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7樂章 后腰上的小痣
  考慮到兩人并不熟,說不定也就只是這一次萍水相逢,沈渡只是給青年買了一件款式很平常的衣服,是寬松又休閑的短袖襯衣,簡單純粹的白色,沒有多余的花紋和圖案,青年穿起來卻很好看。

  原本只裹著浴袍時,沈渡的視線根本不敢直視,但余光里卻能夠感受到青年身上的肌肉,但當穿上衣服之后,青年身上的野性和侵略感就被很好地掩藏住,一下子恢復成了高冷又禁欲的樣子。

  樓初弦從出浴室出來后就一直觀察著沈渡的表情變化,想從他的眼神中找到一些和之前遇到的人一樣的情緒,卻發現沈渡的眼神里只是單純的欣賞,沒有半分惡意,不會讓他感到絲毫不適。

  樓初弦垂下頭,微長的劉海擋住了一點眼眸,把眼神里的所有波瀾都藏匿于眼底,問沈渡:

  “謝謝你,這套多少錢?我轉給你。”

  原主作為當紅大明星,雖然只是黑紅,但頂級流量也給他帶來了數不盡的財富,一套衣服的錢對于沈渡來說根本不算什么,按照原主的脾氣,如果幫人還得收回錢的話,肯定又會別扭地發脾氣。

  沈渡又不是傻缺,樓初弦看著也不像傻缺,收了這錢說不定更能讓青年安心。

  “好,你等一下。”

  沈渡本來想省去一些麻煩,想著掃一下樓初弦的付款碼就好了,但等他打開手機掃一掃之后,才發現青年打開的是自己微信賬號的二維碼。

  沈渡口罩下的嘴巴張了張,又合上了。

  算了,反正原主的微信號也沒啥東西,應該不會暴露什么,加就加吧。

  親眼看著沈渡掃了自己的二維碼,樓初弦握著手機的那只手微微摩挲了一下。

  像是雨打竹林,在竹葉上留下一兩點清冷的雨滴。

  沈渡還坐在床上,樓初弦就站在他的旁邊,低下頭就可以看到青年的發旋。

  明明是張揚的眉眼,但在沈渡的身上,他卻莫名感受到了柔軟的氣息,讓人不由自主地沉溺。

  樓初弦努力忽略掉自己要加青年微信的目的是什么,內心仿佛被割裂開,分成兩個陣營,一個在放任自己貪戀這一時的溫柔,一個在嘲笑自己竟然會為一個幫了自己一把的人就停留腳步。

  等到手機微微震動,樓初弦才收回思緒,看著手機里出現的好友申請,沒有猶豫,直接點了通過,下一秒,一條小船就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之中。

  那是沈渡的頭像,沈渡的微信昵稱只是一個簡單的du,朋友圈里也沒發過自拍以及其他會暴露身份的信息,所以沈渡就沒有特地去設置屏蔽范圍。

  沈渡點開樓初弦的頭像,發現他的是一個彎彎的月亮,應該是上弦月,而昵稱是一個簡簡單單的“七”。

  兩個人簡直是一個比一個簡單。

  樓初弦把衣服的錢轉給了沈渡,然后最后看了沈渡一眼,開口道:

  “謝謝你,那我走了。”

  沈渡點頭:“嗯,注意安全。”

  樓初弦腳步一頓,眼眸微動。

  很久很久,沒有人對他說“注意安全”這四個字了。

  如果沈渡知道青年心中所想的話,絕對會語重心長地告訴他,小區的保安其實天天和他說這四個字,就是因為當初的那起事故太出名了。

  等樓初弦離開后,沈渡就把口罩一摘,先毫無形象地在床上躺了一會兒,然后進了浴室。

  浴室里有一面很大的鏡子,原先在車上,沈渡只是簡單地用手機看了一下自己的臉,大致可以看出這副身體的臉型和輪廓和自己原本的很像,而現在仔細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沈渡的眼神里更驚訝了。

  這簡直,是一模一樣。

  沈渡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了,怎么這本書里的小配角的臉還能和自己的分毫不差,連左眼眼尾的小痣的位置和顏色都一模一樣。

  他不由得尋思著莫非是因為表妹就是照著他寫的,所以才能這么像。

  但還是很離譜。

  現在網絡狗血小說作家的描寫能力都這么強了么?

  沈渡眉心一動,突然想到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他把衣服撩起來,卷在胸前,借著鏡子,看向自己的后腰處。

  那里竟然也有一顆小痣。

  這個痣在后腰上,位置比較靠上,沈渡也是偶然發現的,別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這里會有顆痣。

  沈渡皺了皺眉,得知了這個身體很可能就是自己的,自己也許是“身穿”進這個世界的認知并沒有讓他放松,反而讓他更加擔憂。

  如果自己是身穿的話,那他在現實世界是不是連身體都沒有了?

  老爸老媽要是發現了肯定會崩潰。

  或許這本書的世界里的原主去了現實世界?那個人會長得和自己一樣嗎?老媽會不會覺得很奇怪?

  沈渡越想越詭異,都要開始懷疑自己堅信了二十多年的馬克思唯物主義了。

  等他回到現實世界一定要找表妹好好問清楚。

  但他現在連怎么回到現實世界都不知道。

  越是這樣,沈渡越是冷靜,未知的世界激起了很久都沒有出現過的好勝欲望。

  他現在的計劃是,想辦法和這本書的主角靠近,獲取他目前的情況,看是不是和書里的一樣。

  或許等這本書的主角把劇情都走完了,他就可以回到現實世界去了。

  但原主的形象壞成這樣,那個主角樓初弦現在應該還是娛樂圈的小新人,肯定很討厭他這樣的人。

  沈渡嘆了口氣。

  他還想著找機會和主角做朋友來跟進劇情進度呢,現在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沈渡按下花灑開關,發現水是冷的,不由得老臉一紅。

  他突然想到二十分鐘前,有人曾經在這里……

  明明是冷水,沈渡卻覺得發燙,連忙把花灑給關了。

  然后不經意間,瞥見了鏡子中的自己。

  一張臉早就通紅,純情中又帶著幾分誘惑,桃花眼、含情目,能把人的魂給勾了去。

  好似——

  春意三分,半隨流水,半入塵埃。①

  一醉留春。

  默默瀲滟了一方天地,驚艷了淺溪的春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