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57樂章 沈渡被弄哭了
  如果這朵云只是一個不會被其他人發現的標識,標志他不屬于這個世界倒也還好,但是幾次下來,沈渡的直覺告訴他,這朵云絕對沒有這么簡單。

  他沒有說任何話,因為他也不確定,樓初弦能不能看到。

  沈渡坐在臺子上,看鏡子需要扭轉身子,樓初弦便仔細地護著他,不讓他有任何掉下來的可能。

  他吻了吻沈渡的臉,也看向鏡子,看著鏡子中的沈渡,問他:“怎么了?”

  沈渡依舊沒回頭,視線在自己的臉上停留了一瞬,轉而看向鏡子中的樓初弦。

  樓初弦的視線在鏡子中和他對視,沈渡便頓時像是被燙到了一樣。

  樓初弦的目光灼灼,繼續說道:

  “阿渡這樣,讓我誤會。”

  “讓我以為,我對你做了很過分很過分的事情。”

  這樣的沈渡,看起來有些驚慌,但是又由于剛剛結束了深吻,又或者是因為剛剛的觸碰而羞意難卻,眼尾依舊紅紅的,桃花眼里滿含情意,讓樓初弦產生一個自私的想法。

  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看到這樣的阿渡。

  這樣的阿渡,只有自己才能看到。

  阿渡只許給他看。

  阿渡只許對他這樣。

  不然,他會瘋的。

  沈渡有些難堪地開口,語氣微弱:“你……”

  看得到嗎?

  此時此刻,他竟然既希望樓初弦可以看到,又希望他永遠看不到。

  如果看得到的話,是不是說明,他們都可以奔赴于對方的世界,書中書外的兩個世界將不會成為他們之間的限制?

  可是,如果看得到的話,樓初弦能受得住嗎?

  這意味著,他所生活了將近二十年的世界,是一個虛假的世界,是一個結局早就被編纂好的世界。

  這對任何一個人,特別是雖然被生活打擊折磨過,但依舊為了目標而努力的人是一個難以言喻的打擊,這會讓之前所經受的一切,現在所努力的一切都看起來像是個笑話。

  因為樓初弦足夠鮮活,沈渡沒有把他當成書中的人來看,并希望他能夠打破書中的限制,他也不想把樓初弦當成書中人。

  明明,樓初弦的結局,更像是他自己書寫的。

  他們一起相處了那么久,一起經歷了好多事情,每一件事情都讓沈渡無比珍惜,樓初弦是這個書中世界的代表,代表著一種力量,讓他也產生了勇氣,才能繼續拿起琴弓,演奏出自己最愛的大提琴。

  就像不能彈大提琴,自己一度精神壓抑一樣,樓初弦要是知道這一切,會不會無法接受?

  樓初弦是那樣好,那樣難得的一個人,他的身上有人類最可貴,也最為需要的品質。

  身處絕境,也要自己造出一條路來。

  看似冰冷無情,身處黑暗。

  不,其實他的身上有光亮的。

  就是這抹光亮吸引了他。

  沈渡抿唇,想要說出來的話又倏然停住。

  樓初弦耐心十足,又親了親沈渡的臉,邊親邊說:“嗯,我在,不怕,你慢慢說。”

  這句話仿佛有魔力,讓沈渡突然間生出了一種力量,不再像驚慌的蝴蝶,他引著樓初弦的視線落在鏡子中的他的臉上,說:

  “你看看”,沈渡伸出一只手,虛空往鏡子中一指,“有沒有什么讓你覺得很奇怪的?”

  沈渡說的每一句話,樓初弦都會無比認真地對待,他細細地看了一會兒,做出評價:

  “阿渡好漂亮。”

  沈渡等了一會兒,沒想到等到的是這樣的答案,原本緊繃的心突然放松,突然笑了。

  樓初弦看到他的笑,也跟著笑了,沒忍住,又傾身,想親親沈渡。

  沈渡的視線從鏡子中移開,轉過頭,給他回應。

  一吻完畢,沈渡的心安穩了下來。

  不要怕,不要急。

  就算是一個未知的世界,他也應該要有信心。

  對自己有信心,對樓初弦有信心。

  不是盲目的自信,也不是盲目的信任。

  緊緊跟隨的心跳聲說明了一切。

  只要還鮮活地活著,只要還愛著彼此,就一定可以找到解決的辦法。

  但沒有找到進入和出去的契機之前,沈渡還是想暫時不要讓樓初弦為他擔心。

  他這段時間已經很辛苦很累了。

  而且,自己可是攻呢!

  沈渡收拾好心情,結果卻發現樓初弦的手又移回了那個地方,無奈地說:

  “你不用為我做這種事情,我……”

  樓初弦卻說:“是我自己想做,是我自己想為你做,是我自己想讓你開心。”

  他的手,堅定地放在了那個地方。

  他像是從深海而來的海妖,就那么目光灼灼地看著沈渡,期待著沈渡的答復。

  只要沈渡的一個眼神,一句話,一個動作,他就會立馬做出相應的調整和改變。

  像是海妖戀上了神明,既誘惑著神明,又害怕神明會消失,便小心翼翼地試探著一切。

  神明點頭了。

  沈渡闔上眼,卻忍不住咬唇。

  不然,聲音會漏出來的。

  鏡面氤氳出一片水氣。

  沈渡閉了閉眼,感覺腦海中好像出現了五線譜,但不一樣的是,這五線譜是由樓初弦創作出來的。

  每一秒都被拉成漫長的線譜,線譜上跳躍著音符,節拍原本緩慢,但又突然加快,而后又變成了強弱交替的二拍子,樂曲因此而變得律動十足。

  樂聲更響了一些。

  大提琴通常情況下,都是深沉溫柔的,但有的時候,也會變得急促。

  當某根弦的旋鈕被人旋來旋去,一會兒調松,一會兒調緊之后,琴弦若是堅強,不會崩壞,但發出的聲音也自然不在原來的調上。

  大提琴開始發出顫音,從慢顫到快顫,而后邊揉邊顫,邊滑邊顫。

  顫音、揉弦和滑音齊聚一堂,明明樓初弦不會大提琴,但當沈渡變成大提琴,任由他握著的時候。

  他就成為了最專心致志,最鉆研于技術,最想讓大提琴演奏出美妙樂曲的音樂家。

  沈渡哭了。

  但不是因為難受,恰恰相反,樓初弦一直都照顧著他的情緒。

  但是恰恰是太享受了,讓他覺得自己的這個攻當得太無能了。

  應該先讓樓初弦先爽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