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38樂章 怎么不去求偶
  尤其是沈渡現在正老實地坐在沈母旁邊,沈母和一邊的貴婦閑談著,一邊時不時溫柔地朝沈渡笑笑,顯然,兩人都是在談兒子,和喜歡說自家小孩的缺點不同,沈母和高女士一樣,都喜歡夸自己的孩子。

  沈渡在一旁其實坐得很尷尬,但是覺得自己此時此刻走了有點不禮貌。

  當他看到秦折和陳白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中時,第一個想法竟是不是想躲,而是想著,這兩人能不能救救他。

  秦折張了張嘴巴,他手里還提著禮盒,陳白也是,而秦折的空著的手正因為驚訝而抓著陳白的胳膊,陳白忍無可忍,壓低聲音說:

  “你還要抓多久,你自己力氣多大,你自己心里沒點數嗎?”

  秦折反應過來,把力氣卸掉,討好地摸了摸陳白的胳膊,對陳白道歉。

  只要他道歉道得快,他下次就還敢。

  沈母注意到他們來了,立馬站起來,說:

  “小折,小白,你們來啦。”

  每次沈母叫陳白“小白”,秦折就在一邊笑,還曾和陳白說“小白”聽著像一只小狗的名字,在陳白揍他之前,他改口說是“可愛的小狗”。

  對于長輩,秦折和陳白都很有禮貌,把禮物送上,沈母溫柔地說了聲謝謝,看著兩個孩子,然后看向沈渡,說:

  “他們和你一樣大,小折是你謝姨的侄子,之前你們應該在綜藝上見過面,那次沒和你說……”

  有沈渡的節目,沈母都會看。

  謝姨的侄子,關系好像不算很近,但也還好,為什么是侄子,而不是兒子之類的,沈渡沒問。

  他當然不會缺心眼,沈母剛剛看著秦折的眼神,分明帶著點心疼的意味。

  秦折是謝姨的侄子,那陳白呢?

  比起秦折看到沈渡的驚訝,陳白顯然淡定多了,看著沈渡,自己介紹:

  “你好,我是秦折的男朋友,來赴宴。”

  男朋友?

  秦折瞪了他一眼,“會不會說話,是老公好吧?”

  你在害羞什么!

  沈母和一邊的婦人顯然早就習慣了兩人之間的拌嘴,陳白的耳垂紅了一些,但還是故作冷靜地站著,讓秦折好想親親他。

  不行,要是當場親了,陳白今晚就不讓他上床了。

  知道了,今晚邊做邊親。

  秦折滿腦子黃色。

  陳白看了他一眼,只一眼就看出秦折在想些什么,無語凝噎,把他按進了座位里。

  秦折沒忘記正事,說:“姨母,我們今天來得早,是想問問表哥在不在,想問問他有沒有興趣投資一個音樂會,絕對會大賺一筆哦!”

  mg是一個組合,有簽公司,但是那公司太垃圾了,想他們去賺錢,但是又摳門摳到姥姥家,他們全靠自己拼命努力,才有組合的今天,很多出圈的舞臺,都需要高昂的舞美和其他費用,全都是他們自掏腰包做出來的。

  mg雖然是myglory,卻一直凝聚出ourglory的力量。

  謝家應該不缺錢啊?

  沈渡在一旁安靜地聽著,有些疑惑。

  沈母笑了笑,說:“霧霧還得晚點才回來,你們不著急吧?”

  秦折搖頭,“不著急,只是想著,來得早,可以幫您做點事,我做菜超厲害!”

  陳白不說話,只是拿出手機,手指輕輕一按,屏幕亮起。

  是秦折在節目里逮豬沒逮著,差點被豬拱了時五官亂飛的圖片。

  眾人都笑了起來,秦折哼了一聲,說陳白欺負他,沈母便摸了摸他的頭。

  秦折其實很喜歡沈母,他自小沒有母親,被謝姨收養,他最感謝的就是謝姨,盡管謝姨對自己要求很嚴格。

  其次就是沈家的這位姨母。

  在他心中,這兩位完成了他的人生中爸爸和媽媽的角色。

  小時候無知的他還想過,沈姨對他這么好,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孩子走丟了。

  把他當成了走丟的那個表弟。

  但是長大后,他發現自己大錯特錯。

  沈母對所有的孩子都很好。

  蘇家只剩下兩位年輕人,蘇寧便一直照顧著自己的弟弟,沈家和謝家也不遺余力地分擔著這兩人在處理錯綜復雜的家族人情世故上的難題,希望他們不會被生活壓倒。

  他們就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他有的時候都懷疑,世界上真的還有像他們這個大家族一樣如此團結友愛的家庭嗎?他有時覺得自己像是活在童話故事里。

  然后被陳白一把拍醒。

  哦對,他老公慘得很,還是自己撿回來養的小破孩,這證明這個世界還是真實有缺憾的。

  但陳白有他,他會時時刻刻鬧著陳白,讓陳白感受到鮮活的存在。

  如此,他就不會沉浸在夢魘中。

  “好不容易休息,你們就好好玩吧,大人的事情,大人來做就行。”

  在沈母眼中,他們永遠都是沒長大的孩子,永遠都需要他們的保護和支持。

  于是三人便在院子里的小亭子里坐著。

  此時還是上午,池子里的魚隨心所欲的游著,秦折看了一會兒,下了定論:

  “這條魚好傻,怎么不去求偶。”

  看看旁邊的魚,追的多歡。

  “……”

  沈渡和陳白對視了一眼,又都默默避開了視線。

  沈渡心想著,原來秦折是這樣的人,真是辛苦陳白了。

  陳白純粹覺得秦折滿腦子廢料,就差脫了褲子扔人臉上了。

  他們誰都不比誰正常,一個缺愛,一個缺艸,誰都離不開誰了。

  沈渡很尷尬,想著要不自己還是跑好了,剛站起來,秦折轉身,哥倆好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開口:“表弟啊……”

  眼看著沈渡的社恐馬上就要發作了,陳白一把把秦折撈到自己的那一邊,說:“老實點,好好說話。”

  “好吧~”

  他看向沈渡,認真地說:

  “沒想到沈姨上次說的……回來的表弟。”

  “回來就好。”

  又是這句。

  似乎所有人都在說,回來就好。

  真的,回來就好嗎?

  原主為什么選擇……離開沈家?

  秦折只正經了幾句話,很快就開始不正經:

  “話說,我上次就好奇來著,你和那個樓初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