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52樂章 去我的房間玩
  沈渡本來想直接在一樓上的沙發上玩的,但樓初弦提議:

  “小d要睡,我們上樓吧。”

  沈渡看了眼乖乖地躺在籠子里的兔子,輕輕地摸了一下它的毛,小兔子微微蜷著身子睡,就像一個小雪球。

  青年的眼神變得柔軟,看向樓初弦時也依舊沒變,聲音放輕:

  “要去我的房間玩嗎?”

  樓初弦性子冷一點,應該不喜歡別人進他的房間。

  樓初弦聽到他的話,眸光閃了一下,點了點頭,跟在沈渡身后,兩人一起上樓。

  整棟別墅就剩下兩人一兔,方安遠已經離開了,沈渡走在前面,打開了房門。

  樓初弦看著那扇門被白凈細長的手打開,燈光很亮,足夠清晰,樓初弦可以看清楚沈渡的指節和指尖都帶著微粉。

  算上上次幫沈渡收拾行李,這應該是他第二次進沈渡的房間。

  沈渡的房間很有生活氣息,床上放著好幾個枕頭,應該是為了睡得更舒服。

  樓初弦在桌上找到了上次沈渡和他換的那支筆,抬腿走了過去。

  桌上的東西稍微有點雜,但也不至于太亂,可以看出已經被青年收拾過了,放著兩摞書,其中一本上面還放著一個可樂拉環。

  房間里有一把家居椅,沈渡把上面的玩偶放到床上,把椅子移向樓初弦,說:“東西有點多,抱歉,你看你想坐哪邊,桌上的東西可以移。”

  原主大概屬于很自戀的存在,把自己拍的封面雜志都放進了臥室,好在沒貼海報,不然沈渡現在會社死,這些人形小玩偶其實是屬于他的周邊。

  原主剛出道的時候,皇娛給足了資源,青年一飛沖天,一夜間火爆網絡,憑借那張辨識度極強的絕色容顏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剛開始原主確實有真愛粉的,皇娛還籌備出他的周邊小玩偶,先送了樣品給原主過目。

  后來當然是沒出成,因為原主翻車了,按照飯圈人的說法,那就是塌房了。

  當初有多少粉絲是被原主的臉吸引而來的,就有多少是因為后來的“黑料”而恨上他,再加上皇娛堅持不懈地給他好資源,眾人逆反之心頓起,原主的路人緣便一點也不存在了。

  樓初弦的手已經放在了可樂拉環上,視線看向沈渡,注意到了他身后床上的玩偶,微微一愣。

  他一眼認出來了。

  沈渡回頭看了一眼床上的小人,有些臉紅,解釋道:

  “公司送的。”

  他就怕樓初弦以為他是自己去找人定制的。

  樓初弦點頭,視線慢慢移到沈渡的臉上,語氣很輕,“可以給我一個嗎?”

  沈渡驚訝,“啊?”

  樓初弦喜歡這個?

  沈渡覺得這種玩偶應該都長得差不多,樓初弦應該認不出來。

  樓初弦解釋:“我的房間有點空。

  沈渡懂了。

  樓初弦搬來的時候沒有帶多少東西,后來也沒添置什么,不忙的時候確實應該考慮一下給樓初弦備齊東西。

  雖然不知道樓初弦愿意在他這里住多久。

  沈渡暗暗記下,彎腰拿起其中一個玩偶,看了一眼。

  反正只有自己知道,就當這是個普通玩偶吧,樓初弦還送兔子給自己,他還沒回禮呢。

  沈渡不知道的是,此刻在樓初弦的眼里,青年的身影和他懷中的玩偶完美地契合。

  他接過,抱在了懷里,露出了笑容。

  “謝謝阿渡。”

  沈渡看著心疼,樓初弦吃了很多苦,賺了錢都不給自己買東西,應該是沒有接觸過這種玩偶。

  “不用客氣,你喜歡就好。”

  “嗯。”

  樓初弦伸出手,不露痕跡地摸了摸玩偶臉上的那個小黑點。

  在左眼眼角,看著像是墨漬,但樓初弦知道。

  那是沈渡的淚痣。

  一摸就會落淚。

  手機還在下載軟件,沈渡湊到桌邊,幫忙收拾東西,看到樓初弦正伸手拿起那個可樂罐的拉環,眼皮子一跳。

  “這個……”

  擋住臉的東西被拿開,露出了一張囂張肆意的臉,吐著泡泡,眼神不羈,直視著鏡頭,笑容張揚。

  沈渡用手擋住,“這個是之前拍的雜志……”

  明明是原主拍的,但是為什么自己會這么羞恥啊!

  沈渡要瘋,感覺自己要分不清原主和自己了。

  樓初弦失笑,笑聲略微暗啞,但又帶著清冷氣息,沈渡覺得自己的耳根子有點軟,讓樓初弦在椅子上坐下。

  青年乖乖地坐在椅子上,懷里抱著玩偶,看著沈渡的那雙手在自己面前晃,收拾著桌子上的東西,似乎知道自己要是再笑,沈渡就會氣急敗壞了。

  沈渡害羞的樣子。

  其實很可愛。

  樓初弦默默地想,把下巴靠在玩偶的頭上,手指頭微微動了動,扯了扯玩偶上有些卷起的衣服。

  然后略微頓了一下,視線看著沈渡的側臉,細長的手指微微探進了玩偶的衣擺。

  輕輕地搓了搓玩偶的衣服,把原本因為久久沒有整理而皺起來的褶皺整平。

  樓初弦的下巴有點尖,此刻埋在玩偶上,那張臉便看著柔軟了許多,沈渡把雜志全都收拾好,手里拿著自己上次抄的譜子,打算收起來,轉過頭就看到樓初弦眨著一雙眼睛看著他,不由得停住了動作。

  樓初弦的眼睛偏丹鳳眼,眼尾略高,再加上瞳色是淺淺的褐色,平時一雙眸子看著人不含情緒,因此看起來拒人千里,矜持冷冽。

  可現在樓初弦看著自己,那雙眸子已經完全軟了下來,略微含著一點笑意,瞳孔中點點微光,眼神清亮,讓沈渡想起了被摸時會微微舔自己掌心的小兔子。

  熟稔之后,便余親近。

  沈渡忍住自己想揉樓初弦的頭的沖動,只覺得抱著玩偶的樓初弦很軟和。

  樓初弦看到了青年的微怔,眼中笑意更盛,覺得自己發現了沈渡的秘密。

  原來他喜歡這樣的。

  裝成一只……小兔子么?

  沈渡定了定神,拉開抽屜,把手上的東西放進去。

  樓初弦就坐在他的旁邊,沈渡的動作不算太快,他略微走神的時候就會像只烏龜或者樹懶,動作慢騰騰的。

  皓腕凝霜雪?,玉骨扶雨竹,可躺在他手心里的,卻是一張破破爛爛的紙。

  ————

  ?出自唐代韋莊《菩薩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