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130章 別傻了謝大校!

拿到投資,許默非常高興,宴請大家吃一頓。

現在不僅僅只是拼夕夕獲得成功,火山小視頻那邊也獲得了一定成效,開始顯露頭角,只不過這個項目孵化起來有一定困難,所以許默還需要繼續朝著火山小視頻投入資金,繼續孵化。

目前許默已經跟頭條新聞取得了聯系,并且繼續給頭條新聞投入兩個億,獲得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后續,他會嘗試讓火山小視頻加入頭條新聞。

為了達到這一步,許默已經拉攏了頭條新聞的創始人,讓他投資三千萬,獲得火山小視頻百分之三的股份。

這方面,許默與頭條新聞在相互投資,目的是相互捆綁,利益分享,這樣做起來效果才會好很多。

還有就是焚情資本的投資。

這是許默、唐磊和顧浣溪四人成立的投資公司,主要投資房地產、手游和股票方面的投資,同樣獲得了巨額回報。

目前焚情資本正在做高負債率的資本運作,不斷的買房,抵押,貸款,然后繼續買房,繼續抵押,繼續獲得貸款。

這樣做的風險很大,但是,正所謂風浪越大魚越貴,隨著許默做了幾次之后,焚情資本的價值已經達到了兩百億左右。

許默手中已經獲得了大量的商鋪、房子、商業大廈,遍布在夏海市、深海市和京城幾個主要城市。

有這些房產和商鋪的存在,許默幾乎等于已經立于不敗之地,絕對不可能破產。

目前,焚情資本還打算投資五個億,在夏海市市中心拿下一座大型商場運營。

“房地產方面的投資,不能斷!我已經預測到了,未來幾年,房價都會瘋狂飆升!所以,我們要抓住這個風口!”

“不要害怕資金鏈斷裂,現在咱們能貸款出來就盡量貸款出來,先把這些房產拿下再說!”

“等咱們捆綁的資金多了,銀行就會害怕我們破產,不會不貸款給我們!”

“咱們預留三十億做風險資金即可!即便是未來出現問題,咱們也可以售賣股份套現!”

目前許默四人做的投資分了許許多多塊,打著雞蛋絕對不放在一個籃子里面的原則,非常分散。

即便是有其中一塊虧了,也沒有多大問題,其他方面盈利即可。

更何況許默還有一個比特幣的殺手锏,這方面,他藏的很深,不讓任何人知道,不到最后關頭,絕對不會拿出來用。

有了這些布置之后,許默才有底氣跟許家和謝家硬碰硬,要不然,以卵擊石,沒有什么意義。

唐磊和顧浣溪等人一聽,說道:“許默,你實在是太大膽了!不斷的抵押貸款,一般人不敢這么玩!”

“只有膽子大才能賺大錢!現在這個運作很多人都在做,你們別擔心,咱們有資本!”許默道。

“好吧!我贊同你這么做,不過,現在最主要的還是拼夕夕,我希望這方面盡快做好!”唐磊道。

“好!”

拼夕夕沒有什么問題,接入扣扣集團之后,扣扣集團會保證拼夕夕能正常運營下去。

這等于給拼夕夕找了一個護身符,任何人想要動拼夕夕,都得掂量掂量。

許默已經在做最后的準備。

……

一伙人商討了一下,繼續忙碌了起來,然而這天,陸紅鸞給他發了一條消息,是許德明讓她發的,有一個人要見他。

許默看了一下名字,皺起眉頭。

說實在話,對于謝家人,他并不是很熟悉,這個謝大校他上輩子活著的時候沒有見過,也就是死后見過幾次。

能量確實很大,也在京城,可以動用很多人際關系,不過,也僅此而已,謝家在京城還做不到一手遮天。

現在這個謝大校忽然冒出來,顯然不簡單,不是許婉婷就是許疏影打電話通知他,按照謝冰艷高傲的性格,是絕對不可能打電話給謝大校的,據他所知,謝冰艷以前性格高冷,與這個謝大校的關系也不是很好。

當然啦,謝家還有其他長輩在,其他長輩都比較寵謝冰艷,以前謝冰艷在燕京算得上是性格非常高冷的千金大小姐,頗有名氣,能動用謝家的關系再正常不過了。

許默決定去會會他!

最近唐磊和顧浣溪三人又回夏海市一趟,見一見他們的干爹干媽,跟他們吃了幾頓飯。

附一醫院的唐老院長對于唐磊三人回來,非常高興,說起創業的事情,興致勃勃。

相對比謝家,其實唐家在京城的勢力更大,唐老院長最近也打算帶著唐磊和顧浣溪三人去唐家本家走動走動。

總的來說,許默預測過謝家和許家會有什么動作,現在這位謝大校過來,完全沒有出乎預料之外。

約定的地點,清北大學校外的一家餐廳,周圍人來人往,頗為熱鬧。

“坐!”

謝大校穿著軍裝,估計是剛剛執行軍務回來,顯得一絲不茍,頗為嚴肅。

許默坐在他對面,喊來了服務員,點了一杯茶,自已喝了一口。

謝大校看著他,并沒有立即開口說話,過了好一陣子,他才慢悠悠的說道:“我去了夏海市一趟,見了婉婷和疏影幾人,也就是你大姐和五姐,我沒有見過你,我叫做謝震,是你二舅!”

許默一邊喝茶,一邊瞥了他一口:“總的來說,我需要輕輕地提醒一下,我沒有所謂的大姐五姐,更加沒有所謂的二舅!我的家人全死光了,他們死的很慘!”

謝震臉色一滯:“你跟我說這些沒有意義,我是來解決問題來的!你們之間的關系現在很僵,你不應該繼續這樣下去!”

“我覺得一點都不僵,這是正常現象!”許默看到服務員端了一盤點心過來,拿起筷子吃了一口。

他剛剛下課,有點餓。

“是謝冰艷讓你過來的?”

“你不覺得直呼她的名字,枉為人子嗎?”謝震皺眉。

許默頓時笑了:“我知道你來的目的是什么!謝家給我下戰書?還是威逼利誘或者嚇唬我?謝大校,我從小都是被嚇大的,經不起這樣嚇!”

謝震皺眉。

“既然你已經去了夏海市,那么應該知道夏海市的情況!我不知道許婉婷和許疏影等人跟你說了什么,但是,對于我來說都沒有意義!”許默繼續一邊吃一邊開口:“我很樂于見她發瘋!”

謝震盯著他道:“我這一次過來,并不是給你下戰書,也不是過來威逼利誘,而是希望你跟我回謝家一趟!你外公外婆想要見見你!”

“哦?想要見見我?你們不覺得搞笑嗎?我回謝家四年,六年,你們都沒有想過要見見我!現在想要見見我?別傻了謝大校,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了!”許默嘲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