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104章 替人哭喪?

許俊哲見她如此,不由笑了。

樂意見她如此。

接下來,許俊哲恐怕需要回夏海市去找一下許德明,跟許德明要一筆錢。

還不知道許德明給不給他,他過去要,應該會給。

聽說許德明的態度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開始查許默的事情,但是……好像跟他沒有太大的關系。

他許俊哲可是一直站在許默這邊,一直都在替許默說話。

無論家人與許默鬧得多僵,跟他關系都不大。

更何況,許德明也一向比較寵他。

……

許德明在家里檢查視頻,檢查一些從孤兒院得到的信息。

許婉婷與許疏影已經從京城飛回來,最近都在工作。

許婉婷與許疏影那天去見謝冰艷,主要是想要看看謝冰艷對許默的態度,了解謝冰艷如何,但是謝冰艷的表現,讓她們心中冰冷。

現在兩人幾乎已經確定是謝冰艷給許默下毒。

如果不是她,那么她的表現不會這樣。

兩人心中都非常震驚。

當然,許婉婷與許疏影也不敢去拆穿她,她們害怕真的出什么大事情,既然許默覺得是她與許雪慧給他下毒,那么就讓他這樣以為好了。

她來當這個惡人!

許婉婷并不希望許默最后查到謝冰艷身上,虎毒,不食子!

這樣,或許總歸會讓許默心中還有一些期待。

黛維娜的事情依舊很多,她的工作依舊非常繁忙。

隨著股價雪崩,品牌價值也開始雪崩,黛維娜正在瓦解之中。

許婉婷已經投入了大筆資金,想要穩住局面,但是現在看起來,效果并不是特別好。

惡化還在繼續,許默還在出手。

許德明那邊,似乎也遇到了一些問題。

據說爺爺奶奶前幾天過來一趟,也不知道他們聊了什么,許德明的情況并不是很對勁。

這天下班,許婉婷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看到許德明依舊坐在客廳里面抽煙,查看一些照片和資料。

桌子上,煙灰缸都已經被煙堆滿。

“爸!據說許默又開了一個公司!”想了想,許婉婷走過來說道。

“我知道!”許德明吸了一口煙,看都不看她,低頭看著一張照片。

許婉婷抬頭看去,臉色不由一滯。

那是許默的照片。

只不過出現的場景頗為詭異,他似乎出現在一個靈堂中,穿著白色的衣服,披麻戴孝,跪在地上,似乎正在哭喪。

旁邊還有不少同樣披麻戴孝的人,似乎是有人死了。

許默那時候大概十歲左右。

“這照片……”許婉婷蹙了蹙眉頭。

“是從孤兒院的照片庫中找出來的!今天剛剛送過來,估計是漏掉了!”許德明解釋說道。

“他,為什么這樣?”許婉婷詫異。

“孤兒院給我的解釋是,他那時候為了賺錢,賺一些生活費。所以跑到郊區的一個村莊去!那邊,偶爾會有老人去世,他一發現,就進去問需不需要代理哭喪?一般跪著哭下來,一天能賺三百塊!”

“他覺得這個能賺錢,哭了好多次!”

許婉婷嬌軀一震,猛地張大了嘴巴,啊啊了幾聲,但是卻豁然發現自已無法發出聲音來。

替人哭喪?

“應該是哭了好幾年,那時候據說他的生活費和零花錢都是從這里出的!”許德明繼續開口,煙霧繚繞,看不出表情:“他小時候膽子挺大的,經常哭一天一夜,跟死人住在一起!”

“……”

許婉婷可以想象那種慘景。

一般都是病死或者老死的老人,放在棺材里面。

一堆人在外面哭,旁邊還掛滿了白紙和花圈。

一些有錢人家,如果有家人去世,他們哭不出來,所以就請別人哭喪,最好還來幾個孩子,哭的大聲一些。

許德明說許默膽子大,估計除了他有膽子跟死人呆在一塊之外,還是有膽子進去問別人要不要哭喪?

這種情況下,如果別人不要,那么估計他就會被打出來,被狠狠地教訓一頓。

許婉婷終于明白前幾天許默說,他曾經做過許許多多惡心的事情是什么了?

或許跪著乞討,對他來說,并不算什么。

為了活著,他甚至做過更加恐怖的事情。

許德明說著說著,深深吸了一口煙,一臉疲憊的躺在沙發上,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

他已經好幾天沒有刮胡須,幾天幾夜睡不著,一睜開眼,便查看這些東西。

許婉婷知道他心中的痛苦,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她卻無法安慰。

如果沒有以前,或許也沒有現在。

許默曾經給了他們四年,也足足等了他們四年,直到徹底等不到。

“爸,現在……或許,還來得及!”想了想,許婉婷開口。

許德明搖搖頭:“你不知道這孩子的厲害,我所有東西都看了一遍,心中非常震驚,我們……不會有太多的機會!”

“前幾天爺爺奶奶過來做什么?”想了想,許婉婷問道。

“還能做什么?想要培養他們的天才兒子和天才長孫許安康,他們要一部分鳳祥珠寶的管轄權,我已經回絕了他們!”許德明道。

“他們竟然想要這個?”許婉婷微微吃驚。

“對了!你那邊還能抽出一筆錢嗎?”許德明忽然開口問道。

許婉婷一怔:“還有,不過并不多!最多只能有幾千萬!”

“許默已經不做共享單車賽道了!俊哲在做,你把一筆錢劃給俊哲吧!讓他嘗試把公司做起來!”許德明有氣無力的說道:“家里,只有俊哲看的明明白白,知道許默的處境!他一直對許默贊不絕口,他能力也不錯,讓他試一試!”

許婉婷怔了怔,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許俊哲確實很乖巧,讓人無話可說。

以前許默在家里,其他人都在嫌棄許默,只有許俊哲沒有。

相反,許俊哲還經常勸謝冰艷和他們不要生氣,盡可能原諒許默,不要責罰許默等等。

相對比許俊哲,她們這些姐姐簡直慚愧無比。

盡管說許俊哲曾經也學她們幾個,有學有樣的栽贓過許默,但是那僅僅只是無心之舉。

許婉婷并不介意扶持一下他的企業,讓他成長起來。

“爸是想要俊哲成長起來,跟許安康爭奪鳳祥珠寶?”許婉婷忽然明白許德明的用意。

從現在看,許默估計暫時看不上,許默壓根不想回家。

許德明絕對不希望鳳祥珠寶落在大侄子手中,所以,扶持一下許俊哲,讓他表現自已的能力,然后入局鳳祥珠寶,與大侄子許安康爭奪,是最好的選擇。

許家的新一代,已經崛起了。

“不錯!如果他表現的好,可以讓他試一試!給他一筆錢吧!反正許默已經不做共享單車了!我這邊,也會抽出一筆給他!”許德明點了點頭。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