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57樂章 偏要開到最大
  沈渡感覺耳朵有點癢,肩膀微微聳了一下。

  樓初弦眸光微閃,問他:“怎么了?”

  沈渡搖頭,覺得自己過于敏/感,回過神,把床鋪給升級了。

  床鋪升級之后,每秒生成的金幣更多,沈渡成功在大門血量快清空的時候升級了大門和建造武器。

  然后接下來就是簡單的練手指操作了,沈渡邊玩還可以邊和樓初弦聊天。

  “你參加的那個活動也是最近要開始拍攝嗎?”

  “嗯”,樓初弦指尖在屏幕上動得很快,這種游戲其實是休閑類的炮塔游戲,玩了幾次之后就沒意思了,但是他一直操控著節奏,放了很大的水,哪怕已經拿下了狼人的一滴血,也沒有建造可以攻打怪物基地的導彈。

  盡管第一夜只能“單機”,他也在以這種方式陪著沈渡玩。

  對于沈渡,他已經不自覺地愿意說更多的話。

  “這幾天有的時候白天可能要過去拍攝,我晚上回來補直播時長。”

  沈渡點頭,“那我要是先通過了第一夜,我把我的通關訣竅告訴你。”

  樓初弦失笑,應了聲好。

  沈渡心里其實有點心疼,覺得樓初弦要醫院,直播,選秀三邊跑有點累。

  但他知道,這些事情他幫不了太多。

  這是樓初弦自己的選擇。

  沈渡從小到大的夢想都是可以拉大提琴,他知道選擇一個夢、奔赴一個夢的路途中會遇到很多荊棘林和沼澤地,因此更加懂得樓初弦矢志不渝的可貴。

  他為了奶奶放棄了自己的專業所學,不愿意讓奶奶為他難過,所以要站在頂端,讓奶奶放心。

  遇到樓初弦之后,沈渡才明白夢想并不僅僅是自己對大提琴的喜愛,樓初弦對娛樂圈的緊盯目標、野心勃勃也是夢想。

  他并不是因為喜愛而踏入娛樂圈,但一旦選擇,就義無反顧,扎根蟄伏,不放過每一個機會。

  沈渡覺得自己一直以來都陷入了一個誤區,手受傷之后,他覺得自己沒辦法再拉琴。

  哪怕手已經恢復好了,沈渡依舊覺得自己對不起大提琴,他應該把手保護好的,可如果再次遇到那件事,他可能還是會那樣做。

  由此他在內心不斷掙扎著,發現自己的想法太過自私。

  于是更加無法面對。

  樓初弦見沈渡又在發呆,慢騰騰地點著屏幕,狼人馬上就要破門而入,輕微地皺了皺眉。

  “阿渡?”樓初弦伸出手幫沈渡操作,沈渡回過神,松開了手,直接讓樓初弦幫他操作,于是樓初弦便把兩個手機都放在自己面前,同時操作。

  沈渡選擇擺爛,往床上一躺,視線看著樓初弦的側臉,夸他:

  “還是你厲害,我玩這個太容易困了。”

  沈渡說的是真話,這種游戲除了剛進來有點激動,之后的都是重復的操作,讓他看得想睡覺。

  還不如拉大提琴有意思。

  發現自己又在念著大提琴,沈渡閉了閉眼,用頭蹭了蹭枕頭。

  同時看著兩個手機讓樓初弦沒辦法分心再看沈渡,聽到青年說困,樓初弦指尖頓了一下,把兩個手機的音量都調小,說:“阿渡可以先睡。”

  官方會在明天給他們專門的游戲賬號,所以現在把第一夜通過了也不要緊。

  樓初弦把微笑小渡抱在懷里,兩個手機的怪物基地幾乎同時被攻破。

  【成功擊敗怪物】的提示并沒有引起青年心中的波瀾,樓初弦轉過身,發現沈渡已經睡著了。

  淺淺的灰栗色在枕頭上各自綻放,一小撮頭發翹了起來,樓初弦伸出手,壓了壓。

  然后手就停在沈渡的頭上,輕柔地揉了揉。

  沈渡沒蓋被子,樓初弦便幫他把薄被蓋上,坐在旁邊,靜靜地看了一會兒沈渡的睡顏。

  好乖。

  樓初弦拿出懷里的微笑小渡,學著玩偶的樣子,嘴角也勾起一個弧度。

  “阿渡,晚安。”

  說完后,樓初弦等了一會兒,手微微晃了晃玩偶,自己和自己說了一聲,“晚安,初弦。”

  燈熄門掩,夜涼如水。

  原主作為狗血小說一大狗血人物,自帶熱點,聽聞他要開直播,不少黑粉都等他開播,收集最新的黑料,來讓“沈渡黑歷史”更加傳奇和璀璨。

  睡了一覺后,沈渡早就收拾好了心情,開始上班,和樓初弦打了一聲招呼后便進了房間,開始直播。

  調整攝像頭以及分享手機屏幕畫面耗費了一點時間,等沈渡登上官方給他的賬號后,看到了彈幕飛快滾動,他只能粗略地攫取關鍵詞,發現都是在罵他第一天就甩大牌,其他明星早就上線了就他這邊要搞半天。

  其實只差了半分鐘。

  沈渡有些無奈,工作人員還留了麥克風在他房間,他對著麥克風解釋道:

  “對不起,我手比較慢。”

  這點沈渡沒有撒謊,他唯一的手速貢獻給了大提琴,做其他事情一旦不專心就會慢騰騰的。

  彈幕靜止不動了一秒,然后滾得比之前還歡快。

  【躺在床上碼字】有生之年系列,沈渡竟然會道歉,活久見,我還等著他和你們互罵呢。

  【背不出日語單詞】那個,有人在錄屏嗎,能不能把剛剛沈美人那句“對不起”發給我,戳我xp了!

  【你猜我開不開學】沒意思,沈渡不會想洗白自己吧。

  ……

  沈渡無奈,嘆了口氣,他進入之前把音量關了,但玩游戲不開音效的話可能效果會減弱,于是提醒觀眾:

  “我要開聲音了,你們要是手機音量開得很大的話,調一下。”

  有些人無所畏懼,覺得他是假好心。

  【紅包你包不包】切,嚇誰呢,盡管來!我偏要開到最大!

  觀眾的畫面由兩部分構成,一部分是沈渡的游戲畫面,一部分是沈渡的臉,因此他們得以看到鏡頭前的青年似乎在忍耐著情緒,但還是翻了個白眼。

  沈渡只是覺得無語,也不管了,把自己的音量開到正常。

  空靈的卡林巴樂聲響起,像是寒鴉站在了一顫一顫的巨大彈簧上,死死地盯著你,等待著機會把眼珠子啄下來。

  【紅包你包不包】艸!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