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93章 看他樓塌了

煙霧彌漫,遮蔽了許德明的眼睛,他忽然站了起來,走到門外繼續吸了幾口。

腦海中的記憶愈發清晰。

那天,他們是在游樂園這邊包了一個餐廳給許俊哲過生日,有幾個小乞丐過來,讓他們覺得惡心,只想把他們趕走。

那天,他還打電話臭罵了游樂園的保安一頓,罵他們不負責,任由小乞丐打擾他們的雅興。

他根本不知道與那孩子的關系。

煙一根接著一根抽,根本抽不完。

在房間里面,許雪慧還在與那老院長聊天,許雪慧似乎也想起了很多事情,滿臉難受。

許德明連續抽了幾根,走了回來,繼續了解后面的事情。

事情還比較多,一時半會,可能聊不完。

老院長找出很多關于許默的照片,一張張的拿給他們看,這些照片拍了都有些年頭了。

幾乎每一年,孤兒院都會給他們留一些照片,以供后續父母查看。

“這一張,是他摔斷了腿!脫臼了!好像是在路邊與一個商戶發生了沖突,被人踢了一腳,倒在地上,還磕破了頭,流了很多血!”

“這一次是冬天,他發燒的可怕,病了十幾天時間,最后才撐了過來!”

“許默這孩子,以前體質就比較虛弱,是嬰兒時期留下來的后遺癥!嬰兒時期,他泡了很多雨水!幸運的是,這孩子也知道自已身體虛,有一段時間,每天都在鍛煉!”

“只有經歷苦難,才有可能成功!沒有一個人的成功,是稀松平常的,當我聽到這孩子成了高考狀元之后,也欣慰不已!”

“你們是他的家人,應該可以以他為驕傲!照看孤兒院這么多年,我從未見過如此優秀的孩子!”

許德明和許雪慧臉色凝重,呼吸也瞬間沉重了許多。

是的!

許默變得確實很優秀。

他或許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只不過他們沒有發現。

他現在做的事情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超越了同齡人一大截。

他算是白手起家,打下了一大批屬于自已的基業,不用想都知道,他以后必定前途不可限量。

然而這一切,卻跟許家沒有任何關系,許家在這一過程中,沒有提供過任何幫助。

許德明回想起那天許默拿著斷絕書,讓他們簽下,他腦袋中還在流著血,卻渾然不在意。

許德明無法想象當時許默心中究竟有多絕望。

“還有其他的嗎?”他聲音嘶啞,詢問了一句。

“當然還有!這些照片都是他的,你們可以拿走慢慢看!他從一歲到十四歲,每一年都有存檔!”老院長道。

許德明把照片接過來看了一眼,然后點了點頭,與許雪慧出了孤兒院,回到轎車上。

車門關上,車內忽然安靜了下來,一片死寂,落針可聞。

“現在許默估計還貧血!前一段時間,他都暈倒了!”許雪慧不敢說中毒的事情,只能說這個:“他在咱們家四年,壓根沒有把身體養好!”

“怎么養?他飯都沒得吃!”許德明忽然有些惱怒,低吼了一聲。

許雪慧嚇了一跳,忽然不敢說話了。

“先回去吧!這些照片,我需要看完!把你大姐喊回來,讓她一起看看!”許德明怒道:“你們這些年做了很多好事,我要跟你們算清楚!”

許雪慧忽然哭了起來。

“走吧!”許德明心情煩躁,迅速讓司機開車。

……

黛維娜的股價在崩!

一天就不見了百分之五,第二天不見了百分之八,第三天,又不見了百分之十。

下跌的速度堪稱雪崩,讓一些股民哀嚎不已。

由于不少產品出現了丑聞,所以黛維娜幾乎是第一時間宣布下架這些產品,給予相關補償。

現在黛維娜正在盡可能的穩住股價,穩住公司,不讓更多的丑聞冒出來,他們說甚至已經與那些患者聯系,企圖重金收買。

許婉婷身為許家長女,在商界確實有很多關系,她打幾個電話出去,沒有幾個人不敢給她面子。

她不僅僅只是許家長女,還是跟京城謝家有關系,在雙重身份之下,黛維娜的公司還是慢慢的被穩住了。

許默在宿舍里面看到股價波動,一臉平靜。

僅僅幾天,黛維娜的市值就不見了將近百分之五十,后面雖然穩住了,但是風波并沒有因此過去。

最近幾天,還在緩慢的下降。

許婉婷這段時間,恐怕壓根睡不著覺!

許默已經讓更多的患者圍堵黛維娜的大門,不過效果并不是特別明顯,許婉婷還是有些手腕的。

他沒有多想,繼續回去上課,追趕學業。

最近小怪獸單車的發展很迅速,又開始布局幾個國家,變得越來越火爆。

許默的用戶也在瘋狂攀升,已經突破了一千萬用戶的規模。

看到這樣的數據,阿貍集團的人似乎越來越熱切了,已經幾次聯系許默,想要繼續找他談談。

關于無人超市的看法,許默自然不是空穴來風,那幾年,無人超市確實引領了一陣風潮,很多人都跟風做無人超市。

大馬哥投資了不少錢,想要把市場做起來,但是許默很清楚,幾年之后,無人超市會一個接著一個破產。

當時間來到2024年的時候,大部分無人超市都已經破產的差不多了,即便是大名鼎鼎的亞馬遜超市,都爆出需要聘請一千個阿三員工手動在后臺檢查客戶商品的丑聞,而不是動用科技解決。

所謂無人超市,最終會落下帷幕!

而許默下一個創業目標,也已經確定。

最近他在做一款小商品公司,名為拼好貨,是一家以拼團模式為經營方向的電商小企業。

他投資了一百萬,把公司的組織架構暫時構建了起來,只不過最近還不聲不響,僅僅只是試試水。

許默很清楚,最初,可能很多人都不看好這個模式。

畢竟對于大部分人來說,淘淘,天貓,狗東,幾乎已經是極限。

電商市場,似乎已經被搶占的差不多。

但是只有許默清楚,電商的下沉市場還有多么廣闊的空間。

盡管說后世依舊許許多多人都不看好拼好貨這個模式,但是,并不妨礙它能賺錢。

它能賺大錢!

許默最近想要花點小時間,把這個模式摸熟悉了,準備后續開搞。

“俊哲共享電瓶車發展的很快,現在已經京城成立分部!據說他們的用戶,已經突破了一萬人,擠壓了咱們小怪獸單車的發展空間!”

“許家人真的有錢,他們壓根不需要融資,僅僅一家,就拿出了一個億的資金!許家人,果然寵養子!”

“我知道了!”

兩個下屬過來給許默匯報電瓶車的事情,許默拿到數據之后,點了點頭,表示已經了解。

事實上,許俊哲也已經回到了清北大學上課,因為他創業做共享電瓶車的事情,讓他的名氣在清北暴漲。

他找到了清北大學的校長,說希望在清北大學校園內投放共享電瓶車,校長同意了。

所以現在,許俊哲已經風靡清北大學,成為了創業達人,崇拜者無數。

他最近偶爾在清北大學發表演講,高談論闊,意氣風發,趾高氣揚,說已經把小怪獸單車擠壓到一邊。

許默與唐磊等人沒有做什么,僅僅只是靜靜地看著。

看他起高樓,看他宴賓客,看他樓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