大部分都是獵頭挖過來的,許默給他們的薪酬非常豐厚。

所以,生日宴啟動,場面變得非常熱鬧,做了一個六層的大蛋糕,在一個會議室中搞慶祝。

許默無奈,也只能接受唐磊和顧浣溪四人的安排。

……

“許默!生日快樂!”

許默的生日宴在夏海市銘鼎大廈舉行。

他們四個人特地飛回來,處理公司的事情。

夏海市銘鼎大廈才是小怪獸單車的總部,大部分的高管都在這里。

許婉婷與銘鼎大廈的物業有一些關系,很快就發現了銘鼎大廈的動作。

她與許雪慧特地查了一下,這才發現原來這天,竟然是許默的生日。

這四年,他似乎從來沒有在許家過過生日。

一次生日宴都沒有。

即便是去年他年滿十八歲,變成成人,家里依舊風平浪靜,波瀾不驚,無人提起。

這一次生日宴,他們似乎過的非常熱鬧。

應該是有錢,非常奢華,還邀請了物業一些人參加,感謝他們物業的支持。

據說小怪獸單車大部分高管和員工都參與,許默甚至當場給員工發放了一些獎金,引人驚呼。

其實,家里人每一個人都有自已的生日宴。

她與許雪慧自然不必說了,以前讀書的時候,她們年年都開。

老三老四等人每年也不會錯過,她們一般都會在許家別墅中舉行,邀請一些朋友親戚參與。

有一年,許雪慧舉行生日宴,邀請了許許多多的閨蜜和朋友參與,許默還在外面坐著,等她們生日宴結束之后,才敢回家。

但是,家里人似乎沒有人知道許默的生日是什么時候!

許婉婷呼吸急促,給許德明謝冰艷各自發了一條信息,然后又給許疏影發了一條信息。

許德明與謝冰艷的反應如何,暫時不知道。

當許疏影收到消息之后,立即趕來公司,與她見面。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她開門的第一句話是這個。

許婉婷與許雪慧看了一眼,神情哀傷。

“四年,沒有人知道!也沒人問過!我們這四年,都做了什么?”許雪慧幽幽的開口。

許婉婷與許疏影沉默了,沒有開口。

謝冰艷那邊也沒有反應,一動不動。

許婉婷也不知道謝冰艷的想法,至今為止,謝冰艷都沒有跟許默道歉,或許她道歉就能解除現在的冷戰狀態,但是謝冰艷并沒有。

誰也不知道謝冰艷究竟在想什么!

“媽給了俊哲五千萬,讓俊哲去創業!半個月前的事情!”許疏影忽然開口道。

“五千萬?”許婉婷與許雪慧臉色一滯。

許疏影漠然點頭:“俊哲要做共享電動車,公司已經開好,已經開始做了!媽給了他非常大的支持!”

許婉婷臉色劇變,嬌軀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呼吸急促:“媽,究竟想要做什么?現在這種程度還不夠嗎?她一定要把人往死里逼嗎?許默究竟那一點得罪她了?”

“我不知道!我也是剛剛聽三姐說的!”許疏影滿臉木然,心中也難以想象謝冰艷做出這樣的選擇。

“共享電動車,這明顯就是與許默競爭的行業!她給過許默一分錢嗎?她就連超過五百塊錢的生活費都沒有給過!我不明白她為什么這么狠!現在這種結果還不是她想要看到的?她非得讓這個家支離破碎才行?”

許婉婷已經徹底繃不住了,情緒狂涌而出。

如果不是謝冰艷,或許壓根沒有這么多事情。

現在都已經這樣了,謝冰艷竟然還在作妖。

許婉婷只覺得傷心欲絕!

許雪慧與許疏影不說話了,只覺得極為寒心。

“今天是許默的生日!十八年,十九年,身為母親,她從未給他過過一次生日!”

“她可能甚至不知道今天是許默的生日!”

“我發消息給她,她回也不回!我真的受夠了!”

許婉婷哭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