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49樂章 沈渡是小狐貍
  導演考慮著要怎么稱呼沈渡,而沈渡站起來后,一轉頭就發現導演走到了他們面前,便和他打招呼。

  這是人家的地盤,當然得講究禮貌,剛剛他們還在拍戲,所以他就沒有出口打亂。

  “馬導好,我來探班,看看初弦,希望沒有打攪到您。”

  “哪里哪里”,沈渡的態度遠超馬導原先的預料,他還以為沈渡架子很大,會不好招呼,現在看來,也還好嘛。

  想著沈渡也是沈家人,是沈霧的弟弟,馬導對沈渡客氣之余,還帶著些許想要搞好關系的意味,便叫他“小渡”。

  “剛好我們現在中場休息,要不小樓,你就和小渡去休息室坐一會兒吧。”

  他拿不準沈渡為什么來探樓初弦的班,之前沈霧有和他提過,沈渡如果要來探班,直接放他進來,他還以為沈渡是作為沈家人過來監察的,但現在怎么看,都覺得沈渡是奔著樓初弦來的,更何況還有剛剛沈渡說的那句話。

  他是來探樓初弦的班。

  馬導之前在微博上看到過兩人的一些互動,知道這兩人大概是好朋友,那時他還想著,沈渡的好朋友會不會和他一樣不好招呼。

  事實上,開拍以來,樓初弦演戲之余確實話很少,不怎么主動搭話,但還是會禮貌性地做出回復,最起碼,樓初弦對劇本的理解從來不讓他操心。

  可樓初弦看著沈渡的眼神,和看別人的都不一樣

  像是經年覆雪的荒原終于開出了一朵小花,在遇到久等之人后,肆意地在荒原中綻放春意,燃盡春天。

  這兩人,有搞頭。

  馬導敢想不敢說,決定主動給兩人送上獨處時間和空間,其他的,他管不了。

  這個劇本雖然是沈氏那邊提供的,但暫時還沒有對外公布,因此劇組宣布開拍以來也一直保密,連演員也不知道是誰寫的。

  這個橫空出世的劇本,只要拍好,馬導相信絕對能大爆。

  還好他慧眼識珠,偶然發現了這個劇本。

  馬導美滋滋,目送著沈渡和樓初弦去了休息室。

  休息室的門被關上,沈渡剛站定,樓初弦就直接把他擁入懷中,想把臉往他的脖頸間蹭,但又顧慮著自己臉上的妝容會弄臟沈渡。

  阿渡最愛干凈了。

  于是他只輕輕地靠在沈渡的肩上,兩人像是交頸的天鵝。

  沈渡任由樓初弦靠在他的身上,同樣小心翼翼。

  但他擔心的不是自己的衣服蹭上妝容,他只是擔心等下樓初弦拍下一場的時候,需要花很多時間來補妝容。

  男朋友上班已經很辛苦了。

  昨晚入睡之后,他能感受到自己墜入了一個循環的夢境。

  他夢到自己好像一直在找著什么東西,他覺得自己的心中有說不出的煩躁,那種煩躁好像不是某種感情或者情緒,反而像是機器出了故障。

  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隨時要爆發,看什么都不順眼,不想任何人靠近。

  他最后停在了一面鏡子前。

  這面鏡子的后面,有他尋找的答案嗎?

  但下一面,他又穿梭于各種場景之間,有破舊的一排屋子,有古色古香的華美庭院……醒不過來,如此反復。

  終于,或許是天亮了,夢醒了。

  于是,他更想和樓初弦見面了。

  不管是他現在的身上,還是這個世界都充滿了未知性,沈渡有太多的事情無法和樓初弦傾訴,但他很想見樓初弦。

  樓初弦給他的感覺是真實的,他想去見樓初弦。

  于是他便來了。

  只不過,現在,好像情況,有一絲絲……不妙?

  原本樓初弦只是和沈渡抱著,慢慢地,沈渡覺得自己的身體被樓初弦帶著往后退。

  他的身后就是門了。

  樓初弦伸出手,穩穩地托在了他的腦后,讓沈渡的頭不會碰到門,身體逼近,幾乎把沈渡“放”到了門上。

  沈渡一手扶住樓初弦的肩膀,一手撐在門上,感覺自己的渾身上下都在發燙。

  好近的距離,好親密……的接觸。

  不僅是面對面,沈渡感覺樓初弦是真的長高了一些,好像比他還高了,站在自己的面前,臉對臉,腰對腰,腿對腿,沒有什么是不接觸的。

  包括……

  沈渡咬唇,眸光微動,像是池水被魚兒攪動,漾起波紋,心緒隨之而動。

  “弦弦?”

  在親密的時候叫“七七”會讓沈渡自己都有點羞恥,因為那是得到了奶奶認可的稱呼,因此沈渡情急之下,叫的是弦弦。

  無論是哪個稱呼,只要是從沈渡的口中發出來的,都讓樓初弦心動無比。

  這是他心心念念,拼盡全力,也要奔赴之人。

  唯一喜歡的人。

  沈渡平時和樓初弦說話的語氣都是溫柔平和的,而此時卻大為不同,讓樓初弦想到了小狐貍。

  他小時候養過的動物很多,都不是自己作為寵物,而是謀生,最終都是要賣出去的。

  但有一次在集市上,他看到了一只小狐貍。

  小狐貍還很小,叫聲很奶,但尾音又那么撩人。

  盡管是一只小狐貍,也足夠可以想象他以后的風情了。

  那是他第一次在攤前停留,之后很多次,他一次又一次地停留,最開始只是靜靜地看一會兒,站得邊邊的,絕對不會打擾攤主做生意。

  但小樓初弦有私心,他不希望攤主把小狐貍賣出去,這是不應該有的想法,他是壞孩子。

  壞孩子就壞孩子吧。

  可幾面之緣,攤主卻說他可以摸摸小狐貍。

  可以摸摸嗎?

  他第一次伸出手,停了好幾秒,才輕柔地放在了小狐貍的頭上。

  很神奇。

  小狐貍低低地叫了一聲,算是回應,小樓初弦笑了。

  攤主見他喜歡,便說可以帶家長來看看,價格實惠。

  小樓初弦收回了手。

  不用了。

  他,不配擁有小狐貍,嬌貴的小狐貍,不是他可以肖想的。

  他現在連自己都養不活,奶奶那么辛苦,他想努力減輕奶奶的負擔,如果再加一只小狐貍的話……

  小樓初弦走了,此后,路過集市時,都會選擇另一邊的路。

  只要不看到,就可以斷了念想。

  斷不了。

  在他的人生中,他第二次遇到了“小狐貍”。

  這一次,他選擇了勇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