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50樂章 寶貝好厲害啊
  對于喜歡的事物和人,終于敢勇敢地去追求。

  盡管依舊會自卑,覺得喜歡的人是那樣的美好,但也正是這一份美好,讓他做出想要擁有的決定。

  他不會傷害所愛。

  但他也同樣野心勃勃。

  沈渡剛剛的那一聲“弦弦”,直直地落在他的心中,然后就此生根發芽,長出參天大樹,每一片落葉的名字都叫做沈渡。

  因為想念時,會落下數不盡的葉子。

  那一聲,就像是小時候聽到的小狐貍的叫聲,在尾音上留下鉤子,把他的心神全都勾了去。

  樓初弦終于忍不住,另一只手輕輕地放在了沈渡的臉上,微微動了動,語氣暗啞:

  “我可以親親你嗎?”

  沈渡臉上燙燙的,笑了,“我說過的,你想親就親。”

  放在樓初弦肩膀上的那只手,移到了樓初弦的臉上,輕輕地擦了擦樓初弦的眼淚。

  “想親多少都可以。”

  他不問樓初弦為何突然落淚,只溫柔地和他對視,只一個眼神,就可以給樓初弦無限力量。

  樓初弦勾唇,“好”,他順勢握住沈渡的那只手,低頭,從指尖聞到手背,然后停了下來。

  沈渡以為他要說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樓初弦的表情也確實像是在宣布什么人生大事一樣,語氣堅定,眼中興奮之意激增,愛意從未減少半分,鄭重其事地說:

  “我要親你了,老婆。”

  沈渡沒來得及想自己為什么就是老婆,為什么不是老公,因為鋪天蓋地的吻已經向他襲來。

  光臉上還遠遠不夠,沈渡穿的是襯衣,白色在他身上既圣潔又充滿了誘惑,樓初弦便帶著沈渡的手,讓他自己解開了襯衫最上面的兩顆扣子。

  沈渡腦子暈乎乎的,明明樓初弦的動作很輕柔,明明解的是他自己的扣子,但沈渡卻好像做賊心虛似的,手不聽使喚,于是,便有一顆扣子直接掉了。

  落在了地上,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全都被水聲覆蓋了。

  脖頸上,鎖骨上,開始落下輕柔的吻。

  明明樓初弦吻人的氣勢好像要吞噬掉一切,但等那些細碎的吻落到沈渡的身上的時候,卻化去了千鈞之勢,變成了淺淺溪流。

  讓沈渡越發沉浸在這樣的吻之中。

  他開始給樓初弦回應。

  而哪怕是一丁點的回應,都會讓樓初弦感到更加興奮。

  淚痣許久沒有被人摸過了。

  沈渡原本撐在門上的手松開,任由樓初弦把控著他的身體,因為足夠相信樓初弦,所以他愿意完全放松自己的后背。

  樓初弦絕對不會讓他摔地上的。

  他的一只手臂環在樓初弦的脖子上,手便順勢輕輕撫摸著他耳后的地方。

  嗯,根據最近他在網上的辛苦學習,這個地方,應該……會讓小受感到“快樂”吧?

  樓初弦的眼神幾乎是在一瞬間暗了下來,微微喘氣。

  阿渡,真是……

  要讓他控制不住了。

  盡管看不到沈渡的那只手,但觸感卻是那么的清晰,讓他的心為之一振,靈魂也跟著顫栗。

  這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阿渡是在鼓勵他?

  鼓勵他,繼續往下做?

  難道,阿渡雖然是攻,但其實,也很喜歡享受?

  樓初弦如果有尾巴的話,那應該就是邊搖著尾巴,邊瘋狂地親沈渡,讓沈渡險些招架不住。

  他的另一只手,終于握住了樓初弦放在他腰上的一只手,帶著他往上移。

  這樣的話,樓初弦就只剩一只手放在沈渡的后腦勺上,墊在門上,腰上的手的離去,便考驗著沈渡的腰力。

  他靠著門,因為下半身還靠著樓初弦,整個身子稍稍傾斜,于是沈渡就只能腰部發力,弧度好看無比,腰肢勁瘦,如同蝴蝶落在草葉上,疾風過境,搖曳生姿。

  沈渡暗道還好自己穿來后,經常拉大提琴。

  拉大提琴,其實也是個體力活,雖然是坐著,但坐姿也有要求,強調整個身子的協調性。

  他此時其實就像是一把華麗的大提琴,任由樓初弦操持著,琴頸和琴身上都有樓初弦的痕跡,弦微微作響,是低低的無名曲。

  樓初弦的手被他放到了自己的臉上,那顆淚痣的位置。

  沈渡其實很害羞,但還是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藏進樓初弦懷里的沖動,眨了眨眼睛,一開口,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出奇的“水”。

  明明聲音是虛無縹緲的東西,但如果沈渡平時的聲音像是碎玉擊石一樣悅耳動聽的話,那么,他此刻的聲音,像是三月檐上連著落下的一滴滴雨珠,落在了青苔上,落在行人的背上——

  那是敢在三月還帶著寒意的春天里光著膀子的年輕人,無懼冰霜雨雪,但落在他背上的雨滴卻讓他方寸大亂。

  最開始是冰冷的觸感,和肌肉相融合后,生出了無限的熱意。

  讓他突然間感到一陣渴意,一時野火燃起,無法熄滅。

  等待著一場天時地利的大雨,來將枯裂的荒土澆灌。

  滴答。

  雨開始落了。

  隨著樓初弦的手指在沈渡的淚痣上輕輕動作,沈渡不僅眼中濕意更盛,話語間的水意也更濃了幾分。

  “弦……”

  網上的《攻受甜蜜蜜訣竅之攻方寶典》上說,攻在親密時,可以多叫受的名字,要體現出親密,能夠更加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同時,也會讓受方覺得自己很受喜愛。

  但是,他現在,好像實在有些開不了口,一張嘴,漏出來的語調就讓他臉上羞意更盛。

  他果然不是合格的攻,按著寶典來都還做得磕磕巴巴。

  樓初弦這次直接吻上了沈渡的唇,漸漸加深了這個吻。

  他的手依舊停留在沈渡的臉上,那顆淚痣晃了幾下后,突然不動了。

  沈渡終于支撐不住,腰腹要往門上靠,樓初弦眼疾手快,穩穩地接住了他。

  一吻完畢,余韻悠長,沈渡完全軟進了樓初弦的懷里。

  兩人都在喘著氣,感受著彼此強烈的心跳。

  心跳聲已經替他們對彼此說了一遍又一遍的“好喜歡你”。

  沈渡閉了閉眼,還記得寶典里攻可以說的臺詞:

  “寶貝好厲害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