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99樂章 小名給媳婦叫
  沈渡看書的時候有看到樓奶奶叫樓初弦七七,他知道這是小名,但其實很想知道為什么叫“七七”。

  他好奇“七七”代表的含義是什么。

  樓奶奶的視線在兩個青年的身上來回繞了一圈,看著自己的孫子因為沈渡的存在而變得不一樣,很是欣慰。

  七七交到了朋友,真好啊。

  “接回七七的時候,院長說他叫初弦。”

  “樓初弦。”

  “我想這名字真是文化人才取得出,后來問院長,初弦是什么意思,他說是初七初八的月亮。”

  “于是我讓七七在初七和初八中選一個。”

  “七七選了初七。”

  她提起樓初弦在孤兒院的經歷,不說樓初弦是被“領養”,只說“接回”,她從始至終都把樓初弦當成自己的親孫子。

  老人都愛回憶往事,有的愛訴苦,有的只道甜,樓奶奶人生過往八十余載,最關愛的就是自己的小孫子了。

  在她的心中,七七勝過一切,只要七七以后過得好,她垂垂老矣,將赴黃泉也無所畏懼。

  沈渡聽得很認真,又聽著老人談起小時候的樓初弦其實也調皮過,但他的調皮處處透著可愛,把奶奶釀的米酒藏起來,不讓她喝太多,最后被奶奶發現了就耍賴,說他還沒藏好,要重新藏。

  聽著這些輕言慢語,沈渡的腦海中仿佛出現了一幅幅畫卷,畫卷的最開始是小初弦終于有了屬于自己的家,而后明媚的陽光下,還有很多黑發的樓奶奶和小初弦一起共處的場景,繼而是月色。

  獨行的月色。

  小說的劇情展開,樓初弦踽踽獨行,矢志不渝,終于完成了自己的目標。

  他從來都不想讓奶奶失望,讀書也是,做人也是,既然選擇了娛樂圈,就要站到娛樂圈的頂端,成為奶奶的驕傲。

  或許其中還有劇情的影響,但是都不重要了。

  沈渡知道,這幅畫卷的結尾或許會和劇情一樣,但是其中的景色一定會不一樣。

  弦月不會孤零零的。

  他不僅會有自己這個朋友,還會有很多很多朋友,也會有自己的愛人。

  既然樓初弦已經選擇對他敞開心扉和信任他,那么就說明一定會有轉機。

  他愿意做泉眼,讓原本孤寂的池水變成活水。

  樓初弦值得。

  任何人都值得。

  每個人的心愿,都有實現的機會。

  自己在現實世界身受事實的禁錮,難不成來到書中世界后還不能中二和熱血一回嗎?更何況,樓初弦絕對算得上是他頂好的朋友。

  現實世界的那位……好朋友,他還是無法面對。

  他分得清現實是現實,眼前也是眼前。

  眼前的樓初弦值得他真心相待。

  如果現實世界能和樓初弦相遇的話,他們絕對早就是朋友了。

  這種想法只在沈渡的腦海里出現了幾秒,產生淡淡的遺憾之后,就消失殆盡了。

  遺憾成就完美。

  沈渡轉頭,眼里帶著笑意,樓初弦本來就默默坐在一旁,看著沈渡和奶奶聊得很開心,他只在一旁低著頭,耳垂微紅,但是余光卻一直都在他們的身上,察覺到沈渡的視線,便立馬抬頭看向他,看著沈渡的花瓣唇輕啟:

  “七七?”

  樓初弦的眼瞳倏然瞪大,眼神一沉,但又仿佛要漾出波瀾,驚起池中的魚兒,池畔的柳樹也被殃及,柳枝被魚兒甩了一身水。

  此間春意,滟滟隨波,月明萬里。?

  沈渡見他呆呆的,笑意更盛,忍不住了,胳膊放在床上,把臉埋在自己的手臂上笑。

  悶聲的笑,像是盛夏雨后的街道飄著的零星水汽,只需屋檐上落下的小小一滴,墜落后和人的后頸相觸時,便能讓人腳步死死地立在原地,回想起大雨傾盆而下時的酣暢淋漓。

  沈渡笑了一會兒依舊沒等到樓初弦說話,便直起身子,入目就是青年紅透了的耳垂。

  怎么……如此乖。

  他要是攻他早就化身變態了。

  沈渡胡思亂想,樓初弦卻開始為自己謀劃著。

  ——從一開始見面時算計著要利用沈渡獲得對自己有用的東西,到現在以自己為餌,引誘著沈渡上鉤。

  沈渡不是獵物,不是戰利品,是他的寶貝。

  樓初弦看了奶奶一眼,然后輕聲說:

  “奶奶說過小名不給別人叫的。”

  樓奶奶笑彎了腰,“我那是說,小名給親人和媳婦叫,小渡又不是你媳婦,再說了也是逗你的,你真記了十幾年……”

  可沈渡現在不是他的親人,也不是媳婦。

  樓初弦眼神幽幽,不說話,只將視線轉向沈渡。

  沈渡突然覺得自己惹上事了。

  沒想到樓初弦還信這種。

  他只能安慰樓初弦受傷的心靈:“放心吧,以后你媳婦會叫你七七的,我不逗你了。”

  沈霧雖然是攻……但硬要說的話,也算是“媳婦”的身份吧,樓初弦還能真自己跑出個媳婦來不成。

  樓初弦微微瞇了瞇眼,“真的嗎?”

  “不可以。”

  兩句話緊緊地接著,沈渡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樓初弦是什么意思。

  樓奶奶卻懂了。

  她這小孫子呀,一邊信著小時候的話,等著“媳婦”叫自己七七,一邊其實也愿意讓沈渡叫自己七七,因為他把沈渡看成很好的朋友。

  某種程度上,方向是對的,但又差得離譜。

  沈渡反應過來,隨樓初弦怎么說,反正作為樓初弦的“情敵”,卷入感情糾紛會很麻煩的,隨聲應付著,“嗯,七七七七,你說的都對。”

  樓初弦眸子彎了彎。

  或許當初選擇“七七”是不想被傻乎乎地叫“小八”或者“八八”,但是此時此刻,他只覺得,“七七”一詞,從沈渡的口中出來,是那樣的動聽。

  是午夜夢回時的春意闌珊。?

  失春的小獸,終于等來了另一只小獸,期待著獨屬于他們的春天。

  樓奶奶的身體還在休養,不適合聊太久,于是沈渡和樓初弦陪老人聊了一會兒,又無聲地坐了一會兒后才離開。

  病房內的溫馨還未散去,一打開房門,就迎面對上一個人。

  沈霧邁著長腿,嘴角噙著一抹幾乎沒有的笑,看著他們站在一起,眼中霧氣彌漫,看不清情緒。

  ————

  ?化用自唐代張若虛《春江花月夜》的“滟滟隨波千萬里,何處春江無月明”一句。

  ?春意闌珊出自五代李煜的《浪淘沙令·簾外雨潺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