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42樂章 做到哪一步了
  一分鐘對于沈渡來說很重要,時間過得很快,就秦折扯幾句話的功夫,十幾秒很快就過去了。

  樓初弦伸出手,把沈渡半擁入了自己的懷中,護住了他的玩偶,帶著他往木屋走。

  沈渡感受到兩顆心在跳動。

  或許是距離太近了,自己的胸就貼著樓初弦的,兩顆心在各自的胸腔里跳動,撲通撲通,鮮活,搏動。

  沈渡眨了眨眼睛,下意識伸出手,抓住樓初弦腰上的衣服。

  樓初弦帶著他往木屋里走,但就在上臺階的時候,沈渡踩空了。

  沈渡驚呼了一聲,樓初弦下意識伸手去撈他,握住了他的腰,但還是不可避免地被帶了下去。

  兩人往下跌,還好下面已經是平整的地面,不至于磕著頭。

  沈渡被壓在下面,只感受到了上面的重量,但頭卻不疼。

  樓初弦把手墊在了他的腦袋下面。

  秦折看呆了,走過來要扶他們倆起來,扒拉了兩下,卻發現自己不小心把沈渡的兔子玩偶拔下來了。

  陳白皺眉,立馬說:“還給人家。”

  樓初弦已經站了起來,小心地把沈渡扶了起來,看著他的頭,微微皺眉,“疼嗎?”。

  沈渡搖了搖頭,“頭不疼,謝謝阿渡。”

  就是腰在地板上硌到了,有點酸,不過還可以忍受。

  樓初弦眼神一滯,看著衣服上已經空空的沈渡,立馬看向秦折。

  秦折雙手把兔子奉上,說:“對不起,你現在拿回去吧。”

  沈渡輕輕嘆了口氣。

  “不用了。”

  先不說自己沒有搶玩偶的機會,光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夠了。

  他來不及說什么,立馬拉著樓初弦往草坪的方向跑。

  樓初弦懂他的意思,他跟著沈渡跑,很輕松就跟上了沈渡的步伐,微微側頭,看著沈渡的臉。

  青年跑起來像是一只小狐貍,面容清絕,眼睛微微瞇著,眼角的淚痣在晃動,相握著的手好像在發燙。

  樓初弦感到有些許迷茫。

  不明白自己的心跳為何如此之快。

  他從來都不會對一個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會那么在乎,讓他感到有些失控。

  很快就到了草坪,沈渡顧不上休息,喘著氣和樓初弦說:

  “你做到哪一步了?快,快把……”

  沈渡愣住,因為樓初弦搖了搖頭,對他說:

  “我陪你,阿渡。”

  劉曼一個人無聊死了。

  最開始她在躲避區還躲得挺有勁,感覺緊張又刺激,但是躲了半天,一個人都沒來。

  玉米的任務不是很難啊,就算樓初弦是重新做,但也應該早就做好了才對。

  她這一等,就是等到了八點整,導演宣布時間結束,她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來到草坪上,才終于和其他人再次碰面。

  秦折還在不停地和沈渡道歉: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的還剩兩分鐘,四分鐘的時候我不應該和你拉扯的。”

  “對不起,我真是不小心把你的玩偶弄下來的,我想扶你們來著……”

  秦折道著歉,視線里又看到了劉曼,心里更加心虛了。

  他沒忘記自己其實也把劉曼的玩偶扯下來過。

  完了,感覺罪孽更加深重了。

  秦折欲哭無淚,覺得自己越解釋越黑暗。

  陳白臉色差得很,看著秦折,瞪他,“你怎么不和我道歉?”

  他幫著秦折做這做那,最后竟然連自己的雞腿都忘了,等他反應過來,自己的時間都不夠了。

  秦折更窘了,沈渡失笑,說:“沒事的。”

  “本來就是游戲,這樣才好玩。”

  “玩偶本來就容易掉,不怪你。”

  劉曼發懵,聽明白這三人的任務都失敗了。

  那樓初弦呢?

  導演應該是最無語的人,拿著喇叭,說:“恭喜劉曼,成為唯一完成今天的任務的嘉賓。”

  他覺得自己沒法和觀眾交代了,五個人只有一個人能吃上大餐,怎么看怎么離譜。

  劉曼不可置信,說:“我……一個嗎?”

  沈渡看向樓初弦,微微抿唇。

  最后時刻,樓初弦選擇放棄,沈渡很難言說自己心中的感覺。

  心好像被輕輕地戳了一下,不疼,但印象深刻。

  “現在劉曼可以享用大餐,其他嘉賓如果想吃晚飯的話,需要去把自己沒做完的任務做完,你們晚上的食物就是各自的任務了。”

  秦折語氣微弱,沒有底氣地舉手:“請問我可以和別人一起,然后一起吃嗎?”

  導演顯然對于他的豬仔也很無奈了,只道:“可以。”

  再不可以的話,秦折真的得在他的節目上餓肚子。

  樓初弦看向沈渡,說:“走吧。”

  他們還有兔子和玉米,其實很好了。

  這對于樓初弦的過往人生來說,是意義很不一樣的一頓晚餐。

  沈渡釋然,不去想樓初弦為什么要放棄大餐了。

  能有什么原因呢,或許是樓初弦真的把自己當成朋友了,又或許是樓初弦不在乎一頓大餐。

  都沒有關系了。

  秦折像是一只斗敗的公雞,蔫蔫的,精神萎靡,但很有自覺地沒去香腸小屋,而是跟著陳白來到了雞腿小屋。

  陳白橫了他一眼,說:“別和我演,把我大餐搞砸了,還想演失落逃避干活,抓你的雞去!”

  秦折:qaq。

  劉曼一個人吃烤串,也覺得沒意思了,問導演:

  “我可以分點給他們嗎?”

  “當然,你擁有所有權。”

  雞腿小屋更近,劉曼先去了他們這。

  秦折看到她就心虛,但是對于她手上的烤串兩眼發光。

  他吃著烤串,終于還是把事情和劉曼說了:

  “對不起,我其實不小心扯下來你的玩偶過。”

  劉曼聞言哈哈大笑,也顧不得女演員的形象了。

  秦折:?

  陳白倒是明白了,問她:“你抽到的數字是什么?”

  劉曼伸手比了個耶,“負二!”

  秦折傻眼了,所以,劉曼,是故意的!導演組也知道!就他不知道!

  劉曼拍了拍他的肩,但并不顯得曖昧,反而像是朋友間的寬慰:

  “所以你別覺得虧欠了,那么多烤肉和串,我一個人吃不完,我新劇還得減肥呢,就當幫我吧。”

  秦折很心動,問:“那可以不做雞了嗎?”

  陳白語氣嘲諷:“導演不讓,做你的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