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42樂章 真的要社恐了
  午宴很快開始,沈家的人越來越多。

  盡管是家宴,但是沈家家大業大,旁支眾多,和蘇、謝兩家親密,如今又有和秦家親近的趨勢,一些和沈家往來不是很密切的親戚們便也想趁此機會搞好關系,分得一杯羹,便想方設法獲得參與宴會的名額。

  蔣舟萬萬沒有想到,他能在沈家遇到沈渡。

  當他看到被沈母和貴婦們簇擁著的沈渡時,便什么都懂了。

  難怪皇娛那么看重沈渡,哪怕沈渡沒有一點業務能力,還惹了一屁股事,更沒有腦子,隨隨便便就會被人擺上一道,只空有一副美貌,但還是能穩穩地坐在流量的頂端。

  果然是資本的操作。

  和他之前的猜想有些出入,但本質上是一樣的。

  他本來以為沈渡可能是走后門,說不定背后的金主就是皇娛的人,可圈里人都知道沈家是皇娛的最大投資人,蘇沈兩家親密,如此看來,原來不是金主。

  是靠爹媽啊。

  蔣舟其實也算得上是沈家這個家族的人,但他是誰都瞧不上的旁支,好不容易能有一次機會來到這次宴會,沒想到就遭遇到了這樣的打擊。

  沈渡是沈家的親兒子,這點對他來說無疑就是巨大的打擊。

  他竟然出身都比他好。

  蔣舟嫉妒無比,他突然間明白了,為什么當初想試著和皇娛簽約時,皇娛看不上他就算了,還說什么奉勸他最好換一個路線,不要妄想復刻沈渡出道時的紅。

  蔣舟承認,他確實有那么幾分想取代沈渡的意思,畢竟,沈渡后來的名聲都臭成那樣了,還不如直接放棄。

  他相信自己只要包裝和運作一番,絕對能大爆,但是皇娛根本就不給他這個機會,還警告他不要亂來。

  原來,是這樣啊……

  蔣舟坐在邊角里,看著不遠處的沈渡。

  今天的家族宴會其實有一個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向他們宣布,沈渡回來了。

  既然沈渡選擇離開娛樂圈,那么有些事情,也是該解決一下了。

  沈家人,向來沒有被人抹黑的道理。

  就在剛剛,他們向所有人宣布了,他們把親兒子找回來了的事情,并同時表明,沈氏的總裁依舊是沈霧。

  在場的很多人都有些驚訝,他們之中不乏是各圈的大佬,但是對沈渡的名號還是有所耳聞,之前黑紅就差紅出宇宙了。

  沈渡和沈母坐在一桌,沈父和老朋友們聊著天,沈母便帶著他和一些姨母們交流,他有些尷尬,但還是盡量保持著禮貌。

  沒有人會不喜歡禮貌又長得好看的孩子,尤其是,在這些人眼里,當意識到沈渡十幾年的時間才被認回,屬于她們的母性的光輝便縈繞著沈渡,看著沈渡的眼神如出一轍。

  心疼,喜歡。

  沈渡突然間覺得,就座時他就不應該猶豫,應該學著秦折和陳白,禮貌地拒絕沈母的好意,坐到了旁邊的桌子里,主桌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但他心里其實明白,今天他必須坐在這里。

  沈母要給原主的身份一個交代,他不能跑了,那會損失原主的利益。

  在不與自己的想法發生很大的沖突的情況下,沈渡不介意妥協和遷就一下。

  他從前向往自由,極度的自由讓他可以保持對大提琴的無限熱愛,可是當自己一旦不能拉大提琴時,如同信仰崩塌,造成不可逆的損傷。

  或許,從極度的自由中跳出來,處于一個不完美的社會中,看看周圍的人的表情,聽聽周圍的人的話,學會一點人情世故,才能讓人之為人,而不是一個沒了夢想就不堪一擊的人。

  世界上,能一直順風順水地追求夢想的人少之又少,大千世界,有無數的人在現實中沉浮,但依舊不忘夢想。

  現實中沉淀出來的力量,絕對比象牙塔中追求的虛幻的美更能抵抗困難和難題。

  沈渡看著桌上放著的酒杯中的酒,突然間明白——

  之前他可能會覺得書中世界假得很,但是他在書中世界經歷的,卻是他在現實世界中不曾經歷過的事情。

  這些經歷,像是把他之前一直缺失的一些東西慢慢補充起來,讓他真真正正變成一個社會人。

  自然人固然美好,但他把自己關在只有大提琴的城邦里,而社會人,讓他產生想走出自己的城邦,去看看別的城邦的想法。

  身旁原本空著的一個座位突然被人坐下,眾人的視線不約而同地聚集到了姍姍來遲的這人的身影上。

  男人臉色冷峻,周遭的氣場帶著隱隱的威嚴,但出眾的臉中和他氣質上的冷硬,因此,更加充滿魅力。

  霸總的魅力。

  就算沈渡抱著這人差點搶了樓初弦的態度去看他,也不得不承認,沈霧在冷酷總裁的標準配置之余,那種仿佛與生俱來的掌控一切的氣場,確實很吸引人。

  沈渡知道有一種游戲是玩攻略向,像沈霧這種要是放游戲里,說不定很多人會選擇他。

  沈霧落座時一起落下了一句話:“抱歉,有事耽誤了,自罰一杯。”

  說著,他舉起桌上的酒杯,仰頭直接一口喝光了。

  桌上的酒杯幾乎都挺多酒,沈渡想著自己酒量不行,就只喝果汁,沒喝酒。

  沈霧還挺能喝嘛。

  沈霧接手沈氏以來,帶領沈家更進一步,再加上幾家的強強聯手,幾家幾乎獨占了半壁江山。

  他擅長投資,風投被他玩得爐火純青,不少人都以沈氏的決定為風向標。

  因此,在場不可能會有人傻乎乎地真的接上沈霧的話責怪他,反而都是笑著說“沒事”,順帶著說一些體己話。

  午宴是正式宣布,晚宴便是娛樂時間了。

  暮色降臨,沈家熱鬧無比,庭院里都亮著燈,秦折是社牛,他樂意當場表演節目,直接和陳白唱了首歌。

  沈母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沈渡,問他:“渡渡想不想……”

  從上次知道沈渡喜歡上大提琴后,她便買了很多種大提琴,放在家里,等著被沈渡挑選。

  沈渡萬分感謝她的好意,但。

  他是真的要社恐了。

  越是知道這些人是他此時的親戚,他更加尷尬,還不如讓給陌生人表演,起碼他不會尷尬。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