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45樂章 霧霧不想喝酒
  至于陳白,那就更不用說了,被秦折撿回家的一只可憐蟲罷了。

  這兩人,根本就不會讓他忌憚。

  還想阻攔他,他們有什么資格。

  秦折在娛樂圈待久了,其實能看出蔣舟是一個心思不正的人,他也不想和這種人扯上關系。

  但是蔣舟“蔣美人”的稱號,他可是有所耳聞。

  竟然連沈渡的原本是黑稱的名號都想搶著要。

  秦折感到無語的時候會摳陳白的手指頭,陳白低頭看了一眼他作亂的手,沒說什么,只默默記下。

  今晚他會讓秦折自己摳自己,算做補償,更何況,秦折自己都喜歡做這種事情。

  他知道秦折現在關心沈渡,是因為他把沈渡看成親人,只要他是沈姨的孩子。

  和秦折的目的不同,他不關心其他任何人,他只關心秦折。

  所以所有會影響到秦折,他都會想辦法阻止它的發生。

  不是杞人憂天,是他曾親眼見過恍若世界末日的那一日。

  是永遠也逃脫不了的夢魘,只能不斷地自我欺騙,騙過自己,才能騙過世人。

  秦折以為他是在孤兒院缺愛,所以才會對秦折給他的愛那么渴求。

  其實不是。

  他最開始,只是需要一個愛,一個真心真意的愛,來確定,這個世界,最起碼有些東西是真實的。

  愛是真實的。

  蔣舟怕別人注意到他們這邊的動靜,畢竟他對外的形象一直都是溫柔美人,所以哪怕他此刻已經沒有了耐心,還是強行保持著微笑,咬緊牙關,深呼吸了好幾口,而后低聲對擋在身前的兩人說:

  “讓開。”

  他又不是要下藥,喝點酒怎么了?

  秦折問他:“你去干嘛?沒看到人家一家人正在相親相愛嗎?”

  他其實也不知道蔣舟要過去做什么。

  “沈先生單身未婚,戀愛自由,我想過去怎么了?”

  這兩人沒有一點眼力見嗎?

  “哦……”聽到他的目標是沈霧,秦折沒話說了。

  他這高冷表哥是真高冷,他不相信蔣舟能成功。

  陳白卻冷冷地看著他,說:“你最好別惹他。”

  沈霧是一個瘋子。

  蔣舟忍無可忍,壓低聲音,語氣卻還是不由得帶著質問:“關你什么事啊?你喜歡他不成?”

  秦折可不依了,扯了扯陳白,和他咬耳朵:“算了,不管了,反正惹事了吃虧的是他自己。”

  陳白垂眸,輕輕地“嗯”了一聲。

  蔣舟沒了阻擋,揚起微笑繼續向前走去,秦折覺得自己剛剛被傷害到了脆弱的心靈,便裝作傷心地問陳白:“你不會真的喜歡沈霧吧?我是不是他的替身……?”

  秦折的屁股被人打了一下,不痛,不響,在人群中也并不明顯,但正是因為周圍還有人群,秦折立馬軟進陳白的懷里。

  陳白嘲他:“還愛演嗎?小替身?”

  秦折覺得他還可以,“怎么這樣,姐夫知道了會不會打我?”

  陳白:“……”

  公共場所,他拿不出香蕉,便選擇用葡萄塞住秦折的那張嘴。

  一盤葡萄很快見了底,秦折被投喂得舒舒服服,坐下來看著蔣舟那邊的動靜。

  酒杯里的酒微微溢出,蔣舟手有些抖,走得越近,他臉上的笑容便越深。

  他沒有選擇一開始就直接和沈霧搭話,而是先從沈夫人入手,看著溫柔如水的沈夫人,他的語氣也溫柔無比:

  “夫人晚上好,我是蔣舟,您叫我小舟就行,我是蔣家的兒子。”

  沈夫人正驕傲地聽著別人夸贊他身邊的兩個兒子,蔣舟的話突然響起,她轉過身子看著蔣舟,發現是陌生的臉龐,但也還是禮貌地和他說:

  “蔣家的孩子呀,你好。”

  沈渡早就把蔣舟是誰忘一邊了,他并不知道這人和自己同臺一起參加過活動,他站在沈母的身邊,聽了好多夸贊,害羞多于尷尬,只安安靜靜地站在一邊,被夸時禮貌地回應著。

  沈霧淡淡地看了蔣舟一眼,眼神中含著厭惡,但那點厭惡被他隱藏得很好,因此蔣舟只察覺出他看向自己的剎那視線,卻并不知道那眼神之中的含義。

  看來沈霧對自己這種很感興趣。

  蔣舟有些驚喜,笑意更真切了一些,終于把話頭轉向沈霧,靦腆一笑,遞出酒杯:

  “沈先生,久仰大名,可以敬您一杯酒嗎?”

  身邊圍著那么多人,還有沈母,他不信沈霧會直接拒絕自己。

  他就是偏偏要選擇在人多的場合做這種事情,雖然一旦失敗,會被人嘲諷,但是伴隨著高風險的,不正是高回報嗎?

  一杯酒而已,沈霧不會拒絕自己。

  沈霧斂眉,話語不冷不淡,卻很直接,“抱歉,我不喝別人給我的酒。”

  他只喝一個人給他的酒。

  雖然說著抱歉的話,但是他的語氣一點也不像抱歉的意思,表情也依舊冷酷,根本不為所動。

  哪怕蔣舟的出現是一個傾慕者的角色,也并沒有讓沈霧這種大總裁產生自得的感覺。

  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傾慕。

  他只要這個世界把小度還給他。

  蔣舟握著酒杯的手不自覺地用力,但他依舊保持著得體的笑容。

  可是只要一想到沈渡就在一旁,看著他受挫,他就恨得牙癢癢。

  保持冷靜,還有對策。

  蔣舟穩了穩心神,溫柔地回答著沈霧的話語:

  “這樣呀,那我有沒有榮幸成為第一位呢?您剛剛彈得太好聽了,我……”

  “沒有可能。”

  沈霧的話語完全冷了下來,沈母站在一旁,也皺起了眉頭。

  蔣舟看向沈母,覺得像沈母這么溫柔的人應該會幫忙說話,他看著沈母對他微微一笑,覺得一定就是他想的這樣,結果就聽沈母說道:

  “霧霧他不想喝酒。”

  盡管知道這樣的態度對賓客不好,但沈母還是盡力包容著沈霧仿佛與生俱來的冷。

  就算是她自己,以一個母親的身份請沈霧做一些事情,也從來都只是說“幫忙”,而不是“命令”,只要沈霧拒絕了一次,她就絕對不會再提起。

  每個孩子都有每個孩子的培養方法,能從孤兒院領養沈霧,其實是她的幸運。

  她學會了如何教育孩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