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108章 跟婊子一樣!

“好痛!不要打我!”許盼娣模模糊糊的,幾乎痛醒過來,還是神志不清。

但是許默一巴掌又扇了過去。

“痛?你還好意思痛?你怎么那么賤呢?還穿的那么暴露到酒吧喝酒?你算什么大律師?”

許默毫不客氣,啪啪幾下,許盼娣的臉被扇的火紅,立即腫成了豬頭。

最關鍵的是,她竟然還沒有醒,已經醉死過去了。

許默只能向唐磊借來手機,撥打許月蟬的電話,讓許月蟬過來把她接回去。

許月蟬也愛玩,還腳踏兩條船。

上一次許默提醒她之后,她似乎兩個都分了,也不知道現在找沒找,她可不是乖寶寶。

許月蟬估計在睡覺,聽到消息之后,急忙開著跑車出門,很快就找到了許默幾個人的位置。

“滾吧!把她抬回去!”許默不耐煩的把轉身就走。

“許默,你去哪?你過來幫我把她抱上去啊!”許月蟬急忙喊道。

許默看著她頓時笑了:“你一個人抱得動!不過我倒是好奇,她是不是學你的?”

“你,你說什么呢?”許月蟬有些慌張。

“我知道你許月蟬,你愛來這些地方!許盼娣在京城,估計是跟你一起過來玩吧!你看看她,應該是被人下了藥!”許默嘲諷道。

許月蟬看了許盼娣一眼,頓時有些慌張。

“手臂上還都是紋身,你們姐妹怎么那么賤呢?你們是不是一向都這么賤?”許默罵道。

“許默,我可是你姐!”許月蟬提醒。

“得了吧!我姐?我姐早死光了!你們這樣的賤貨,還當不了我姐!”許默滿臉不屑。

許月蟬一聽,豁然大怒:“許默,你在敢說一句試試?你在敢說一句,你看看我不扇你?我是你姐!”

許默不屑的擺擺手:“你還是把這個賤人抬回去吧!我知道她到酒吧來做什么?不就是釣男人來的嗎?你以前也這樣!”

“你……”許月蟬一聽,怒火沖天,已經忍不住了,就想朝著許默走過來。

不過顧浣溪和李半妝等人還在,急忙上前。

許月蟬急忙剎住腳步怒道:“許默,我告訴你,你罵我可以!但是你罵四姐,你罵其他人,我可不答應!你別以為你現在有多了不起,我告訴你,我們是還沒有治你!”

許默樂了:“治我又怎么樣?你們不是一直都在信誓旦旦的要我破產嗎?許月蟬我也告訴你,玩歸玩鬧歸鬧,你最好記住你的身份!你是許家人,不是街道上隨處可見的婊子!”

“你……”

“還有這個許盼娣!若是我剛剛沒有看到,她估計都被人拖走了!她不是學你的嗎?不是你經常帶她出來玩的嗎?”許默怒視她。

“……”許月蟬被罵的呆住了,瞪大眼睛,無法出聲。

“賤人!真賤啊!跟婊子一樣!”許默又罵了一聲,然后才與唐磊等人轉身離開。

他們的車也已經到了,就在旁邊等著。

許月蟬見他離開,立即紅著眼睛,猛地跺了跺腳,心中只覺得委屈別不已。

她被許默罵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每一次都非常狠。

雖然說許盼娣來酒吧,確實多少跟她有關系,她上大學偶爾往酒吧跑,玩一玩。

但是許盼娣等人家教比較嚴格,以前謝冰艷和許德明壓根不讓她們碰這些東西,一旦碰,那就是嚴厲責罰。

許盼娣身為大律師,極少來這邊。

這一次她獨自一人出來喝酒,估計是遇到了什么大事情,然后被人下了藥。

許月蟬忍著怒火,回頭看了一眼,只見許盼娣一臉難受,似乎想要嘔吐。

她急忙把她扶起來,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讓她吐干凈之后,才把她抱上跑車。

許月蟬啟動車子,怒火還沒有消。

許默一直賤貨賤貨的罵她們,非常可惡,她得回去打一個小報告才行。

現在的許默,趾高氣揚,陰陽怪氣,實在是太讓人討厭了!

……

許默幾個人,先把唐磊小情侶送回去,然后才各自分開,回住所。

在京城,許默有一棟大別墅,是他們幾個合資購買的,偶爾會聚在一起住和探討事情。

他們在別墅里面,都有自已的專屬區域和房間。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第二天一大早,許默起身先回學校一趟,然后便繼續開始公司的事情。

融資已經要提上日程,需要接入扣扣集團的資本和狗東集團的資本,有一些數據,要拿出去給他們看看。

事實上,這段時間砍一刀和拼團模式,在威信聊天和扣扣聊天上非常火爆,扣扣和威信那邊也已經有了一部分數據,所以他們才聯系許默。

這些人,商業嗅覺極為靈敏。

……

許盼娣的臉腫了!

徹底腫成了豬頭。

當她從房間中醒來,立即察覺到臉頰火辣辣的痛,她急忙正在的爬起來看了一下鏡子,立即發出了一聲慘叫聲。

昨天的事情,她已經記不得了,只記得自已去了酒吧喝酒,后面就沒有了記憶。

有幾個男人跑過來跟她喝酒。

現在許盼娣捂著自已的嘴巴不由驚呼:“好痛啊!”

許月蟬就在隔壁,聽到她的聲音之后,急忙跑進來看了她一眼。

見她臉蛋腫成了豬頭,上面還有清晰的巴掌印,不由詫異。

昨天許盼娣被人喂了藥,吐了好久。

許月蟬把她帶回來之后,給她喂了一些醒酒湯,然后才把她的藥力驅除干凈。

她還擔心許盼娣會出事情,現在見她蘇醒,略微放心。

“老六,我怎么啦?我的臉……好痛啊!”許盼娣捂著臉蛋慘叫了一聲。

許月蟬沒有見許默打許盼娣,不過心中猜測是許默打的,她也不敢明說,只能問道:“四姐,你昨天只能一個人去酒吧了啊?”

許盼娣捂著臉一臉痛苦:“我昨天負責一個案子,非常郁悶,就過去散散心!究竟是誰打我?我兩邊臉都痛!”

許月蟬避而不談,說道:“那你也不能隨便跟陌生男人喝酒啊!你知不知道,你昨天差點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不就是喝了一點酒嗎?”許盼娣不屑道。

“你醉醺醺的,還是我抱你回來的!若是我沒去,那你真的要出大事!你要去喝酒,也喊幾個熟悉的人啊!”許月蟬無語道。

“究竟是誰打我的臉?是不是你?”許盼娣覺得痛,怒視許月蟬。

“可不是我!”許月蟬道。

“我的臉都腫起來了!不是你是誰?快帶我去看醫生!”許盼娣急忙說道,覺得自已的臉比較重要。

許月蟬一聽,微微嘆了口氣,只能先帶她去看看醫生。

許盼娣的臉沒事,僅僅只是被打腫而已,用雞蛋燙一下,估計就會恢復了。

她聽到醫生的叮囑,有些放心。

不過很快,她又大怒:“究竟是誰打我的臉,該死!不是你,那是誰?”

“我也不知道啊!”

“我去查監控!我去喊警察過來,該死!”許盼娣怒了,似乎一輩子都沒有承受過這么大的委屈。

她兩邊臉都已經是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