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136章 人中敗類罷了……

接下來的一個月,許默都在忙碌。

他做了三件事。

第一,加速拼夕夕總部的搬遷,讓拼夕夕總部半個月內,搬到深海市。

這段時間,他們總部被查了幾次,只是小打小鬧,被罰了二三十萬,許默不在意,但是他很清楚,謝冰艷不會放過他。

搬到深海市之后,就清靜了許多,遠離京城的勢力范圍。

第二件,繼續調查鳳祥珠寶的事情,得到了許俊哲與許婉婷已經加入鳳祥珠寶的消息,許俊哲看起來很興奮。

這樣很好!

以后做事情就簡單了。

第三件,飛了李家坡一趟,在李家坡投資一個公司,名為國際版抖音,開始投入運營。

國際版跟國內版本不同,不過現在兩個版本都在孵化,許默兩手抓,再次給自已加一層保險。

無論謝家如何,他們都管不了國外的事情。

還有一件事,那就是查到了謝冰艷已經回到了京城,最近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在搞鬼,而不是謝家出手。

很好,很強大!

許默料到會如此。

“蛇打七寸啊!蛇打七寸!你的七寸,在哪里?”

許默站在高樓上,俯覽京城的景色,繼續看她起高樓,看她宴賓客,看她樓塌了!

“許盼娣……”

對于許盼娣這個人,許默其實非常了解,他甚至知道她上一次為什么去喝酒。

許盼娣表面上是一個大律師所的律師,很多人都羨慕的職業,但是背地里,她卻相當的不堪。

她之所以從夏海市調到京城來,是因為她愛上了一個男人,那男人已經有家庭和妻兒,生活美滿,在京城頗有地位。

許盼娣明面上沒有辦法跟那男人在一起,但是偶爾卻會跟那男人相聚,唧唧我我。

上一次她去酒吧放縱,估計是跟那男人感情出了問題。

換句話說,許盼娣其實就是謝冰艷最為痛恨的小三。

許默知道,許盼娣跟那男人又和好了,這些日子一直都在一起,那男人的妻子并不知道。

許默之前暫時沒想捅破這件事情,他想要保留一些殺手锏,但是現在看來,似乎要提前了。

“逼人家離婚,但是人家壓根不肯,一直吊著她,白白玩她……許盼娣,也就這樣的智商!”

許默吩咐下去,開始收集許盼娣這方面的照片。

那個男人的背景一般,并不是很大,對于謝家和許家來說,并不算什么。

他拿死工資,由于長得還不錯,風流倜儻,讓很多女人喜歡,有時候還要許盼娣養著,偶爾開許盼娣的跑車出去玩。

身為許家四小姐,一般的家庭比不上,那男人也比不上,只不過許盼娣很愛那男人,一直等著他離婚,所以……不愛就不痛,愛了才會痛!

許默很快就拿到了這方面的資料,包括兩人親密的照片。

那男人,是一所大學的教授,屬于年少有為的那種人,主要教法律這一塊,跟許盼娣有業務往來。

而他的妻子,背景強大一點,跟許盼娣差不多,同樣是京城赫赫有名的家族。

這事情一旦曝光,絕對會有人身敗名裂!

“謝冰艷不是最痛恨小三嗎?那么好,我就送你一個小三!”

許默把資料復制一遍,然后打包好,寫上你的仇人許默贈送,讓人郵寄到京城許家別墅去。

然后點茶水,取瓜子,等著后續吃瓜就可以了。

這事情,簡單!

忙完這件事情,許默便繼續工作,第三輪融資一百億,已經開始了,資本已經過來京城跟他談。

這次融資,有六家資本,每一家都非常大,可以做深度利益捆綁。

只有足夠大,才不會死!

……

謝冰艷讓人去拼夕夕總部查了幾次,但是很快她就收到拼夕夕總部已經搬遷到深海市的消息,她愣了一下,豁然大怒。

無能狂怒!

拼夕夕總部搬的很遠,應該是許默主導的,遠離京城,遠離謝家的勢力范圍,直接搬到最遠最開放的城市。

甚至若是有可能,直接搬到香港去。

這都有可能。

這意味著,謝冰艷很難在這方面找許默的麻煩。

想要找麻煩也可以,需要動用更大更多的關系才行,要不然,以謝冰艷自已的本事,壓根干涉不了深海市那邊。

謝家有這方面的勢力,不過謝冰艷暫時動不了,她想要動,只能請謝震或者其他人出馬。

甚至謝震都不行,還需要更大的人出馬,需要付出非常大的代價。

所以,現在聽到這個消息,她雙目凌厲,雙手攥拳。

許默是鐵了心跟她對著干了,甚至不惜搬遷公司總部,越是這樣,謝冰艷心中越是惱怒。

“深海市我就拿捏不了你了嗎?你以為了嗎?深海市又如何?”

謝冰艷咬牙切齒,想要立即回謝家一趟,尋找其他關系。

“夫人!你的快遞!”

一個保姆把一個快遞拿給她,謝冰艷看都不看,讓她放在桌子上,轉身回房。

謝冰艷在房間里面連續撥打了三個電話,找到深海市那邊的關系,這才重新走出來,坐在客廳中,等待許盼娣回來。

許盼娣收集了很多關于拼夕夕的資料,已經準備起訴。

她是律師,知道怎么樣才會讓拼夕夕損失慘重,所以這一次要做,就做到最大。

如果案件成立,那么謝冰艷絲毫不介意干涉一下司法,讓司法判處的更加嚴重一些。

“跟我斗,你也配!”

謝冰艷發狠。

但是很快,她看到了擺放在桌子上的快遞,上面寫著幾個顯眼的大字:許默!

謝冰艷皺起眉頭,上面還有仇人兩個字,同樣顯眼,她忍不住了,立即伸手撕開。

很快,謝冰艷看到了快遞里面的資料和照片。

她愣住了,猛地瞪大眼睛。

“會見報紙的!肯定會見報紙!”

“而且還會上微博熱搜!”

“柳家三小姐,跟你認識吧?很有錢的千金大小姐!不得不說,相對比這位肥胖過度的柳家三小姐,許盼娣還是有幾分姿色的!”

“許家都是這樣的貨色,人中敗類罷了……”

文件中有幾句話,似乎帶著濃濃的嘲諷與鄙夷,謝冰艷目光立即呆滯,顫顫巍巍的拿起照片看。

一張張,一幅幅,數量很多,足足一沓。

甚至有親密照,擁抱照,接吻照……

“來而不往非禮也!我的公司搬走了,看你還有什么手段伸到深海市去!我等著!”

“另外!紅鸞妹妹的手術已經成功了,恢復的非常好,她理應獲得我們許家的一部分!她也是我們許家的血脈,我已經讓她改名姓許,我想,你是不會反對的!”

“我等著看著你死的那天!我會靜靜的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