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144章 我會讓他付出代價的!

“不必那么麻煩,我隨便填飽肚子即可!”許默搖頭道。

“哪里不必?看你最近忙的都沒有時間吃飯,又瘦了不少!”顧浣溪埋怨,一副委屈的模樣。

許默樂了,笑道:“好吧!可以試一試!”

顧浣溪一聽,不由開心起來:“那吃吧!這家店還挺好吃的!”

說著,又聊了起來,說起學校的一些事情。

她做飯的手藝不錯,許默等人吃過不少次,完美,以前幾個人一起吃,若是她愿意做的話,那確實比飯堂的東西好吃。

只不過他們太忙了,經常沒有時間去弄,所以還是在食堂吃方便罷了。

兩人一邊吃,一邊聊,輕松愜意,吃完之后,許默去取單車,然后一起散步朝著學校走去。

這輛單車是碳纖維單車,價格一百多萬,是許默專門買來鍛煉身體的,他可以輕松扛起來。

兩人也不著急回學校,所以便慢慢逛,欣賞天邊出現的晚霞,不過漸漸的,兩人還是走到學校門口。

一輛紅色跑車忽然在不遠處停下,車門打開,一個俏臉紅腫,怒火沖天的少女從里面沖出來,張牙舞爪的想要朝許默撲過來。

不過有人拉住了她,不讓她過來。

不是許雪慧還有誰?

那張牙舞爪的女人,自然是許盼娣。

她看起來情況并不是很好,頭發凌亂,眼睛紅腫,應該是哭過,俏臉上還有清晰的巴掌印,估計被扇的不輕。

被許雪慧抱著的時候,還張牙舞爪的想要繼續朝著許默這邊沖,許默看著,不由立即笑了。

“浣溪,你先回去吧!我應付一下她們!”許默回頭對著顧浣溪道。

顧浣溪看了他一眼:“我看看吧!”

許默樂了,笑道:“也好!不過你別插手就行!”

“好!”見許默同意,顧浣溪略微開心。

“許默,你別走,你給我站住!你的心怎么那么黑?你的心怎么那么黑?我恨死你了!”許盼娣嘶吼道。

結果許雪慧見她不依不饒,有些惱火,一巴掌就扇在她臉上。

許盼娣這才安定了許多。

許默走過去笑道:“我沒有做什么啊!我只不過是把一些事實,公布于眾罷了!如果這都有罪的話,那么你早就應該千刀萬剮!”

“你還想要怎么對付我?”許盼娣怒吼。

“對付你?”許默一聽,頓時嘲笑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對你沒有多大意思!原本,我很懶得對付你!我只不過是覺得這件事情很有趣罷了!再說了,你們不是也打算對付我嗎?把自已說的那么無辜做什么?”

“你竟敢……你竟敢……許默,我撕爛你的臉!”許盼娣無比委屈,朝著許默嘶吼了起來,繼續張牙舞爪。

“哦!被男人拋棄了就自暴自棄了對吧?許盼娣,你這一天,我早就預料到了!很精彩!”許默笑著說道:“謝冰艷的臉色肯定也很好看,我能預料到,也做夢都想看到!她看看她生的都是什么貨色!”

“許默!”許雪慧皺眉,頓時不滿。

“許雪慧你是特地從夏海市上來的吧?要不要我繼續把許盼娣的事給你扒一扒!”許默轉頭看向她。

“不必了!這件事情你做的不錯,早點讓她斷了比什么都好!”許雪慧無奈的嘆了口氣道。

“但是!”許默淡淡笑道:“但是!不會到此為止!許盼娣,去起訴吧!你不是拿到了我很多材料嗎?去起訴啊!”

許盼娣一聽,瞬間盯著他,一動不動了。

許默嘴角劃出一絲嘲諷,沒有多話,帶著顧浣溪朝著學校里面走去。

顧浣溪看了許雪慧和許盼娣一眼,瞇了瞇眼睛,跟著許默走。

“等等!顧小姐是嗎?我可以跟你聊一聊嗎?”許雪慧忽然對著顧浣溪喊道。

“不必了!走!”許默回頭道。

顧浣溪一看,微微嘆了口氣,沒有跟許雪慧聊,轉身離開。

許雪慧不由無奈。

這個女生看起來跟許默的關系很不錯,兩個人似乎已經好了好幾年,是合伙人之一。

若是能跟她聊上幾句,說不定能找到許默的突破口,無奈的是,許默壓根不想緩和兩人之間的關系。

許雪慧回頭坐在地上啜泣的許盼娣,頓時一臉恨鐵不成鋼。

剛剛是她要出來找許默算賬,若是不是許雪慧一直盯著她,還不知道會鬧出什么事情來。

想了想,許雪慧從手機中找出一段視頻播放,放在她面前,對著她說道:“老四你還記得嗎?那一天,許默剛剛回到家一年左右,你養了一條大狼狗,差點咬到許默,你還記得你那天做了什么嗎?”

“做了什么?”許盼娣懶得看視頻,對許雪慧攔著自已,不讓自已找許默算賬,有些憤恨。

許雪慧見她看都沒有看,頓時咬牙切齒,忍著繼續扇她的沖動:“你讓他跪下來求饒,給狗道歉!我們在旁邊看著,你不記得了?”

許盼娣愣了一下,微微瞪大眼睛。

“這是視頻,你自已好好看看!我們都已經找出來了!”許雪慧示意了一下手機說道。

許盼娣急忙朝著手機看去,豁然發現手機里面的畫面確實很熟悉,似乎,真的發生過這件事。

“我和大姐都看過了!我那時候坐在旁邊吃吃飯!”許雪慧繼續開口:“你要清楚,許默一直沒有怎么對付你!這幾年來,即便是你們鬧得再厲害,他也沒有把目標轉移到你身上。只有現在這件事情是例外!”

許盼娣沒有說話了,沉默了一下,怒道:“那他也不應該在網絡上公布我的事情,讓我難堪,讓我身敗名裂!他就是想要讓我死!”

“對!你說得對!如果有可能,他確實想你去死!你以為他希望你活著嗎?不!他早就希望你去死!”許雪慧見她還不悔改,頓時有些生氣,怒道。

“二姐……”許盼娣愕然盯著她。

“你若是真的有本事,那你就進去撕!但是別怪我沒有警告你,你若是繼續跟那個男人偷偷摸摸,唧唧我我,不要說媽會扇你,我和大姐同樣會扇你!”許雪慧怒視著她道。

許盼娣心中憋屈,嘶吼道:“我手中還有很多許默公司違法的資料,我要告他,我要讓他破產!”

“啪!”許雪慧一巴掌扇在她臉上:“你還敢這樣說?”

“我就是這樣說!他已經讓我身敗名裂,我絕對不會放過他的!”許盼娣被打,但是還是一臉倔強。

許雪慧抬手想要再次扇她一巴掌,但是想了想,忍住了:“好好!你去告吧!看你能告出什么事情來?許盼娣,你若是真的想要沒完沒了,那么就沒完沒了!”

“我會讓他付出代價的!我絕對不會讓他好過!”許盼娣哪里會消氣?只覺得心中無比憋屈,看也不看手機中的東西,迅速上車。

許雪慧當真是被氣到了,差點忍不住想要扇她幾巴掌,把她扇清醒。

但是她想了想,忍住了,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給大姐:“姐,如你所料,老四死不悔改!”

“我知道了!”許婉婷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