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51樂章 想快點變強了
  沈渡的語氣聽起來并不強硬,但卻堅定,神色認真,眼中帶著暖意:

  “這些對我來說不算什么,但是對你來說很重要。”

  “我并不是輕視你,相反,我很相信你。”

  “你一定會越來越好,會站在你想站的地方……”

  多余的話,沈渡沒說,只最后補充了一句:

  “樓初弦,我等著你變強。”

  樓初弦低著頭,一雙眸子埋在陰影中,看不出情緒。

  很奇怪。

  為什么這些話會對自己的情緒有那么大的影響?

  樓初弦努力克制著自己的語氣,略顯冷靜,“好。”

  他信沈渡。

  不是信沈渡所說的他以后會站得多高的話。

  而是信沈渡這個人,信他是拿真心對著自己。

  他說會等自己變強,那就一定會等自己。

  樓初弦垂眸,看著手中的魚。

  他想快點變強了。

  住處多了一個活物需要照看,沈渡有些緊張,和樓初弦查了一些資料,并讓方安遠咨詢了一下專門的養殖人士后,發現這只兔子竟然是誤入肉兔中的寵物兔。

  肉兔的壽命很短,主要用來食用,而寵物兔則大大不同,觀賞性也更強,這也是沈渡那天在節目拍攝時突然對著這只兔子下不去手的原因。

  原來它是一只侏儒兔,被工作人員不小心混了進去,拍攝完后還被送進了養殖場,要不是樓初弦去買了回來,恐怕就被人吃了。

  沈渡抱緊兔子,替它感謝樓初弦:

  “還好你察覺到品種不對。”

  不愧是男主角,簡直就是萬能的!

  樓初弦卻問:“要給它取名字嗎?”

  取名字?

  寵物都有名字,沈渡想了想,靠在沙發上,吐出一個名字:

  “小d。”

  饒是冷靜如樓初弦,也愣了一下,“小弟?”

  沈渡和他視線對上,突然間反應過來,笑彎了腰,攤在沙發上。

  他們本來就一起坐在沙發上,此刻距離不知不覺拉近,沈渡的肩膀和樓初弦的靠在一起,人幾乎要落入樓初弦的懷里。

  樓初弦屏住了呼吸,緊緊地盯著沈渡的笑顏,任由那顆淚痣在自己的眼底晃。

  卻暗暗伸出了手,這樣沈渡如果不小心掉出沙發的話,就可以穩穩地接住他。

  沈渡坐直,并沒有察覺到樓初弦的情緒變動和眼底的微微失落,解釋道:

  “我說的adgc的d。”

  不是abcd,是adgc。

  對于沈渡來說,最熟悉的就是adgc了,那是大提琴的四根琴弦。

  不同于a弦的華麗,g弦和c弦的低沉,d弦的音色屬于最為朦朧的存在。

  當自己持琴看向琴弓時,d弦上的內夾角保持著90度,沈渡以它作為參考,來保證自己的每根弦都可以充分振動,聲音飽滿。

  是他偏愛著的一根弦。

  “小d?”

  樓初弦換成了輕音,沈渡也跟著把四聲換成一聲,“對,小d。”

  樓初弦笑了笑,他想到了沈渡的微信昵稱上的du。

  他似乎對d情有獨鐘。

  方安遠知道沈渡和樓初弦一起養了只兔子,就幫忙又購置了一些兔子需要的東西,按方安遠的說法,沈哥的兔子也得整個豪宅。

  小d性格很好,不是很怕生,只要那人喂過吃的給它,就會乖乖地任人摸。

  唯獨對樓初弦不一樣,青年一靠近,小兔子就警惕地看著他。

  沈渡有些尷尬,覺得小兔子有點沒良心,樓初弦卻不在乎。

  他并不喜歡兔子,兔子能讓沈渡開心,他就帶回來了。

  方安遠在給小d組裝新家,沈渡想幫忙,方安遠忙擺手拒絕,說:

  “沈哥,我來吧,我這個月都還沒干啥呢。”

  不然錢拿在手里都心慌。

  他想到了什么,又提醒沈渡:

  “對了,沈哥,后天開始你和樓哥要一起參與一個游戲的直播,工作人員和我對接說,他們明天會提前來準備好拍攝的機器,以及簡單地協商一下如何拍攝。”

  “謝華姐說你最近別去酒吧了,會影響直播。”

  確實,原主晚上去了酒吧,每次哪怕只是喝一點酒,第二天也要睡到大中午才能起來。

  樓初弦聽著他們的對話,眸子閃了閃,沒說話。

  沈渡無奈,“我知道了,放心吧。”

  直播的活動是合約里的一項。

  本來是想通過這個直播來證明他和樓初弦是朋友的,沒想到何然的微博讓他們提前在【今晚吃什么】一起上鏡。

  不過【今晚吃什么】還沒有那么快播出,等他們的直播結束后說不定就差不多上線了。

  直播其實是結合了拍攝游戲和明星日常的方式,直接在各位“明星守夜人”的住處拍攝,每天都有直播時長的要求,達標了才可以下播,自然日內不限制上線,超過打卡要求的八個小時的時間的部分會獲得更多的獎勵。

  如果可以的話,主辦方更希望他們睜眼就開始播,播到上床睡覺蓋被子。

  有一部分觀眾是游戲的粉絲,而剩下的則是明星的粉絲,當然想看自家正主的日常生活是怎樣的。

  如果能吸引到潛在的玩家,并激發他們的消費欲望的話,游戲主辦方絕對能大賺一筆。

  方安遠建議沈渡提前玩一下那個游戲。

  聽說是個很簡單的游戲,適合大學生和社畜用來解解壓,不過可能會被小學生嘲笑低級。

  沈渡曾經也是個大學牲。

  他平時不怎么玩游戲,情緒不好時就去練琴,練累了就喝可樂,喝完了繼續練。

  不管怎樣,大提琴使他感到快樂,或許一輩子也不會厭倦,哪怕有的曲子早就爛熟于心,哪怕之前被老師指定一個動作練到生理上的吐。

  晚飯結束后,沈渡本來想把小d塞到它的“豪宅”里,但小兔子喜歡粘著它,一放下就蹭他的手,樓初弦在旁邊看著,說:“我來吧。”

  小d見樓初弦要伸手,耳朵一動,就進了兔家大宅,拿屁股對著樓初弦,自顧自地睡去了。

  樓初弦一點表情都沒有,收回了手,邀請沈渡:

  “要一起試玩嗎?”

  沈渡點頭。

  有樓初弦帶著的話,說不定自己上手會更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