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67樂章 偽同的死直男
  吸血鬼被攻擊,血條開始變少,倔強地破壞了一會兒大門后,回到怪物基地回血。

  怪物的金錢、力量和韌性屬性也會升級,但也必須回到怪物基地。

  沈渡抓緊時機,把床鋪升級了,金幣剛花完,就察覺到吸血鬼又要來了。

  六個人,不能只盯著他一個吧……

  下一秒,吸血鬼出現在他的破門前。

  “……”

  沈渡有一點心梗,這吸血鬼好像盯準了他,大門哐哐作響,好似不把他殺了誓不罷休。

  占卜師的技能是抽牌,沈渡花金幣抽了一張。

  星幣。

  沈渡選擇出牌,然后看到自己的金幣開始飛快上漲,速度加倍,但維持了十秒就又恢復正常了。

  他手指沒停,建了魔能寶珠,后續的大門升級不僅需要金幣,還需要魔力,沈渡有些許窮光蛋的意味,只能干等。

  但下一秒,沈渡眼睜睜地看著隔壁的門被打開,穿著盔甲的侍者背著藍色的寶劍,走了出來。

  啊???

  樓初弦怎么出來了?

  其他房間也有人注意到了,其中一人開麥:

  “哇,你抽到了侍衛啊,那你可以和怪物決斗。”

  決斗?還帶這樣的?

  吸血鬼見侍衛竟然敢出來,也有些意外,他知道這人就是隔壁建武器攻擊他的,好勝心被激起,暫時放棄了沈渡,直接轉過身去攻擊他。

  樓初弦從一開始就發育得很好,吸血鬼隱隱有些不敵的意味,只好暫時回到基地。

  沈渡開了麥:“你快回房間。”

  他沒有說名字,但跑出來的也就只有樓初弦一個人了。

  侍衛往占卜師的門邊走,站在那,不動了,

  沈渡以為他卡了,皺眉,樓初弦清冷的聲音卻響起:

  “占卜師最近和侍衛一同來到鎮上……”

  沈渡微微疑惑,樓初弦卻說:“阿渡,抽牌。”

  沒有怪物的攻擊,沈渡稍微發育了一些,聽到樓初弦說的話,沒有猶豫,下意識就抽了一張。

  “是什么?”

  沈渡回他,“是寶劍。”

  吸血鬼來了,對于侍衛這種不把他當怪物的行為感到很冒犯以及惱羞成怒,這下也不管其他人了,張牙舞爪地沖了過來,一副勢必要把侍衛和占卜師一起殺死的樣子。

  侍衛建造的圣壇閃著金色的圣光,樓初弦的聲音夾在各種攻擊的聲音中,卻那樣的清晰。

  “阿渡,出牌。”

  沈渡立馬把牌扔了出去。

  占卜師的寶劍牌具有提升炮塔十秒傷害值的功能,吸血鬼和侍衛都站在門外,房間內的炮塔攻向吸血鬼,和侍衛的寶劍一起,似乎要把吸血鬼射成篩子。

  血條急劇下降,吸血鬼逃跑不及,死了。

  但基地沒被破壞,吸血鬼就還會一直復活。

  樓初弦從進場開始就始終占據著上風,讓沈渡有一種錯覺。

  不是他在陪樓初弦,是樓初弦在陪他玩。

  【快讓我弟去上學】怎么說,看了半天,總覺得這兩人之間有貓膩。

  【蕪湖蕪湖蕪湖】我剛從微博過來,我來復盤一下沈渡和樓初弦之間的關系,他們最開始是爆出沈渡要泡樓初弦,兩人在酒店被拍到。

  【蕪湖蕪湖蕪湖】但是結合沈渡是個偽同的死直男來看,這點不成立,且后面警方也證明了樓初弦是被星娛坑了,吳氏集團總裁的下場我就不多說了。

  【蕪湖蕪湖蕪湖】目前已知沈渡自己說他們是朋友,且樓初弦出事,沈渡還幫了很多,不管怎么樣,希望大家不要戴著有色眼鏡看他們,他們應該只是簡單的朋友。

  【閉關ing】樓上是覺得沈渡之前做的事情就可以被這件事情蓋住了嗎?你既然提到了偽同,那我就告訴你,當初沈渡的那件事情傷了多少人的心,沈渡真是惡心死了。

  【心崽小熊貓好可愛】雖然但是,能不能讓我安靜看游戲,我只是單純覺得沈渡乖乖任由樓初弦喊出牌就出牌的樣子挺好玩的。

  ……

  樓初弦關閉了彈幕,但是其他觀眾卻能看得清清楚楚,見沈渡之前的黑料又被翻了出來,立馬就又引起了群眾的同仇敵愾。

  之前的過錯,是否應該因為做了一件好事而得到原諒,這是一個紛爭不休的話題。

  有人說一百件好事都抵不回一件錯事。

  侍衛一直在門口晃著,沈渡看得提心吊膽,只是游戲而已,他自己的角色死了他都覺得可以接受,所以心里沒有很強的緊張感。

  但是從開始游戲到現在,沈渡一直都沒有走神,時刻注意著侍衛的動向,和自己的角色的各項數據,樓初弦讓他抽牌他就抽,把抽到的牌告訴他,等待著樓初弦讓他出牌。

  兩人之間很是默契。

  很快,吸血鬼雙拳難敵四手,其他房間的人悠閑自在,直接建了導彈,把怪物基地給搗了。

  【成功擊敗怪物】

  沈渡剛進入游戲的時候還是悠閑地靠在椅背上,后面不自覺地變得緊張,坐直了腰,直到結束,腰才倏然軟下來,恢復輕松。

  他坐了約莫半分鐘,房門被敲響了。

  沈渡起身,盡管已經猜到門外的是誰,但是當看到樓初弦的時候,還是忍不住,“你……”

  他知道樓初弦的直播時長還沒湊夠,而他沒帶著攝像頭,沈渡擔心他十二點前不能完成。

  樓初弦垂眸看著沈渡的臉,語氣輕快,“想找阿渡來兌換禮物。”

  青年的視線移向沈渡的床,沈渡隨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確信樓初弦看著的是自己床上的棉花娃娃。

  沈渡被他逗笑,在床上坐下,“你想要哪一個?”

  床再次往下塌了一些,穩穩地承受著兩個人的重量,樓初弦的視線在高冷渡、驚訝渡和睡眠渡中來來回回,最后下定了決心,摸了摸睡眠小渡的頭。

  閉著眼睛的小娃娃睫毛很長,根根分明,樓初弦見過沈渡睡著的模樣,更加明白撩人心弦之處。

  好乖。

  沈渡倒還真的挺想一次性把全部玩偶都送給他,他以為樓初弦喜歡的是玩偶,并不知道樓初弦喜歡這些玩偶是因為他們是自己的模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