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32樂章 阿渡也很好看
  考慮到有五個嘉賓,節目組準備了兩個化妝室,這個化妝室只有他和樓初弦,沈渡猜測剩下的三個藝人應該都在隔壁。

  青年的劉海有一些長了,造型師看了看,小心翼翼地先問沈渡的意見:

  “沈先生有想做的造型嗎?”

  這個問題還真難倒了沈渡。

  他在現實世界天天宅在家里,頭發長了,高女士一點也不急,甚至還給他皮筋和夾子讓他夾起來就行。

  高女士對自己生的兒子的顏值很滿意,有那顏值,怎么造都行。

  沈渡想了想,原主的審美能力恐怕也沒多少,都是全憑造型師,于是說:

  “沒有,這個劉海如果不好弄的話,可以剪,我都沒關系。”

  造型師有點激動。

  他本來接到合作,聽說自己這一期負責的是沈渡的造型的時候還有點緊張,怕沈渡不好應付,要是惹這位公子哥不開心了,恐怕會影響到自己的職業。

  但他沒有想到青年竟然比傳言中的更好交流。

  起碼看著沈渡的這張臉,造型師無比激動。

  他想嘗試一下不同的東西。

  樓初弦坐在一旁,他旁邊的造型師也在忙碌著,樓初弦的頭發不長,平時應該都沒搞過什么造型,他看著青年冰冷的臉有些發愁,這種路線的藝人他自己不怎么擅長。

  當聽到沈渡的話時,樓初弦微微偏身,看了沈渡一眼。

  沈渡正配合著歪了一下頭,剛剛他說任憑造型師自由發揮的時候,造型師就直接掏出了一堆家伙,他現在腦袋上頂著幾個卷,讓他感到微微的不妙。

  這造型師總不能是原主黑粉,想趁機把他搞成爆炸頭讓他出丑吧……

  樓初弦眼神微動。

  乖乖坐著的沈渡看起來一點也不兇,甚至可以用柔軟來形容。

  樓初弦收回視線,他看起來話很少,負責的造型師有點尷尬,但又有點好奇他和沈渡之間的關系,看到樓初弦的視線飄向沈渡,心里對網上說的兩人是朋友的說法更加相信了一些。

  他想了想,決定還是給樓初弦弄一個簡單的造型。

  青年氣質冷冽,如果是第一次參加綜藝節目的話,太花反而會顯得像是招搖過市。

  沈渡這邊,造型師動作飛快,他還聞到了一點點燒焦的氣味,微微無語,抬眼看了一眼鏡子,覺得自己就是一只任人收拾的羊。

  紅燒燒烤烤肉隨意。

  固定的夾子被取下,青年原本的直發變成了微卷,他沒有剪短沈渡的劉海,而是用卷發棒稍稍帶過了一下,兩側的劉海稍微有點彎,既不會擋住青年深邃的眉眼,又襯得青年整個人張揚的氣質更有活力。

  適配性很高,造型師無比滿意。

  他忍不住夸了一聲:

  “沈哥真好看。”

  就做了個頭發,沈渡就從沈先生變成沈哥了。

  沈渡算是相信表妹給這個書中世界設定的有多離譜和狗血了,原主就算再作死,恐怕在顏值上,其他人還是得認。

  他起身,矜持地點了點頭,站在樓初弦旁邊,低頭看著他。

  樓初弦微微抓了抓自己的手心,有些緊張。

  他看向自己面前的鏡子,在鏡子中和沈渡的視線相撞。

  沈渡看著鏡子里的青年,微微一笑,夸他,“初弦你真好看。”

  沈渡的造型師撓了撓頭,覺得和這個臺詞有點熟悉。

  樓初弦抿了抿唇,匆匆避開視線,造型師還在弄他的頭發,所以他的頭不能亂動,只能垂下眼,睫毛微微顫動,輕聲說:

  “阿渡也很好看。”

  他終于把這句話說出口,光明正大。

  阿渡。

  化妝室里的工作人員都聽到了這個親昵的稱呼,不由得微微愣住,心里嘀咕,看來這兩位是真的是好友,沈渡在鏡頭前向來張狂,一副小爺誰都看不起的樣子,沒想到還能看到別人叫他阿渡,而沈渡卻不生氣,還高興應下的場景。

  真稀奇。

  樓初弦的頭發弄好了,他的發色很深,不像沈渡的天然淺色。

  他的氣質本來就偏冷,簡單地修了一下發型之后,青年的眉眼更加出眾,沈渡看了好幾眼,默默地想,樓初弦的可塑性還挺強。

  沒想到作為一個受,身上竟然還隱隱透著攻氣。

  沈渡很佩服。

  做完頭發之后也還有一堆事要搞,配合節目這一期的風格,做妝容和換衣服,等全部搞完之后,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了。

  【今晚吃什么】已經向外透露第一期的小主題是“bbq了燒烤趴”,節目組給他們準備的衣服上都粘著一個小玩偶,這些玩偶都是一些可以作為燒烤食材的東西。

  沈渡無語住了,燒烤他理解,玩偶他理解,但是為什么給他的衣服是騷粉色,上面還粘著一只粉色兔子玩偶。

  他們的衣服都是各種顏色的衛衣,沈渡換衣服前還問了樓初弦的是什么顏色的,得知樓初弦的是藍色的,他稍稍放心。

  樓初弦第一次上綜藝節目,沈渡得盯著點,別讓孩子被人坑了。

  有的節目組會偏心,故意搞事情。

  沈渡皺著眉,微微低頭,看著自己胸前的那個粉色兔子玩偶,合理懷疑自己是被搞了。

  沒等沈渡懷疑完人生,一個身影就站在了自己面前,沈渡抬眼看去,發現樓初弦的玩偶是白菜。

  他有些想笑。

  那么多肉類,不會就樓初弦抽到了白菜吧。

  小孩真慘。

  樓初弦平時穿的顏色都是簡單至極的白色和黑色,沈渡還是第一次見他穿別的顏色,便盯著看了好幾眼。

  感受到青年的視線,樓初弦微微抿唇,有些難為情。

  他剛剛隔著幾步,看到渾身粉色的沈渡,竟然不覺得青年夸張,反而覺得剛剛好。

  沈渡穿粉色很好看。

  沈渡穿什么顏色都好看。

  他皮膚本來就白,哪怕渾身是粉,也絲毫沒有被壓下去,小小的兔子,就像是沈渡其人。

  只會裝兇。

  樓初弦收回視線,默默跟在沈渡身后,卻聽到青年低低的聲音:

  “會緊張嗎?”

  樓初弦再次看向他,沈渡的側臉很絕,線條流暢,沒有絲毫多余的東西,什么都恰在好處,微卷的劉海隨著步子會微微晃動,就像他此刻的內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