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遲來深情比草賤,我叛出家你哭啥 > 第156章 為了許家,許婉婷要被放棄了!

許疏影去醫院看望許婉婷。

許婉婷已經在看守所呆了兩天,警察不愿意放回來。

當然,由于二舅謝震的關系,也沒人敢對許婉婷怎么樣。

最近兩天,家里好像瘋了一般,謝冰艷震怒無比,連續找了好幾個人去解決。

她甚至親自回家一趟,找了二舅,又找大舅,然后見了外公外婆。

謝冰艷的目標很簡單,就是搞垮拼夕夕公司,即便是上市,也不會放過許默,要求禁止拼夕夕的市場經營。

結果還沒有出來,大家都在看,謝家,也不可能一手遮天。

相對比謝冰艷這邊,許德明那邊就安靜了許多,畢竟謝家都搞不定的事情,許家出手也沒有多大用處。

許德明更加希望能找許默談談,解決這些問題。

她們姐妹,都覺得是許默出手,畢竟許默已經出手不是一次兩次了,這一次,許默似乎也沒有否認。

許德明聯系許紅鸞的消息,也很快就傳到家中,結果當天晚上,謝冰艷收到消息之后,直接就朝著許德明撲了過去,想要撕他。

許德明心中惱火,卻不敢拿她怎么樣。

“許默,要紅鸞加入許家,登記入許家戶口,獲得許家的財產分割和一定的股權!”

“許家,理應有陸紅鸞的一份子!按照血脈關系,許家也需要把一部分權益給她!”

“股權,家產分割權,一部分繼承權!都要寫清楚!要不然,許默讓大姐你就好好在看守所待著!”

“……”

許婉婷已經在看守所呆了兩天,情況并不是很好。

雖然這兩天他們姐妹都有過來看她,秘書也守在看守所,準備隨時給她匯報工作,但是許婉婷看起來神情萎靡,飯也不吃,水也不喝!

許疏影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心中難過。

“大姐,不管怎么樣,你都需要先振作起來!許默現在變得很強大,謝家也不是說動他就可以動他的!”

“他已經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現在拼夕夕的市值膨脹的非常厲害,已經跟許許多多人做了深度的利益捆綁!前幾天,京城有一個退休的大法官加入拼夕夕法務部,任拼夕夕法務部經理!這樣的人,在拼夕夕已經數不勝數!”

許婉婷還是沒有說話,一臉死寂的模樣,雙眼空洞。

“還有,造假已經被確定了!這已經有四五年的歷史,不是由大姐你起的頭,但是事情確定之后,鳳祥珠寶需要給消費者一個交代!所以,爸可能會被逼,啟動內部調查!”

“也就是說,公司高層,必定需要有人出來負責這件事!整個公司,都需要給客戶道歉,并且承諾補償,消除影響!”

“爸剛剛讓我先跟你說一下!畢竟許家,還需要保住鳳祥珠寶不出問題,出問題的,僅僅只是個人!是某一些腐敗分子!”

許婉婷聽明白了許疏影的意思。

她的意思是就是,為了保住鳳祥珠寶,她,要被放棄了!

集團要坐實她身上的罪名,要把所有的臟水都潑在她身上,這樣才能消除消費者的憤怒,才能挽救鳳祥珠寶的名聲。

即便是許德明這個集團總裁,也不敢拿鳳祥珠寶開玩笑。

由于她的黛維娜事件在前,給她潑臟水,成了最好的選擇,只要給她潑的臟水足夠多,那么鳳祥珠寶的受到的影響就會越小。

許疏影見她不說話,心中嘆了口氣,無可奈何。

事情是可以這樣做,但是這樣一來,大姐估計要被毀掉了。

大姐從考上大學開始,一直孜孜不倦的創業,經營公司,付出了很大很大的努力,曾經一直都是許家的驕傲之一。然而現在,她事業被毀,只怕心中難以接受。

“大姐你若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說吧!我會一直陪著你!待會兒二姐也會過來看你!”

“你別一直不說話!你不說話,我們就害怕!”

許婉婷呆滯的轉頭,微微看了她一眼。

其實這件事情有些可笑。

前一段時間,為了許家,她打算放棄許默,她那時候心中非常清楚,只有放棄許默,才有可能維護許家的完整。

但是現在到頭來,被放棄的竟然是她!

許默恐怕也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所有的報復都在她身上,他想要報復的,就是她這個大姐。

許婉婷沒話說,更加沒有動作,心中只剩下絕望。

……

許疏影見此,只能繼續陪她一會兒,然后才起身回家。

“想要讓陸紅鸞加入許家戶口?他也敢想?這絕對不可能!”

“逆子!這個逆子!”

“他現在跟我談嗎?他有資格跟我談判?我給他臉了?”

許疏影剛剛回到家,只聽到客廳中傳出來一聲聲怒吼聲,謝冰艷又在發怒,估計是許默重新發來消息。

昨天,當許德明收到許默那邊的消息之后,謝冰艷就不對勁。

許默這一招,分明是拿把一把鋒利的刀子,狠狠地扎在謝冰艷心上,還戳的千瘡百孔。

如此殘忍,如此冷血,讓謝冰艷根本承受不住,她幾乎是手撕許德明,砸爛了他的手機。

第二天,許德明換了一臺手機,又跟許默那邊聯系,謝冰艷見到如此,更加惱怒了。

許疏影走進去一看,只見謝冰艷怒火沖天的對著許德明嘶吼道:“我要你馬上跟他斷絕聯系!想要讓陸紅鸞加入戶口?他等我死了吧!只要我活著,他絕對不可能!”

“那婉婷呢?那老大呢?你怎么讓她回來?你想要毀了老大嗎?”許德明也惱怒道,他的上衣又被撕爛了。

“我就知道你許德明不安好心!我就知道你許德明想要做什么!我告訴你許德明,我還沒有跟你撕完!你不要覺得這件事情已經過去!我告訴你,絕不可能!”謝冰艷幾乎已經瘋了。

許德明怒道:“那你說現在怎么辦?現在怎么處理這件事?”

“你給我等著吧!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謝冰艷氣岔了,呼吸急促。

家里又被砸爛了。

剛剛謝冰艷明顯鬧了一頓,現在才平息了好一會兒。

許疏影昨天晚上,也跟許雪慧、許曼妮等人對了一下,都覺得這一次許默做的事情確實殘忍。

無論如何,陸紅鸞都不可能加入許家戶口,絕對不可能!

不要說謝冰艷不同意,謝家也不可能同意,她們更加不同意。

許默之所以做這件事情,估計就是為了對付謝冰艷。

他為此,甚至不惜把大姐送入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