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43樂章 樓初弦你很好
  劉曼在玉米小屋里找到了沈渡和樓初弦。

  平心而論,這兩人其實一開始劉曼都覺得不太好相處。

  沈渡是因為網上的那些黑料,而樓初弦則是因為那張沒有什么情緒的臉。

  看著你時,會覺得不知道該說什么。

  因為他們沒有按時完成任務,所以兔子便從兌換工具變成了晚飯。

  好在那只兔子處理得很干凈,樓初弦垂眸看了一眼,問沈渡:

  “吃烤兔子,可以嗎?”

  沈渡沒有意見,想幫忙拿佐料,樓初弦微微傾身,拿出了什么東西,轉身送進了沈渡懷里。

  懷里的東西動了動,沈渡眼皮子一跳,認出了這是他抱了很久的那只,問:“這只也要烤嗎?”

  他有點舍不得這只了。

  樓初弦失笑,伸出手摸了摸小兔子的頭,說:

  “不吃,陪你。”

  說完,他看向工作人員,先斬后奏,上車補票:“可以嗎?”

  工作人員點點頭,表示沒有意見。

  因為抱著兔子,沈渡就沒辦法幫忙拿其他東西了,和樓初弦一起出門,迎面碰上了劉曼。

  劉曼問:“你們打算去外面烤嗎?”

  沈渡點了點頭,見劉曼兩只手拿著烤串,有些微微的疑惑。

  劉曼看出來他們沒辦法騰出手,于是就繼續拿著,跟著他們一起走,她站在沈渡的旁邊,經過一晚上的相處,她對沈渡已經大大改觀。

  嘁,根本就沒有網上說的那么差勁嘛,果然不能什么都信網上說的,越傳越黑,無中生有,白的都說成黑的。

  她舉了舉手上的串,問沈渡:“要不我遞一根給你吃?”

  樓初弦聽到他說的話,腳步頓了一下,然后不動聲色地更靠近了沈渡了一些,突然轉移了話題:

  “兔子在咬你的衣服。”

  沈渡低頭,果然看到兔子已經在開始咬他的衣角了,趴在他的小腹上,隔著衣服蹭著他的肚子。

  青年微窘,加快了腳步,解釋道:

  “它可能是餓了。”

  “嗯。”

  樓初弦跟在他后面,輕輕應了一句。

  劉曼也只是隨口一提,繼續舉著烤串,和他們一起來到了草坪。

  草坪上還有劉曼做任務時兌換到的白菜葉子,兔子聞到了氣味,在沈渡的懷里動了動。

  沈渡蹲下身,想放手,但又怕兔子跑了。

  這是節目組的兔子,要是跑了捉不回來就不好了。

  樓初弦把東西放在了桌上,彎腰拿起一片菜葉,一手捏起兔子的下巴,把菜葉子送到了它嘴里。

  兔子滿意了,也不怕這個從一開始就對自己釋放冷氣的青年了,嘴巴動得飛快,一點一點地把菜葉子往自己的嘴巴里卷。

  白菜被咬的聲音很清脆,沈渡的眸子軟了下來,嘴角掛起微笑。

  樓初弦看了他一會兒,起身去做烤兔。

  沈渡打算幫忙,于是把兔子交給了劉曼,讓她幫忙看管一會兒,抬腿站在了烤爐的旁邊,和樓初弦站在一起。

  兔子已經腌制好了,樓初弦戴著手套,隔著透明的手套,可以看到微微用力時,青年手上的青筋,充滿了力量感。

  烤爐冒起了火,火光在樓初弦的眼中跳躍,他一絲不亂,開始烤兔子。

  沈渡看了一會兒,覺得心里有點酸酸的。

  他知道樓初弦為什么這么熟練。

  熟練得讓人心疼。

  樓初弦靠奶奶養大,但是奶奶年齡大了,身體不好,盡管她想努力給小樓初弦更好一點的生活,但還是力不從心。

  樓初弦從很小時就開始幫奶奶做事。

  他跟著奶奶去菜園子種菜,一起下田插秧和割稻子。

  后來小樓初弦的學費變得更多了一些,奶奶還在憂愁怎么湊錢的時候,小樓初弦默不作聲,去街上找兼職。

  幾乎沒有店家會收小孩做童工。

  后來一家燒烤店的老板心軟,收了樓初弦,對外只說樓初弦是親戚小孩,幫忙給店里做事。

  樓初弦賺到的第一筆錢,給奶奶買了止痛的艾草膏藥。

  奶奶從年輕到老去,做了太多的體力活,臉上手上腳上都是皺紋,腰也彎了,步子也慢了,有的時候會躲著樓初弦痛吟。

  她怕小孫子聽到了會擔心。

  明明沒有血緣關系,但奶奶堅信樓初弦是天下最好的小孫子。

  比所有其他小孩都好。

  小樓初心性子冷,學校沒有什么人和他玩,奶奶知道了,心疼地摸樓初弦的頭。

  小樓初弦卻說:“我有奶奶就夠了。”

  他不可以沒有奶奶。

  哪怕再堅強,再冷靜,但倘若連唯一的親人都沒有了,恐怕也會受不了。

  沈渡嘆了口氣,決定回去后找個機會,聯系更專業的醫生。

  樓初弦聽到了青年的輕嘆,手頓了一下,烤架繼續翻滾,低聲問他:

  “怎么了?”

  炭火的噼啪聲蓋過了他們此刻的竊竊私語,沈渡輕輕笑了一下。

  “沒事。”

  他想了想,又輕輕加了一句。

  “樓初弦,你很好。”

  不要懷疑自我,不要痛恨自己無能,不要不重視自己的身體,不要覺得自己不配得到快樂,樓初弦,你很好,你比誰都值得。

  這些話終究都只掩藏在了火聲中,沒有辦法說出口。

  樓初弦看著爐子里的火光,從前他只覺得自己做這些事情是為了謀生,謀生不丟人,不卑賤,所以被同學嘲笑也沒有關系。

  可是沈渡對他說,你很好,樓初弦,你很好。

  從來沒有人會認真地對他說你很好。

  他有的時候會懷疑,如果奶奶不把自己從孤兒院帶回家,是不是負擔就不會那么重,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干那么多的活,是不是就不會生病。

  每一次去醫院,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奶奶,樓初弦都忍不住感到愧疚和悲傷。

  奶奶因為病痛,頭發脫落了很多,戴著樓初弦織的帽子,勉強和他笑笑,說:

  “七七,你來啦。”

  他只能忍著淚,至于和星娛簽約后遇到的所有不公和冤屈,青年嚼碎了,苦苦咽下,像是吞玻璃渣,也不透露給奶奶分毫,只挑會讓奶奶開心的話聽。

  樓初弦仰了仰頭,避開了鏡頭的方向,眼睛有些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