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24樂章 好像變了一點
  原主雖然被沈家認回,但生活上并沒有按照沈家小少爺的逼格來要求,他只是耐心不好,所以看著有點兇,拒絕了沈家要幫他找一個家政來照顧日常起居的要求。

  在回到沈家之前,原主一直都有自己謀生的本事,而當生活稍微變得安逸了些后,他便懶得動了。

  反正少吃一餐不會餓死,大不了下一餐吃回來就是了。

  方安遠一開始還會勸他,堅持每天早上來給他送早點,結果卻叫不醒他,于是只好放棄。

  但沈渡可受不了。

  身體可是革命的本錢,沈渡比誰都更惜命。

  突然間的轉換可能會引起懷疑,讓樓初弦住進晚塘,剛好可以借此機會混淆視線。

  兩人一起上了樓,三樓平時沒有人住,打掃得就沒有那么勤快,但還好是整潔干凈的,就是不常用的家具上蒙了一層灰。

  沈渡在家穿的是家居服,是一件棉質的純白短袖,簡簡單單,并不吸睛,但是青年露出的皮膚極其白皙,像是細膩的白瓷,u型的領子有些低,露出好看的鎖骨,吸引著人的視線。

  而最引人注目的,則是沈渡那張雌雄莫辯的臉。

  他最近的劉海養長了一些,沒來得及剪,干脆就往上撩,露出深邃的眉眼,一雙桃花眼哪怕是看著家具,都會顯得萬分多情。

  樓初弦甫一轉身,就看到沈渡彎腰提起一個垃圾斗,就在彎腰的那一剎那,無限風光從青年的領子處露出,入目是一片晃眼的白。

  樓初弦的動作頓住,雙手原本抱著東西,微微抓緊。

  沈渡隨手提著個垃圾斗,又找到了掃把,打算順便把三樓的房間掃一下,抬眼卻發現前面的人停下了腳步,正回頭看著他。

  視線相撞,樓初弦的目光有些閃躲,微微移開。

  沈渡對他笑了笑,說:“我幫你打掃一下。”

  青年笑起來更好看了,他的臉精致而小,五官又占據了很大的位置,整個人像是造物主精心打造的神祇,明明并沒有要撩人的意圖,但一顰一笑都充滿了勾引人的意味。

  而那顆淚痣,更是詩詞畫作中的神來一筆。

  樓初弦垂下眼,抿了抿唇,卻突然一手拿著自己手里的東西,一手把沈渡手里的東西都拿了過去,聲音是克制的冷:

  “不用了,我自己來。”

  沈渡:?

  他的第一反應是樓初弦力氣真大,可以同時拿那么多東西。

  第二反應是樓初弦簡直太乖了,又乖又讓人心疼。

  至于青年微冷的語氣,并不讓他在意,畢竟他們現在確實不是很熟。

  樓初弦轉身,背影有些慌亂的意味,沈渡并沒有發現,叮囑了一聲有事叫他,然后開始聯系方安遠。

  這事得和小助理說一下,不然小助理又得著急。

  沈渡對方安遠并沒有什么感覺,他能看出小助理很有上進心,在原書中,原主的名聲都臭成那樣了,小助理依舊盡職盡責地幫他安排著工作,周轉于謝華和沈大明星之間,從來沒有怨言。

  可惜沈渡對當大明星沒有什么興趣。

  沈渡低眉,暫時妥協。

  算了,反正他現在也跑不了,當著就當著吧,起碼到時候離開了,不給原主留一堆爛攤子。

  方安遠得知樓初弦住在沈渡那了,第一反應是謝華安排的,但是謝華都沒有和他說,怎么可能直接和沈渡說?沈哥會愿意幫一個小明星搬家?開什么玩笑!

  沈渡一字一句:“我沒開玩笑,你過來的時候可以順便買點菜,錢從那張卡里報銷。”

  方安遠接著電話,覺得世界末日來臨也沒有那么奇幻。

  雖然說別人的壞話不好,但是沈哥那樣的脾氣,竟然愿意讓人住在他的地方?還是心甘情愿的?

  親自幫人搬好了家不說,竟然還愿意往冰箱里塞點新鮮菜了?

  那冰箱里一年到頭都只有一箱又一箱的可樂,以及沒有行程安排時隨便沖沖就可以吃的速食。

  如果沈渡此時此刻知道方安遠腦海中的想法的話,他絕對會感到驚悚和怪異。

  因為在《霧色上弦》這本書中,從來都沒有關于原主喜歡喝可樂的設定。

  隨著沈渡的到來,而在方安遠記憶中憑空出現的“可樂”,怎么想都透著詭異。

  “那沈哥,這件事情要和謝華姐說一聲嗎?”

  沈渡在大學除了學到了專業知識,還學會了領導說話的藝術:

  “你覺得呢?”

  方安遠:“啊?”

  說還是不說啊?

  沈渡輕笑,笑聲清亮,“她是我姐,又不是我媽。”

  高女士現實世界都不會管他那么多,就連性向都隨他,只要自己的兒子不做人渣就行。

  高女士是一個很開明的母親,她唯一的痛苦,可能就是自己的兒子在實現夢想之前,可能永遠失去了實現的能力。

  沈渡沒有了要逗方安遠的心思,聲音突然間有些低落:“算了,你和她說一句吧,反正她早晚也會知道。”

  方安遠愣愣的,簡單說了一兩句后,電話掛斷,方安遠又看了看手機。

  剛剛是他沈哥吧?

  沈哥怎么好像變了一點點……

  但是好像又什么都沒有變。

  方安遠興高采烈買菜去。

  沈家和沈渡給的錢太多了,他平時其實也沒干多少事情,沈渡不喜歡被人打擾,方安遠總想多做點什么來對得起自己的工資。

  他其實有點覺得,沈渡和樓初弦如果真的因此成為朋友也挺不錯的。

  沈哥有的時候,看起來好像很孤獨。

  網絡上鋪天蓋地都是謾罵,就算青年的容貌再出眾,反而又成為了群槍舌戰的焦點,有些明星表現看起來沒有野心,和和氣氣。

  但是進入這個圈子,方安遠才發現。

  娛樂圈里,從來都沒有單純的人。

  有也被娛樂圈殺了。

  所有人都看著沈渡的笑話,想知道皇娛什么時候放棄沈渡。

  把那么好的資源全都投在一個什么演技都沒有,空有美貌、道德敗壞的人身上,實在是浪費。

  沈渡掛完電話后就靠在沙發上瞇眼躺了一會兒,樓初弦從樓上下來,看到的就是青年精致的容顏,那雙眼睛已經閉上,不會讓他感到慌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