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6樂章 怎么這么勾人
  原本爆料沈渡和樓初弦的營銷號知道皇娛會出手,所以一開始沒有說名字,等熱搜被撤了后,他們就換號說那個小明星叫樓初弦。

  樓初弦是誰?

  名字倒挺好的,但真的沒聽說過娛樂圈還有這號人,還能和沈渡扯上關系。

  好在互聯網是萬能的,既然是明星,那肯定能搜到資料。

  可他們搜遍了全網,就只從星娛兩個月前的最新簽約藝人名單里找到了樓初弦的名字。

  三十號人中,唯獨他最糊,詞條上連照片都沒放一張,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人長什么樣子,再加上營銷號發的圖是隔著距離拍的,兩人都戴著口罩,好在沈渡經常上熱搜,想認出他容易得很。

  星娛自己也很懵逼。

  他們一開始確實很看好樓初弦,因為樓初弦的顏值實在太絕了,放在圈子里,甚至可以和沈渡打一打,這讓他們激動無比。

  可樓初弦是個死腦子,一直都不肯配合。

  樓初弦又不是沈渡,皇娛愿意不要命地砸錢在沈渡身上,他們卻早早算計好了,捧樓初弦可以,但樓初弦得創造更大的價值,把這些都吐回來。

  新人想出頭,當然是多上活動和節目,多蹭鏡頭,多吸引粉絲,但這名額卻不是輕易給的。

  蔣月是樓初弦的經紀人,動了歪心思,想打壓打壓青年,便和高層商量好了,先把樓初弦收拾得服服帖帖,再搭把手,樓初弦就會乖乖給他們賺錢了。

  蔣月無疑是最害怕的。

  她就是拿準了樓初弦沒有背景,沒有名氣,所以不怕,更可以趁機留作青年的黑歷史,等樓初弦出名后威脅他。

  卻沒想到樓初弦一飛沖天,直接和沈渡撞上了。

  吳海不是說他看上了樓初弦嗎?那晚去哪里了?

  蔣月很快得到了答案。

  正當【今晚吃什么】熱度居高不下,嘉賓的照片被廣為轉發時,有人發現樓初弦注冊了微博號。

  甚至連官方認證的標識都沒有。

  他們能確定那是樓初弦的號,是因為沈渡在剛剛關注了這個號。

  沈渡躺在床上想了想,覺得還是要解決一下在電梯上遇到的麻煩,不然以后青年說不定還會被人欺負。

  那他什么時候才可以回到現實世界。

  早點搞完早點回家!

  沈渡下定決心,見時間還不算太晚,直接打了個微信語音電話過去。

  他竟然有些緊張,想著自己該怎么表達自己只是出于好意,絕對沒有別的目的——

  他的名聲實在是太臭了。

  沈渡在家待了幾個月,讓他和人線上發消息沒有困難,但是如果面對面交流或者打電話的話,還是有些不習慣。

  在家憋壞了,一般有兩種情況,要么成為社牛,要么成為社恐。

  沈渡這種情況,是間歇性社恐。

  樓初弦回到自己租的小屋子,隨意地給自己煮了一碗面,吃完后收拾完畢,開始查網上的信息。

  他做好了十點二十揭發這一切的準備。

  蔣月既然想把他往吳海手上送,那就還做好被反擊的準備。

  他擅長偽裝,看起來真的像是被逼到了絕境,束手無策,但其實早就保留了一切證據,甚至在引導著這一切。

  他中了藥,當然沒有還手的能力,而吳海愛喝酒,會在房間里訂很多酒。

  只要隨便一個酒瓶,他就可以把吳海的頭砸得頭破血流。

  然后再用酒瓶子的碎片給自己的手上劃幾下。

  正當防衛,失手傷人。

  他要把自己弄得很慘,以博得關注,來指控吳海和蔣月的罪行,送給星娛一份大禮。

  從頭到尾,他只不過就是一個無權無勢的小明星罷了。

  但電梯一遇,沈渡出手相助,讓他意外。

  卻又立馬想到了對策——他早就練就了求生的本領,隨時隨地都在為自己謀取。

  在青年打電話時知道了他的名字后,樓初弦不動聲色,卻決定利用沈渡的名氣,幫自己打一場翻身仗。

  盡管拍照的人在酒店門口,但那么明顯的攝像頭,樓初弦一眼就看到了,沈渡似乎在走神,于是樓初弦往后退了一小步。

  可以完美地拍到兩人。

  樓初弦知道沈渡那邊肯定會澄清,他就是需要熱度,然后在今晚十點二十,等待著安排好的人發出吳海和蔣月的罪狀。

  青年眼神冷寂,看著手機上亮起的頭像,抿了抿唇,伸出手,點了接通。

  沈渡的聲音有些慵懶,問他:

  “呃……那次電梯上跟著你的那個人,需要我幫忙嗎?”

  又是這樣。

  又是計劃之外的變數。

  樓初弦眉眼間像是結了霜,可聲音卻是緩和的:

  “沈先生……愿意幫我?”

  沈渡下意識把手機拿遠了一些,摸了摸耳朵,樓初弦叫他沈先生,他有些不習慣。

  以及……

  主角怎么可憐兮兮還帶點勾人的。

  沈渡在心里感慨沈霧和樓初弦還挺配的,起碼一個是總裁,一個是小明星。

  “畢竟當時我也在場,我們的照片顯得……呃有點親密也是因為那個人下了藥,這是違法的,我可以做你的證人,我們去報警。”

  樓初弦沉默了一下,卻突然笑了。

  青年的笑聲很好聽,清冷中又帶著些許溫柔之意,沈渡再次把電話拿遠了一點。

  要命啊,這是沈霧看上的受啊!怎么這么勾人!

  呼,還好自己也是個受。

  沈渡心里沒有負擔,甚至很欣賞這位“情敵”,單純的欣賞。

  樓初弦租的屋子不大,就像是自己內心的繭,不留出余地,輸送著安全感。

  他第一次產生后悔的情緒,覺得自己的心機在青年面前顯得很不堪。

  但他不會放手。

  被逼上絕境的人,會拼命抓住可以求生的一切,哪怕是長滿了刺的荊條。

  所以當一雙手愿意伸向他時,會顯得那樣可貴。

  那樣,難以忘懷。

  沈渡第一次半夜不睡覺還跑出門,他開著輛車,按照導航,來到了樓初弦的樓下。

  是一棟很窄的小樓,青年租了其中的一個房間。

  沈渡看過劇情,知道青年要搬出去,還得要一些時間。

  在沈渡眼里,樓初弦永遠都是最純良的人,他愿意為自己的奶奶,拋棄自己原來所學的專業,扎進娛樂圈,歷經千辛萬苦,終于站在屬于自己的山巔。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