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85樂章 原主不是藍瞳
  沈霧聽到沈渡說的就是下午染的發,轉頭看向他,沈母也有些尷尬,但很快就恢復了笑容,察覺到大兒子的眼神,也對沈霧溫柔地笑了笑,沈霧收回氣場。

  沈渡略微松了口氣。

  他挺怕沈霧的,總覺得這人很兇。

  沈霧作為書中唯一陪伴在主角身邊的人,哪怕最終兩人沒有在一起,但也可以看出他的特殊。

  他和樓初弦,都是被人收養,一個天才神童,鐵血手腕,年紀輕輕就成了大集團的總裁,威震一方;一個驚才絕艷,目標堅定,一次次拒絕沈霧,憑借自己的能力站上頂端。

  難怪讀者一直期待著他們頂峰相見的情節,卻沒想到故事戛然而止,兩人誰都沒有更進一步。

  或許是久在商圈斡旋,沈霧的身上氣場很強,但愿意在回家后收斂自己。

  他知感恩,沈父放心把沈氏交給他,他便對自己更狠,沈氏越做越強,無人不夸一句沈家夫婦養了個好兒子。

  沈母從來都不會對沈霧施加壓力,事實上,從小到大,都是沈霧自己做出的選擇,沈母只能選擇支持。

  對于這兩個兒子如何相處,沈母一邊想著要怎么彌補小兒子,一邊又要擔心會不會冷落大兒子,而且小兒子還鬧著喜歡大兒子,已經足夠讓這個除了親兒子走丟外,沒有經受過任何苦難的女人感到無措。

  好在大兒子從來都冷靜自持,不會讓她太過擔心,很有主見。

  沈家有女傭,手腳利索地準備著晚飯,沈母要親自為他們做點菜,謝華早就進來了,她和沈母很親,再加上壞心眼想讓沈渡和沈霧獨處,便跟著沈母進了廚房。

  沈父還沒回來,沈母說他今天去找老朋友聚聚了,飯點會準時回家。

  沈渡的一頭白毛在燈光下極其惹眼,沈霧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看我干嘛?”

  沈渡原本想忽略那道視線,但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為什么染發?”

  男人單刀直入,沈渡無語望天。

  “想染就染。”

  沈家家風嚴格,最起碼沈父是在嚴格標準下長大的,后來遇到沈母,一見傾心,雖然是聯姻的媒妁之言,卻動了真心,從未讓沈母受過任何委屈,雖是老古板,卻也知如何討沈母歡心。

  而沈霧是被養出來的小古板,并不是沈父和沈母強行要求,而是沈霧在五歲被領養時便表現得極其早熟。

  他知道養父母剛丟失了心愛的兒子,會冷靜地安慰他們,哪怕沈母有的時候看著他突然流淚,他也能不慌不忙地停下手里的作業,輕輕撫摸母親的背,給她自己唯一能表達的溫暖。

  他變成了小古板,像是曾經的沈父,但卻不是被家規養出來的,沈父身上雖然還留有死板之處,但對妻兒并不苛求。

  可沈家需要有人繼承。

  沈霧站了出來,也承諾過如果未曾謀面的弟弟被找回,會讓出位置。

  沈母從來都把沈霧看成自己的親生兒子,不是寄托對走丟了兒子的想念,而是單純地愛著這一個生命,陪伴了將近二十年的生命。

  沈渡回來了,她會自己做出補償,但沈霧從來都不欠沈渡分毫。

  當她聽到張揚的青年口口聲聲說自己喜歡沈霧的時候,她覺得青年是在開玩笑,卻怕沈霧當真。

  害怕沈霧為了補償把自己都犧牲掉。

  好在,沈霧沒有。

  ……

  一時無言,沈渡只當沈霧是看不慣他的頭發。

  正合他意。

  沈霧多討厭他一點,就會更加喜歡樓初弦一點。

  狗血小說不都是這樣的發展么。

  沈渡心里思忖著自己要不要提一嘴樓初弦。

  不僅可是探探沈霧現在對樓初弦的感情態度如何,也可以讓自己“情敵”的作用更加凸顯,促進這兩人的感情發展。

  沈霧卻突然說話:

  “戴了美瞳?”

  其實不是疑問句,幾乎是肯定句。

  難怪一直盯著他的臉,在院子里的時候還直接伸手,原來是因為眼睛。

  沈渡沒戴美瞳,這是他自己的瞳色,依舊是繼承的高女士。

  原主……不是藍瞳。

  好在自己的藍只是微藍,沈渡定了定神,一點也不慌亂,囂張點頭,“是。”

  沈霧終于收回視線,放在腿上的手指輕點著,沒再說話。

  沈渡終于試探性地問:

  “你和樓初弦……”

  沈霧轉頭,冷冷地看著他。

  沈渡啞然,沒話說了。

  醋味還挺大。

  霸總快燃起來!快去把樓初弦追到手!

  沈渡在內心給沈霧搖旗,想了一會兒后又開始發呆。

  腦子里似乎一片混沌,不知道是該想現實世界的親人們,還是想書中世界的劇情。

  等他回過神來時,對上一雙視線。

  沈霧收回了視線,起身上樓了。

  沈渡莫名其妙,樂得一個人自在。

  好在沈家人本來就懷疑他對沈霧的喜歡是耍性子,自己這樣應該沒什么問題。

  菜開始依次上桌,飯點一到,沈父準時回來。

  沈父年紀不算大,看著和沈霧其實挺像一對親父子,不看人時氣場強大,冷著一張臉,卻在看到沈母時立馬溫柔下來,幫沈母端菜,夸她做的菜很香。

  然后一轉身就看到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等著上桌吃飯的沈渡。

  沈渡原本糾結這要不要幫忙,剛站起來沈母就讓他坐著,于是沈渡便放棄了禮貌。

  他以為沈父會生氣,為他的不講禮貌也好,為他的一頭白毛也好,可沈父卻很快松開了眉頭,對他點了點頭,言簡意賅,“回來就好。”

  當初沈渡被沈家認回,沈母看著記憶里的可愛驕縱小孩變成了張揚的青年,知道自己缺席了十幾年的人生,哭得不能自已,沈父在一旁安慰著妻子,和青年對上視線時,說的也是這句話。

  回來就好。

  沈霧從樓上下來,一家子人坐在一起,滿桌的飯菜讓人食指大動,用餐時沒人說話,沈渡安安靜靜地埋頭吃著自己的碗里的飯菜。

  沈母用公筷給他夾了一片梅菜扣肉,怕他生氣不吃,解釋道:

  “小方說你最近喜歡吃這個,這是我親手做的,渡渡試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