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133章 許默,已經是敵人!

投資人的反應有些搞笑,不過帶來的利益卻是實實在在的,這種模式,許默還運用在了火山小視頻上,同樣獲得了一些成功。

……

最近唐磊和顧浣溪火了。

他們在清北大學校園中,大大的出名。

特別是唐磊,之前由于他是共享單車的聯合創始人,早就在清北校園中火了一把,結交了一個不錯的小女友,成為清北校園中新一代的領軍人物。

這一點,即便是許俊哲都比不上他。

最近又傳出唐磊還是拼夕夕的聯合創始人之一,推出了砍一刀和拼團模式,火爆全國,讓他名氣大漲。

盡管說唐磊向來謙虛,但是還是阻止不了他天才名號外泄。

另外就是顧浣溪,上一次參加世界互聯網大會,讓顧浣溪接受采訪,讓顧浣溪名氣暴漲。

學校里面一些人意識到,顧浣溪竟然也是拼夕夕和共享單車另外一個聯合創始人,讓她同樣火爆校園。

顧浣溪當天晚上回來跟許默說的時候,都一臉哭笑不得,說下課回宿舍的時候,總有人跟她打招呼。

許默與李半妝聽了都樂了,笑道:“那你們可以在學校里面做一個講座!”

“哪里那么容易?清北可不是普通地方!”

無論如何,唐磊和顧浣溪的名號蓋過了許俊哲,是一件好事。

事實上也跟顧浣溪差不多,清北確實不是普通地方,能考上清北的,大部分都是一些有身份的學子。

這些人的追求,大部分都不是商業上的成功,而是追求政治或者科研,亦或是軍事方面的成功。

商業僅僅只是其中之一。

當然啦,學生時代,都比較單純,唐磊與顧浣溪現在都已經有幾十億身家,能在清北出名,再正常不過了。

他們這些人,其實還需要低調,盡量低調。

四個人一起,繼續做業務推廣。

砍一刀模式,繼續火爆,病毒式傳播,席卷全國,席卷大江南北。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在微信上追求給我砍一刀,亦或是組成了一個微信拼團群,專門互助拼團。

也有助于拼夕夕的推廣,所以,這種營銷模式已經成功了撕開了網購平臺的一個大口子,占領屬于自已的一片領地。

許默看到資金已經花的差不多,立即啟動第三輪融資。

這一輪,融資一百億,尋找至少三個投資人……

……

這段時間,許婉婷頗為忙碌。

她想要把黛維娜救起來,再次運營,證明自已的能力,但是許婉婷忽然意識到,許默之所以沒有直接把黛維娜弄破產,或許另有深意。

黛維娜現在半死不活的模樣,如果按照正常情況,乘他病要他命,是最好的選擇是弄破產。

但是許默最近似乎并沒有繼續對黛維娜出手。

這是許默憐憫,選擇放過黛維娜嗎?

如果是換做前一段時間,許婉婷或許會這么想,但是現在……認真想一想,遍體生寒。

許默之所以放過黛維娜,恐怕不是如此。

事到如今,許婉婷也終于接受了自已這個親弟弟,已經是自已敵人的事實。

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

或許許默還在盯著黛維娜,等著她救起來,然后再次給黛維娜最沉重的一擊。

絕對有可能是這樣。

許默在不斷的消耗她的精力和金錢,想要把她徹底拖垮,所以才把黛維娜弄的半死不活,讓她放棄也不是,繼續經營也不是。

她現在最應該做的,其實是拋售黛維娜的所有資產,另起爐灶,重新開始,而不是繼續在黛維娜上面耗。

“我們都需要迎接好挑戰!來自許默的挑戰!他已經成熟了!”許婉婷對著許疏影說道:“他再也不是那個回到家就唯唯諾諾,被任意責罰,任意責罵的小男孩!”

“黛維娜,就這樣了嗎?”許疏影輕聲問道,覺得不可思議。

“估計就這樣了!上次見面,許默就已經警告我了!我只能放棄!”許婉婷失魂落魄,神情宛如木偶。

許疏影沉默了。

最近很多人來調查黛維娜,藥監局和工商局其實都已經給黛維娜正名,證明黛維娜沒有致癌物,所有礦物質的含量都符合國家標準。

但是,并沒有多大作用。

當致癌這個名詞和黛維娜掛鉤之后,就注定戴維娜會損失慘重。

“那現在怎么辦?”許疏影問道。

“媽讓我幫俊哲拿到鳳祥珠寶的控制權!我需要抽回黛維娜的所有資金,現在還不知道如何,我看鳳祥珠寶恐怕也支撐不了多久!”許婉婷繼續道。

“鳳祥珠寶……怎么可能?”許疏影不相信,鳳祥珠寶可是國內鼎鼎有名的大型珠寶商,哪里那么容易出事。

“暫時還不知道許默如何對付鳳祥珠寶,但是看現在的情況,他絕對不會放過的!老五,他是一個天才!你看到了嗎?他是一個天才!”許婉婷眼神呆滯的繼續道。

許疏影沒有說話,拿起旁邊的報告看了一眼。

這是許疏影所在投資公司對砍一刀模式和拼夕夕平臺做的一次調研,上面的模式,非常風靡,漸漸火爆全國。

現在許許多多投資人都在盯著拼夕夕的發展,驚嘆不已,據說,拼夕夕已經啟動了上市程序。

他才剛剛創辦拼夕夕多久?一年多的時間,他還花了很長時間去孵化,但是,這么短的時間,他卻要啟動上市程序,確實驚人。

許疏影不經商,對于商業了解的不多,但是,看過報告之后,她心中還是忍不住驚嘆。

這人,究竟有多聰明啊!

許默若是還跟她們好好的,那就太好了!

“爸,很驕傲!爸現在不肯直接讓出鳳祥珠寶的控制權!他已經向許家報告,并且報考大舅二舅和外公外婆等人!對于爸來說,許默才是理想的接班人!”許婉婷呆呆的開口:“這場鬧劇,看起來短時間內不會結束!”

“那么大姐,你支持誰?”許疏影看著她。

“這……”許婉婷停滯了一下。

“我想,究竟是俊哲接班鳳祥珠寶,還是讓許默接班鳳祥珠寶,我們的意見應該會非常重要!事到如今,我們應該支持誰?”許疏影繼續開口。

許婉婷沉默了,沒有說話,神情艱難。

這個問題她沒有想過,其實按道理說,許默更加合適,許默的營銷能力和商業能力,已經證明了自已非常有資格繼承鳳祥珠寶。

但是許默現在這個情況,不太可能回家。

而許俊哲,就差了許多,他的共享電動車不僅僅破產,還造成了巨額虧損,資本運作完全沒有成功。

在這種情況下,雙方沒有可比性。

不過……

許婉婷頓了頓,緩緩開口道:“我支持俊哲,也只能是俊哲!至于許默……”

她沒有繼續往下說,許疏影已經知道她的意思。

大姐已經明白過來了,許默,已經是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