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71樂章 你會不會很累
  沈渡把微博發出去之后暫時沒有退出,扒了一會兒熱搜榜,看到好幾個自己的名字,有點無語。

  他這里應該沒有塌房一說,如果要形容的話,那就是臭烘烘的茅廁塌了也沒關系,不心疼。

  早就沒人粉沈渡了,沈渡無所謂,但是他顧慮的是樓初弦之后的發展會不會受自己影響。

  他點回自己發的微博,看了一下評論區。

  所幸,還是有明白人知道樓初弦自始至終都是被傷害的那一個。

  【帥哥我都愛】我昨晚看了樓初弦的直播,怎么說呢?他話很少,真的很少,應該是把彈幕給屏蔽了,只是安安靜靜地看書好像,當時彈幕區很亂,各種猜測都有,我本來不知道他的名字,我純粹就是隨機刷到,看這人長得帥才留在直播間的。后來他和沈渡一起玩游戲,怎么說呢,這兩人一看關系就挺好,樓初弦對沈渡的話會多一點。我去了解了一下,當初吳氏集團總裁的事情,是沈渡出手幫助的,他們甚至不是一個公司的人,也沒見星娛的其他明星站出來(非道德綁架客觀描述父母健在輕點噴哈),不管怎樣,沈渡確確實實幫了樓初弦,樓初弦確確實實幫了沈渡,我這人愛扶貧,我現在粉上了樓初弦,所以請各位高抬貴手,不要攻擊樓初弦,沈渡……我不好說。

  長篇大論應該是臨時打出來的,沈渡認認真真地看完,點了個贊,想了想,給她回了一個小表情。

  【沈渡】玫瑰jpg。

  【小骨頭】笑死了沈渡給你點贊了,還好你最后一句話沒說沈渡壞話。

  【小骨頭】臥槽有生之年看到沈渡發這種表情,他的號是助理在登吧。

  【沈哥的小方塊】?

  方安遠很生氣,他第一時間來幫沈哥點贊,結果卻被污蔑,好在作為沈大明星的經紀人,很多人都眼熟他的賬號,于是立馬被推翻。

  然后沈渡就看到了樓初弦發的那一句謝謝。

  他恍惚了一下,想起上一次樓初弦也在微博上對自己說過謝謝。

  那個時候,他們還不熟悉,甚至相處起來還有一點尷尬。

  沈渡眨了眨眼,覺得自己對樓初弦的幫助其實不算什么,而樓初弦卻帶給自己很多東西。

  是無形的力量。

  沈渡評論區疊疊樂,他給樓初弦也點了個贊,送給他一朵玫瑰。

  門被敲響,沈渡讓他直接進來,修長的身影出現,沈渡和他對上視線,樓初弦微微一笑,說:

  “謝謝阿渡的玫瑰花。”

  沈渡失笑,樓初弦似乎總是很珍惜別人給出的任何東西,哪怕是一朵虛擬的玫瑰花。

  他見樓初弦換上了出門的衣服,便明白他今天又要去鄰市拍攝,抿了抿唇,還是開口道:

  “你這樣,會不會很累?”

  沈渡坐著,樓初弦站著,垂眸看著他,盡管沈渡沒有直說是什么累,但樓初弦還是聽懂了。

  他眸光微軟,最近揉玩偶的頭揉多了,面對沈渡,竟然也會生出想要揉揉他的頭和摸摸他的臉的沖動。

  樓初弦指尖動了動,但并沒有伸出手,只說:

  “不累。”

  做想做的事情,一點也不累。

  沈渡看著他,明白盡管這本書的主角是樓初弦,但依舊對他限制了很多,比如放棄原來的專業,進入要從頭學起的娛樂圈。

  一本狗血小說,除卻開滿了金錢花朵的骨架,血肉里,還剩下什么呢?

  樓初弦仿佛變了,又好像沒變,他依舊是他,是書中那個歷經艱苦,獨自凌寒的樓初弦,也是此時此刻,站在自己面前,有血有肉的樓初弦。

  獨一無二的樓初弦。

  沈渡進入書中世界后,由于他糟糕的狗血人物設定,無數讓他無語的事情圍繞著他,但和樓初弦相處,會讓他覺得這是一個正常的世界。

  也不算太壞。

  沈渡對他笑了笑,起身拿起床上的一個玩偶,樓初弦緊緊地盯著他的動作,眼睛里已經閃起了微光。

  是驚訝渡。

  “這次不是禮物交換。”沈渡把驚訝渡遞給他,認真地說,“是我自己想送給你。”

  樓初弦接過玩偶,把下巴抵在上面,抬眸看著沈渡,乖乖點頭。

  笑意在沈渡微藍的眸子中漾開,像是碎冰藍玫瑰,溫柔又浪漫。

  樓初弦聽到他又對自己說:“樓初弦,加油,如果累了的話,可以休息。”

  “你有說累的權利。”

  【“你有拒絕一切的權利。”】

  初遇的話語在腦海中回蕩,和現實重疊,樓初弦聲音略帶暗啞,低聲說了聲好。

  ……

  等樓初弦離開后,沈渡看了眼時間,還沒到八點,但他想了想,決定提前開播。

  那他就可以提前下播,嘿嘿。

  樓初弦說他今天只有上午有拍攝,就可以結束新星計劃的第一期,鄰市雖然很近,但是一去一回也需要時間,沈渡打算給樓初弦搞個大餐犒勞一下他,樓初弦答應了他回來吃飯。

  雖然是點外賣。

  沈渡開了攝像頭,衣服上別著麥,他和進來的觀眾交代了一聲:

  “今天上午不玩游戲。”

  【開學考試怎么辦】太好了!!!終于能放過我了,誰懂啊!看沈渡玩游戲簡直寧愿沈渡罵我!

  讓人捉急。

  【讓讓我嘛】哈哈哈哈贊同。

  沈渡一噎,彈幕區已經提前幫他發白眼小表情,沈渡哼了一聲,偏不翻白眼。

  很多人都是看了沈渡的微博過來的,有人瘋狂地問沈渡是不是同。

  沈渡看了一眼,甩了甩頭發,想油死他們,“怎么,你喜歡我?”

  【年華】……狗才喜歡沈渡。

  【嗚嗚嗚的小火車】哈哈哈哈哈。

  沈渡也不計較,一雙桃花眼含著笑意,看了一眼直播間,突然問:

  “兔子小姐在嗎?”

  青年聲音清亮,是溪泉邊休憩的仙鶴,偶爾抬起翅膀,仿佛要隨風化去。

  【拉大提琴的兔子】我在的。

  沈渡只是試試,沒想到她真的在,于是問她:“快遞到了嗎?”

  【拉大提琴的兔子】媽媽說到了,我還在鄰市做家教,晚點回去,謝謝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